第一百六十四章 自知之明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安寒略给沈凌送人,竟然没和他老子言语一声。如今沈栗找上门来,安守道被闹了个措手不及。他连前因后果都没弄明白呢,能和沈栗说什么?若换个时间,安守道一个实权总兵,还真不会把沈栗当回事,可此时大同府的事还没完,沈栗这个太子眼前的红人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得罪,何况老搭档丁柯也一脸不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沈七公子,稍安勿躁,此事老夫真不知情,怕是其中另有蹊跷。还请宽容两日,老夫一定会给你叔侄一个交代。”安守道起身作揖道。

    沈栗也不想立时把安守道逼急了,反正孙氏已经不能在沈凌府中作妖,丁柯也开始对安守道不满,今日闹一场的效果不错,沈栗得到个台阶立马落脚,拱手道:“学生等着大人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沈栗和丁柯,安守道脸一沉,对大儿子示意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安寒略老老实实道:“儿子担心他会多嘴,只是想派个人到他身边看着,他要是打算什么咱们也能知道。毕竟,他不是咱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栗料的不错,沈凌的确没有搅合进贪污案。

    三晋贪官集团能安安稳稳地作威作福这么多年,半点风声没透出去,不仅仅是因为布政使曲均被架空了。官员总有升迁调度,出去的人还好说,毕竟大家都有案底,不会乱说话,来了新人怎么办?答曰:把新人“吸收”进来。先是派人试探,肯识相的就大家一起发财,碰上油盐不进的,没说的,顺者昌逆者亡。

    只有两种人能逃脱这种“吸收”:一种是没处于关键职位,就是不挡路的还有一种,就是肯定不会加入的。比如沈凌。

    沈凌出自礼贤侯府,而礼贤侯府一向是铁了心支持邵英,丁、安集团只要在沈凌面前稍露端倪,沈凌回头就会告诉沈淳。偏这个人还不能杀,别看沈凌与景阳联系的少,他要是出了什么“意外”,礼贤侯府肯定会派人调查调查个清楚。

    安守道等人只能压着他,叫他这官做得不痛快,盼着他赶紧走。可谁都没想到,沈凌自觉愧对沈淳,有了难处也不好意思说,还就咬着牙赖在大同了!

    大同是边境苦地,本来就穷,沈凌这个同知没来之前,大家还能捞点外快,与北狄人暗地里做些盐铁买卖,沈凌一来,大同府官员行事都要小心避着他,不好做手脚,断了外面的财路。收手不贪是不可能的,于是只好在治下百姓身上找回来。几年下来,大同府境内都是活骷髅。今年碰上大旱,赈济粮也被贪官们刮没了,活骷髅彻底变成了饿殍,于是揭竿而起。

    而沈凌早先是在兵部为官,对地方上的关节半点不通,来到大同府又被刻意孤立起来,他倒是感叹大同之穷,却不知底下暗流,直到民乱爆发,安守道杀进大同府,沈凌才惊觉:咦,身边竟有这么多蹊跷。

    安守道放过了沈凌,安寒略却不放心,于是孙氏就到沈凌府上。

    “糊涂!”安守道骂道:“画蛇添足!”

    安寒略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要送女人,也挑个像样的。这女子是什么德行,到了人家府上不是结仇吗你还让她给人下毒?”安守道恨道:“你看着沈凌在大同不声不响,礼贤侯却不好惹,还有他这个侄子,大臣都让沈栗扳倒好几个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,儿子真没让她害人,不知她怎么会有毒药。”安寒略不安道:“父亲,其实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安守道不耐道:“你不要吞吞吐吐!”

    安寒略小声道:“这女子是何溪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安守道不可思议道:“何溪给你的人,你也敢送到沈凌府上?你不知道沈家曾经休过何家的女儿吗?他们两家是仇人你他娘听何溪的?”

    “儿子儿子当时只是想着沈凌的确该看着些,瞧着这女子也合适,她的身契又在儿子手上。谁知道她在沈凌府上能闹出那么多事!”安寒略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身契有时候也没那么好使!”安守道抬脚一踹孙氏:“你藏着毒药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孙氏却没有回答,伏在地上的身体软软地被安守道踹倒。安守道一惊,安寒略伸手试探孙氏的鼻息,抬起头忐忑不安道:“父亲,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安守道长叹:“坏了,她这是早就准备好了。方才什么痛哭流涕都是假的,就为了说出是你吩咐她做的那句话!”

