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十段锦威力!(新年快乐!)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月光皎洁,如水银一般,洒在校场上,将所有的景物,都照射的清清楚楚的,赵谌跟独孤谋两人,此时就站在校场上,受。各自握着一柄马槊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马槊却不是真正的上阵用的,而是新军营特意打造出来,用来日常训练的,槊杆为白蜡干所造,本该尖锐的槊头,却是用几层厚厚的皮毛缠绕。

    形状有些古怪,重量也没真正的铁槊重,不过,用来训练,却是刚刚好。

    校场外面的牛进达,此时坐在一张椅子上,整个人缩在阴影里,这地方,本就是他这些日子,暗自观察独孤谋的地方。

    今晚也不例外,只不过,今晚的牛进达,却是精神高度集中,一双目光紧紧盯着场中,尤其是赵谌身上,目光中充满了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对于赵谌,牛进达同样跟独孤谋一样,充满了好奇,之前赵谌说他手无缚鸡之力,他信了,看看赵谌那副样子,也不像是孔武有力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新军营建立,随着训练的加大,原本一支松散的队伍,在赵谌这种日复一日,枯燥的训练中,开始一点点彰显出来时,那种震撼,使得牛进达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拥有这样一套完善的练兵法子,牛进达不相信,赵谌本身会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也许,这小子故意藏拙也是说不定。

    不光是牛进达,还有那边暗中观察的一帮士卒,此时,同样好奇的望着赵谌。

    赵谌如今在新军营他们的眼中,就是跟魔鬼没什么分别,总是想尽了办法,折磨他们、压榨他们,总嫌他们不合格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从来都是光说不练,所以,他们也是好奇。赵谌这个魔鬼教官,到底真实的势力如何?

    月光下,赵谌右手紧握着马槊,脚下站着外八字。目光紧盯着对面的独孤谋,这是军中的正规架势,当初,在太极殿里时,李二为此纠正了他很久。

    看到赵谌摆出的这样正规的架势。不光是牛进达,便是其他人,也是在心中暗自叫了一声好,这说明,赵谌并非像他总说的,对于军阵之事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喝!”就在众人都目不转睛盯着时,场中的两人,终于发出一声大喝,声音落下,两人的身影同时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长的马槊被平伸向前。两人的脚下飞快的移动着,不一刻,两人的身影便一下子接近,场中顿时便响起‘乒乒乓乓’的声音。

    赵谌紧握着马槊,目光盯着独孤谋手中的马槊,脚下飞快地移动着,马槊在他的手里,被舞的‘呼呼’声响,不断的敲击在独孤谋的马槊上。

    依旧是当初李二在太极殿里,给他教授的路子。大开大合,每一式每一招,都都直奔独孤谋的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只不过,毕竟赵谌乃是半路出家。马槊也就跟李二临时学了那么一点,比起独孤谋这个将门出身的家伙,赵谌这‘大开大合’的槊术,明显有些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牛进达的嘴巴,张的大大的,刚刚赵谌摆出的架势。使得他对于赵谌,明显寄予了厚望,以为暗中的观察,赵谌能给他带来,不一样的惊喜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看着场中赵谌那一套‘疯魔棍法’,使得牛进达忽然有种,从悬崖直坠下来的感觉,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希望越大,便失望越大,牛进达望着场中的赵谌,总算是充分理解了这句话真正的含义!

    独孤谋的槊术,中规中矩的,跟赵谌的‘疯魔棍法’比较起来,看上去有点明显落入下风的感觉,然而,这是外行的看法,对于牛进达这样的铁槊高手眼里,独孤谋才是这场比武的掌控者。

    一招一式,中规中矩,看似被赵谌的‘疯魔棍法’逼的节节后退,只不过,牛进达却看得出来,独孤谋是在以守为攻。

    或许,是真的被赵谌的‘疯魔棍法’逼的后退,也或许,却是在试探着赵谌,总之,牛进达相信,这场比武的最终胜利者,非独孤谋无疑了。

    牛进达的这个念头,也不过是刚刚升起,忽然就听的原本退后的独孤谋,猛地发出一声大喝,随即,手中的长槊,猛地一个横扫千军,重重的砸在赵谌的马槊上。

    就只这一下,赵谌手中的马槊,便被猛地砸飞,然而,独孤谋手中的马槊,却是一收一送,马槊便如毒龙一般,瞬间直奔赵谌的胸腹。

    原本坐在那里的牛进达,眼见独孤谋的马槊,直奔赵谌胸腹,一下子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,嘴巴张了张,想要惊呼一声,却在出声的刹那,一下子闭紧了嘴巴。