    安寒略发愣道:“她陷害我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安守道恨道:“听沈栗说着女子在沈凌府中颇不安分妾室怎么会如此张狂,分明是故意激怒沈家!人是你送去的,如今锅也要你来背,这是要咱们和那边结仇啊。幸亏沈凌还活着,不然沈家早翻脸了!”

    安寒略眨了眨眼,恍然道:“何溪竟打着这个主意!”随即怒发冲冠道:“儿子找他算账去!”

    “回来!”安守道叹道:“你自小武艺学得好,唯叹耳根子软,叫何溪挑唆两句,竟然都学会瞒着老夫擅自做主了,只怕你此去也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安寒略惭愧道:“儿子只是想为父亲分忧,不想竟惹下这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安守道叹道:“你只怨老夫不肯信任你,叫你这个年纪还出不了头。老夫又何尝不是望子成龙,可惜对于武将而言,你这缺点太明显,带不了兵!”

    安寒略越发羞愧道:“都是儿子的错,请父亲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罚你何用!”安守道在外人面前手段狠辣,对长子却一向宽容:“如今如何解决此事才是要紧。”

    安守道不教儿子去找何溪算账,自己却跑去见何溪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何家二公子,老夫真是小看了你。孙氏之事,在太子去太原府之前就安排好了吧?”安守道咬牙道。

    太子移驾大同府,何溪这回不赖在太原了,难为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,一路策马急行,倒比

    何溪笑盈盈排着棋谱道:“这本是一步闲棋罢了。当时在下就担心安大人转而投入太子门下,孙氏要是能得手,沈栗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安大人与太子和解,对二殿下岂不是好事?”

    安守道哼道:“而且沈凌若是死了,对沈家也是个打击。何公子一箭双雕,于公于私都得利,果然不愧是世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何溪悠然道:“可惜沈凌防人防的厉害,孙氏不竟没来找到机会下毒,枉费在下一翻筹谋。唉,如今世家子弟不值钱,若是”

    “若是前朝,废立不过何家一句话,哪里用费心和我这庶族官员打交道!更不需安排孙氏。”安守道冷笑道:“这他娘就是老子不喜欢和你们搭伙的原因!一边借着老子的力,一边看不起老子!同路而行还要对自己人耍手段,就不怕老子翻脸宰了你!”

    “安大人还是息怒吧,我何家人却不是那么好杀的。”何溪笑道:“安大人不想得罪礼贤侯,就想得罪何家吗?”

    安守道不语。

    何溪叹道:“在太原府时在下就觉得不好,易十四死死拘着在下,不许出府。如今看来安大人是真的靠向了太子。”

    安守道冷笑道:“太子比你们胃口小。”

    “事不遂矣,安大人放在下走吧。”何溪抛下手中棋谱,意兴阑珊道。

    安守道哼道:“不成!”

    “怎么?安大人真想杀人灭口?”何溪冷笑道。

    安守道有些为难。杀了何溪,自怕何家与二皇子不肯善罢干休,放他走,又怕他继续在暗地里使坏,真把自己先前参与刺杀太子的事抖出来。

    “据在下所知,何老四子,只有二公子没有出仕。”安守道觑着何溪:“相比之下,您的三位兄弟却过得舒服的多。二公子明明才华横溢,如今却隐藏在暗中,筹谋这些阴私之事,难道公子竟甘心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安大人这是要诱之以利了?”何溪似笑非笑道:“在下倒是也曾年少轻狂过,可惜,在下自知性格执拗,好与人争辩,便是出仕了也爬不到高位,是以当初奉家父命令隐逸时在下倒也没什么怨气。安大人要是想挑唆在下却是不可能的若不是背靠何家,大人早就下手了吧?”

    安守道叹道:“何公子,杀了你老夫不敢,放了你老夫也不敢,你倒是帮老夫想个法子,叫老夫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何溪默然。可惜自己当初太想替二皇子和家族除掉太子,竟蒙了眼,没有察觉道安守道的异常,如今想走却走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何二公子要是向家中一直报平安,不叫那边发现异常,老夫可以暂时保证何公子的安全,直到尘埃落地。”安守道摸着刀柄道:“若是何公子再耍什么阴谋诡计,叫老夫察觉了,老夫索性送您上路,反正这里乱民这么多,谁知道您究竟是死于谁的手里呢?”

    何溪默默点头。事到如今,只好先退一步,以求来日转机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安守道严令班子宁一定要看守好何溪,不准他与任何人见面,不准有半片字纸流出房间。班子宁领命退下,安守道一声叹息,杀不得放不得,还是关着吧。


人见人爱的诚仪鲤之强势小说《首辅沈栗》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自知之明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首辅沈栗最新章节首辅沈栗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首辅沈栗TXT电子书下载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自知之明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然听到门外有惨叫声,回头看去,原来是有人叫来守卫,自己带来的几个侍卫被扭着胳膊按在地上。 沈栗轻声道:“才公子似乎忘记太子殿下的处所也在客栈中。” 才茂脸色立时由红变白,慌忙摇手道:“不,这里离太子殿下的居所远着呢,我只是找你来的。” 沈栗微笑道:“才公子以为你我二人中谁的话更能取信于人呢?” 才茂咬着牙,露出一脸哭相。不对呀,自己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,怎么气还没喘匀,几乎话的功夫,就惹了祸事? 有句话讲若是超出别人一点,或许会惹来怨恨若是杰出到令他人望尘莫及,收获的反而会是敬佩。沈栗和才茂的情况就是如此:才茂虽然嫉恨才经武时常夸赞沈栗,但对向沈栗低头却没什么心里负担。 “沈沈七公子,在下性子急躁了些,多有得罪,还望沈七公子海涵。”才茂认错倒是痛快。 沈栗柔声道:“令尊能有今日成绩十分不易,还望才公子多为将军着想才是。” 提到才经武,才茂顿时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肉臭,偏要做乞丐,这不仅是丢自己的脸面、何家的脸面,这是给整个“士”的阶层丢脸! 今天何溪要是真就这样“游街”,死了都怕被人骂,何密就是再看重他,也得把这个不肖子孙逐出族谱以谢世人! 沈栗颇有兴致道:“嗯,何家前几年才出了个名动天下的好大休书,如今再来一个易装讨食的公子,好啊,一门双杰,男女都沾,何家的家风果然非同一般,非常人之所能想,之所能及。”说着,沈栗还一本正经的朝景阳方向抱了抱拳。 名动天下?以何家的地位,出了这样两个名动天下,搞不好还要在史书上留一笔,遗臭万年。 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? 简延志压了压事态,又闭口不语了。若是普通考生和马司耀对峙,不用说别的,单他用匕首指着考官这个罪名简延志就能逐人,考生对上考官天然气短,这是解决事情最快捷的方式。但沈栗和马司耀的身份太敏感,分属两个皇子的阵营,简延志是主考官,又是阁老,反倒不好说话,怕被人认为是倒向了哪一边。 简延志有这个顾虑,旁的人也一样。一时半会儿的竟无人先开口,马司耀竟没找到台阶下,越发尴尬。 有不爱站队的,自然也有愿意烧冷灶的。终于,有人给马司耀递了个梯子:“这件事嘛,依老夫看,马大人是心急了些。不过这位沈公子也有错处,科考乃为朝廷取士,何等重要?沈公子既然应试,为何不好生答卷,反而呼呼酣睡?” 马司耀等了半天,终于等着个台阶,也不再趾高气扬,连忙顺阶而下。缓了语气道:“不错,老夫身为礼部书,得蒙皇上信任,擢为本科乡试考官,不敢不竭尽全力,一丝不苟。今日惊见竟有考生如此狂妄,老夫心下气愤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 待落了座,沈栗刚刚还被众人暗地里称赞圆滑的沈栗找上郁杨:“方才就是这位仁兄提起表兄与我沈家不亲近吧?” 郁杨没想到沈栗还记着这个茬,微微尴尬道:“在下也只是听人说起。” 沈栗笑道:“在下知道,所以方才在下才问您是听何人说起过?” 郁杨:“”我能说是听邢禾议论的吗? 邢禾一颗心提起,生怕郁杨转头看他,露出端倪。 “在下也是道听途说,并不知那人姓名。”郁杨低声道。 沈栗讶然:“您只是听陌生人提起,连事情是否真实都不确定,就轻易当众议论两个勋贵家的关系?” 