    赵谌此时两手空空,眼看着独孤谋的马槊势如破竹般而来,情急之下,赵谌的脚下,飞快的后退着,右手却在后退的瞬间,猛地探出去,一下子握住了槊杆。

    而在赵谌握住槊杆的瞬间,脚下猛地一停,手上一用力,硬是握紧了马槊,将独孤谋牢牢锁在了原地,而巨大的推力,使得双脚在地上划出一道划痕。

    “破!”独孤谋还在咬牙推着马槊,却猛地听到赵谌一声大喝,随即,不等他反应过来,便感觉到马槊上传来一股大力。

    下一刻,独孤谋根本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便随着马槊,一起被赵谌挑起,身体在空中翻了一个滚,而后,便听的‘轰’的一声,独孤谋便连人带马槊,一起被狠狠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…你输了!”皎洁的月光洒下,赵谌微微喘着气,用独孤谋的马槊,指着地上痛苦卷缩在一起,小声呻/吟的独孤谋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而在赵谌说出这句话时,校场外,原本窃窃私语的人,一下子愣在那里,目瞪口呆的望着场中,此刻长身而立,用一柄马槊,斜指着独孤谋的赵谌,目光中有着说不出的震惊。

    方才的那一下,实在是震撼人心。他们眼睁睁的看着,独孤谋的马槊,顶着赵谌后退,但在最后一刻。却被赵谌硬生生握紧了马槊。

    再之后,独孤谋整个人,都被赵谌挑了起来,没等他们看清楚,就被重重砸在了地上!

    这一切。都发生的太快,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,独孤谋已经躺在地上,而原本已经必输无疑的赵谌,此时,却反过来,拿着马槊指着独孤谋。

    “…咳咳,为什么?”独孤谋痛苦的蜷缩在地上,赵谌刚刚那一下,着实将他摔得不轻。感觉五脏六腑,都已经移了位,疼的他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“只是不会槊术而已!”赵谌嘴角微微一扬,目光露出得意的笑容,刚刚的那一下,乃是十段锦的破劲,就在一瞬间爆发出来,让他感到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差点被教官要了命!”独孤谋躺在地上,喘息了一会,总算是缓过来了。而后,伸展了身体,仰躺在地上,望着赵谌痛苦的道。

    校场边上的一群偷窥者们。此时已经顺着原路,蹑手蹑脚的回到营帐,今晚的偷窥,对他们而言,是收获巨大的,因为。他们总算是看到了赵谌这个魔鬼教官的实力。

    将一个人,生生的用马槊挑飞,这样震撼的一幕,注定会成为他们脑海里,不可磨灭的印记。当然,必定也会成为,他们私下里炫耀的事情,毕竟他们才是,真正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原本站起来的牛进达,在远远无声喝退了一帮偷窥者后,也已经坐回了椅子上,只不过,一双牛眼里,此时闪烁着异样的光。

    赵谌到底还是没让他失望,方才的那一幕,即便是他,也感到了震撼,这小子不过是,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,不会使用马槊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,擅长马槊,从一开始比武,独孤谋就已经注定了失败,这是毫无疑问的,能将独孤谋直接挑飞,身体里蕴藏的那股力量,想想都叫牛进达惊讶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站着跟独孤谋又说了一阵话,赵谌看看独孤谋,已经恢复过来了,这才伸出手,将独孤谋拉起来,拍了拍独孤谋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赵谌的营帐就挨着牛进达,将独孤谋送回去,赵谌回到自己营帐时,忽然发现牛进达的营帐里,居然亮着灯,站在那里想了想,便掀开了牛进达的帐帘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牛大叔,这么晚还不睡?”营帐里,牛进达此时正在里面翻箱倒柜,听到赵谌进来,都顾不上抬起头,赵谌看到这样的情景,顿时好奇的道。

    “找一些东西!”牛进达说这话时,已经从一个箱子中,翻出一卷绢帛,目露复杂之色的望了一眼手中的绢帛,而后,抬起头望着赵谌道:“这是一套枪法,走的是轻灵的路子,最是适合你了!”

    “方才牛大叔看到了?”赵谌一听牛进达这话,立刻便惊讶的望着牛进达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?”牛进达闻言,顿时瞪大了眼睛,直视着赵谌,一副牛脾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说不行啊!”赵谌眼见牛进达瞪圆了眼睛,立刻便无奈的笑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从牛进达手里接过绢帛,好奇的展开,目光刚刚看到上面一个罗字,却不想,牛进达就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,一把从赵谌手里夺过绢帛,在赵谌目瞪口呆下,‘撕拉’一下将前面有字的部分,一下子撕掉。

    “这是没必要的东西,知道了对你没好处!”牛进达看到赵谌一脸费解的样子,将绢帛重新递给赵谌后,有些敷衍的说道。

    枪法赵谌是看不出好坏的,不过,既然是牛进达翻箱倒柜找出来的,那自然便是差不到哪里去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因为牛进达的反常举动,使得赵谌,对于这套枪法,格外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牛进达看着赵谌将绢帛很好的收起来,这才像是记起什么似的,望着赵谌问道:“你小子到底惹了什么事,要专门躲到军营里来?”