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了。 沈栗回到住处,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,多米疑道:“少爷?” 沈栗问:“谁进了房间?” 多米摇头道:“少爷出门前特意叮嘱过不许人进去,小的们哪里敢?” 沈栗皱眉,多米道:“少爷觉得有人进去过?” 沈栗道:“别的不知,房门肯定开过。” 多米知沈栗离开时多半是在门窗上留了机关,因此回来就发觉不对。 轻轻抽出腰刀,多米示意沈栗躲在一旁,沈栗怕屋内人若是还没走,多米一个人顶不住,回身去院外叫了两个侍卫。三个人蓦然腿推开房门冲进去,结果屋内空无一人。又搜检了一番,多米出来对沈栗道:“少爷,房内没人。” 沈栗进去,见屋内摆设都在原处,只有案上的一些字纸被人动过,顿了顿,点头道:“请两个侍卫大哥酒钱。” 多米连忙递银子,侍卫施礼道:“谢沈七公子赏。标下是否要告知才将军今日之事?” 沈栗问道:“你们在门口守卫,可见过陌生面孔?” 侍卫们摇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这老虔婆怕把柄太少,这么多年来东偷一张纸,西留一块纱,从丁大人的废纸里攒下了不少东西,厚厚一本,也不知有没有用,一起都交给二位少爷。” 沈栗细细翻阅,忍不住暗自激动。丁柯平时倒也小心,但再小心仔细也禁不住那嬷嬷几十年如一日暗中收集。这个本子里有往来文书的草稿,各种计划的框架,甚至是丁柯安排下属在账册中作假的指令,虽然都是三言两语,绝大多数都没有用处,但只凭其中的几张也足够叫丁柯喝一壶的。 轻轻深吸一口气,沈栗面上不露声色,对桂丰道:“好,不过,这些东西都需要时间核实,你现下可有落脚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谓的样子,把才茂从马棚里叫出来,还给他摆了两桌酒。 竹衣暗地里嘲笑多米:“听说过童养媳,还没听过童养妾的。” 多米满脸涨红,哑口无言。 他私下里也劝过万家的,不说这桩撒泼耍赖得来的婚事本就不成体统,单说才茂,他就不是什么好人。 作为太监的义子,哪怕他的义父才经武手握权势,才茂也不是好说亲的对象,若是他自己争气,混个青年才俊的名声,或许还有不计较肯许亲的,可才茂偏偏是个祸害头领兼色中饿鬼,结果混到老大也没有个正经媳妇。 多米跟着沈栗,见识的都是出入东宫,往来侯府的人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可奴婢所求也不高,就是做个通房侍妾的也成啊,给口饭吃就行。这圣人说,男女授受不亲” 才茂嗤道:“那是亚圣孟子说的。”才经武一眯眼,这棒槌还有时间掉书袋,不知所谓。当初抱来时好好的孩子,怎么就养成这样蠢,难道说自己这太监就享不着子孙福? “啊对,”万家的接道:“就是孟子说的。少爷发发慈悲吧,大丫她虽然还可如今也算和少爷有了肌肤之亲,少爷可不能不管她啊。” 才茂冷笑道:“没门!” 万家的又一屁股坐到地上,双手拍地,十分有节奏地哭号:“我滴个亲娘哎,我怎么这么命苦啊” 才茂鼓着两只眼睛,在他二十来年的人生里,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“放肆”的女人。都说秀才遇着兵,有理说不清,他养父是个将军,兵还是肯和他讲理的,如今遇到泼妇,哪怕对方只是个奴仆,他也没辙。 沈栗板着脸道:“竹衣,去请丁大人回来。” “我打死你个倒霉婆娘!”万墩儿立时扑上去要打,万家的才停了。撒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安寒略给沈凌送人,竟然没和他老子言语一声。如今沈栗找上门来,安守道被闹了个措手不及。他连前因后果都没弄明白呢,能和沈栗说什么?若换个时间,安守道一个实权总兵,还真不会把沈栗当回事,可此时大同府的事还没完,沈栗这个太子眼前的红人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得罪,何况老搭档丁柯也一脸不满地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“沈七公子,稍安勿躁,此事老夫真不知情,怕是其中另有蹊跷。还请宽容两日,老夫一定会给你叔侄一个交代。”安守道起身作揖道。

        沈栗也不想立时把安守道逼急了,反正孙氏已经不能在沈凌府中作妖,丁柯也开始对安守道不满,今日闹一场的效果不错,沈栗得到个台阶立马落脚,拱手道:“学生等着大人的好消息。”

        送走了沈栗和丁柯,安守道脸一沉,对大儿子示意:“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安寒略老老实实道:“儿子担心他会多嘴,只是想派个人到他身边看着,他要是打算什么咱们也能知道。毕竟,他不是咱们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沈栗料的不错,沈凌的确没有搅合进贪污案。

        三晋贪官集团能安安稳稳地作威作福这么多年,半点风声没透出去,不仅仅是因为布政使曲均被架空了。官员总有升迁调度,出去的人还好说,毕竟大家都有案底,不会乱说话,来了新人怎么办?答曰:把新人“吸收”进来。先是派人试探,肯识相的就大家一起发财,碰上油盐不进的,没说的,顺者昌逆者亡。

        只有两种人能逃脱这种“吸收”:一种是没处于关键职位,就是不挡路的还有一种,就是肯定不会加入的。比如沈凌。

        沈凌出自礼贤侯府,而礼贤侯府一向是铁了心支持邵英,丁、安集团只要在沈凌面前稍露端倪,沈凌回头就会告诉沈淳。偏这个人还不能杀,别看沈凌与景阳联系的少,他要是出了什么“意外”,礼贤侯府肯定会派人调查调查个清楚。

        安守道等人只能压着他,叫他这官做得不痛快,盼着他赶紧走。可谁都没想到,沈凌自觉愧对沈淳,有了难处也不好意思说,还就咬着牙赖在大同了!

        大同是边境苦地,本来就穷,沈凌这个同知没来之前,大家还能捞点外快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了。 沈栗回到住处,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,多米疑道:“少爷?” 沈栗问:“谁进了房间?” 多米摇头道:“少爷出门前特意叮嘱过不许人进去,小的们哪里敢?” 沈栗皱眉,多米道:“少爷觉得有人进去过?” 沈栗道:“别的不知,房门肯定开过。” 多米知沈栗离开时多半是在门窗上留了机关,因此回来就发觉不对。 轻轻抽出腰刀,多米示意沈栗躲在一旁,沈栗怕屋内人若是还没走,多米一个人顶不住,回身去院外叫了两个侍卫。三个人蓦然腿推开房门冲进去,结果屋内空无一人。又搜检了一番,多米出来对沈栗道:“少爷,房内没人。” 沈栗进去,见屋内摆设都在原处,只有案上的一些字纸被人动过,顿了顿,点头道:“请两个侍卫大哥酒钱。” 多米连忙递银子,侍卫施礼道:“谢沈七公子赏。标下是否要告知才将军今日之事?” 沈栗问道:“你们在门口守卫,可见过陌生面孔?” 侍卫们摇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这老虔婆怕把柄太少,这么多年来东偷一张纸,西留一块纱,从丁大人的废纸里攒下了不少东西,厚厚一本,也不知有没有用,一起都交给二位少爷。” 沈栗细细翻阅,忍不住暗自激动。丁柯平时倒也小心,但再小心仔细也禁不住那嬷嬷几十年如一日暗中收集。这个本子里有往来文书的草稿,各种计划的框架,甚至是丁柯安排下属在账册中作假的指令,虽然都是三言两语,绝大多数都没有用处,但只凭其中的几张也足够叫丁柯喝一壶的。 轻轻深吸一口气,沈栗面上不露声色,对桂丰道:“好,不过,这些东西都需要时间核实,你现下可有落脚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着这边议论纷纷,看热闹。 沈淳的队伍都走出好远了,何泽才费劲巴拉地从轿子里爬出来,望着沈淳遥遥背影,咬牙切齿大叫:“沈淳!你冲撞王子,我要告你,明日大朝本官定要参你个不敬之罪!还有你家那个兔崽子,我看见他了!” 路人见是何泽,一哄而散。 何泽这才想起要摆一摆世家子弟的风度,可惜,观众们已经带着他气急败坏的形象不见了。 第二日大朝,何泽果然把沈淳父子给告了。 怒冲冲气汹汹委屈万分。 邵英耷拉着眼睛看着何泽在底下历数沈淳与沈栗的罪状,心里烦躁异常。 何家怎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问。 李雁璇见青藕只是叉着手站着,并不伺候沈栗穿衣,心中疑惑,示意香栀上前服侍,沈栗连忙道:“我平日都自己动手,不要她们服侍的。” 青藕笑道:“碰上这样的主子,我们这些丫头倒是好偷懒。” 沈栗道:“这丫头好胆,当着主子的面就敢明目张胆的说偷懒,如今院子里有了夫人,倒要好好管教。” 李雁璇知是说笑,便道:“都是自己惯的,倒要妾身来做恶人。” “便是见了夫人慈悲才敢撒野。”青藕笑道。 “你倒是会说话。”沈栗失笑:“刚说什么不对劲儿?” “昨日晚间院子里的人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然听到门外有惨叫声,回头看去,原来是有人叫来守卫,自己带来的几个侍卫被扭着胳膊按在地上。 沈栗轻声道:“才公子似乎忘记太子殿下的处所也在客栈中。” 才茂脸色立时由红变白,慌忙摇手道:“不,这里离太子殿下的居所远着呢,我只是找你来的。” 沈栗微笑道:“才公子以为你我二人中谁的话更能取信于人呢?” 才茂咬着牙,露出一脸哭相。不对呀,自己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,怎么气还没喘匀,几乎话的功夫,就惹了祸事? 有句话讲若是超出别人一点,或许会惹来怨恨若是杰出到令他人望尘莫及,收获的反而会是敬佩。沈栗和才茂的情况就是如此:才茂虽然嫉恨才经武时常夸赞沈栗,但对向沈栗低头却没什么心里负担。 “沈沈七公子,在下性子急躁了些,多有得罪,还望沈七公子海涵。”才茂认错倒是痛快。 沈栗柔声道:“令尊能有今日成绩十分不易,还望才公子多为将军着想才是。” 提到才经武,才茂顿时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肉臭,偏要做乞丐,这不仅是丢自己的脸面、何家的脸面,这是给整个“士”的阶层丢脸! 今天何溪要是真就这样“游街”,死了都怕被人骂,何密就是再看重他,也得把这个不肖子孙逐出族谱以谢世人! 沈栗颇有兴致道:“嗯,何家前几年才出了个名动天下的好大休书,如今再来一个易装讨食的公子,好啊,一门双杰,男女都沾,何家的家风果然非同一般,非常人之所能想,之所能及。”说着,沈栗还一本正经的朝景阳方向抱了抱拳。 名动天下?以何家的地位,出了这样两个名动天下,搞不好还要在史书上留一笔,遗臭万年。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梅花香自苦寒来,然而历经严冬的花多了,又有几多能修炼出傲霜枝的? 沈淳怔了怔,叹息一声。 与沈凌相比,沈沈淳还是自愿上交兵权赋闲下来的,但也时常遗憾自己年华虚度,没能在战场上一展胸中抱负,何况是下决心远赴大同,一心想争口气却又被打落云端的沈凌。 “他刚刚被去职,急切之间,想要复起却是不易的。”沈淳道:“三晋之事触怒了皇上和太子殿下,你五叔既然被卷进去,为父想要给他讲情面也是不行的。” 沈凌虽是被殃及池鱼,但三晋窝案实在恶劣,不但太子当时血洗了官场,太子回到景阳后,皇帝又下令将三晋上下彻底清查一遍,能混个“裁撤”还算结局好的,多少人都被拉去缁衣卫了。便是最先揭了盖子的原三晋承宣布政使曲均,照样以“失察”、“渎职”的罪名被免职。 这个节骨眼上,礼贤侯府为沈凌求情,说不定会适得其反。 沈栗皱眉不语。沈凌如今起不来,再过几年,年岁大了,又有个失职的帽子扣在头上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 待落了座,沈栗刚刚还被众人暗地里称赞圆滑的沈栗找上郁杨:“方才就是这位仁兄提起表兄与我沈家不亲近吧?” 郁杨没想到沈栗还记着这个茬,微微尴尬道:“在下也只是听人说起。” 沈栗笑道:“在下知道,所以方才在下才问您是听何人说起过?” 郁杨:“”我能说是听邢禾议论的吗? 邢禾一颗心提起,生怕郁杨转头看他,露出端倪。 “在下也是道听途说,并不知那人姓名。”郁杨低声道。 沈栗讶然:“您只是听陌生人提起,连事情是否真实都不确定,就轻易当众议论两个勋贵家的关系?”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