    “让陛下暴跳如雷的事!”赵谌听到牛进达这话,顿时苦笑着望着牛进达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新的一了,兄弟姐妹新年快乐哈!


人见人爱的金枪太保之强势小说《大唐小侯爷》之 第十一章 十段锦威力!(新年快乐!)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大唐小侯爷最新章节大唐小侯爷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大唐小侯爷TXT电子书下载之 第十一章 十段锦威力!(新年快乐!)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谌,使劲拍了拍御案,对着赵谌问道。 “…微臣不想学宫出来的都是白痴!”听到李二不耐烦的话,赵谌微微顿了顿,只好吸了一口气,望着李二说道。 “白痴?”李二显然没想到,赵谌竟然这样的回答,闻言后,脸上的表情,禁不住一愣,望着赵谌疑惑的开口。 便是李二身旁的长孙,听到赵谌这样的回答,也是禁不住一愣,使劲的眨巴着眼,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 “陛下,方正君子成不了国家的栋梁的!”赵谌眼见李二跟长孙两人,同时露出疑惑的神色,微微顿了顿,只好解释道:“方正君子,只可能存在于理想的君子之国,若是让方正君子出入朝堂,那迟早会出事的!” 赵谌这话一出,李二的手指又颤抖着指向赵谌,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,却半天说不出话来。 看到李二又被气的脸色铁青的样子,赵谌这才意识到,方才的话中,已经不知不觉,将太极殿中的群臣,都统统骂了一遍。 “陛下,你知道微臣不是那个意思的!”脸色略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,既然来了学宫,那便既来之则安之,才不会要死要活的呢!” “我就喜欢长孙兄的这点!”赵谌听到长孙冲这潇洒的话,顿时夸耀了一句,而后,指着那边的公输斗道:“入学的测试,希望长孙兄,能够多答出几道!” “什么意思?”长孙冲原本笑吟吟的面孔。听到赵谌的话后,立刻便收起了微笑,直觉告诉他,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。 “若是答不出来,会不会就被学宫辞退?”听着赵谌的话,李景恒的目光中,陡然间亮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带着一副希冀之色,望着赵谌开口问道。 估计,这家伙只要一见赵谌点头。会直接冲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便将目光往破旧的院门里,向里望了一眼,看到里面果如坊正所言。 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,跟其他坊民,没有多大的区别后,便挥了挥手,随即带着人,走向了下一户人家。 推开了破旧的院门,刘大郎返身又将院门关上了,这才提着药品,来到院子里,竟有的一间茅屋前,同样推开茅屋破旧的门,走进了破旧的茅屋里。 这间茅屋,已经有些年头了,外面看着破破烂烂的,似乎随时随地,都会倒塌一样。 而屋里更是破烂不堪,有些昏暗的屋子里,空气中漂浮着一股霉烂的气味,有些刺鼻。 不大的茅屋里,支着一张破旧的榻,除此之外,便是一些年久时长的罐罐坛坛之类的,而失踪的秦玉颜,此时就在那张破旧的榻上。 手脚俱都被破旧的布条绑起来,嘴上则同样被一条破布勒住。昏暗的光线中,就看到秦玉颜的额头,似乎受了伤,一道血迹正从额头流下。 看到刘大郎这个绑架她的罪魁祸首进来。秦玉颜的双目中,顿时闪过一道惊慌,嘴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 一发连着一发的炸药包落在营地里,巨大的气浪,在突厥营地里到处翻涌,肆无忌惮的虐/杀着突厥人。 这时候,即便向来勇武善战的突厥人,在这样远距离的打击下,空有一身武力,却是无处发挥,因为,这样的战役,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范围。 一个炸药包,远远的呼啸着,猛地落在土围子上,下一刻,炸药包猛烈的爆炸,气浪翻滚,用黄土夯实的土围子,长长的一段墙,都被掀飞。 原本蹲躲在土围子后面的突厥士卒,全部都一下子掀飞出去,重重的落在地上。 然而,还没等反应过来,后背就被掀飞的大土块,狠狠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待的队伍,吹响了哨子,开始了新的一天的越野拉练。 独孤谋从没受过这样的屈辱,从小他就是家里的小祖宗,锦衣玉食,说一不二。可今日他才加入新军营,就连续遭到了别人的训斥不说,还被罚到了这里。 蹲马步,然后。屁股下面还点了一根时香,只要屁股稍稍下移一点,时香的烟头,就会烫的人立刻跳起来,唯一做的就是让屁股始终远离时香。 独孤谋那里受过这样的罪。有好几次,他都差点蹲不住了,就在他快要落下时,后背忽然被人提住,转头去看时,正是他们这一队的队正曹震茂。 于是,到了后来时,独孤谋几乎都是被曹震茂,一直在后背提着,等于是在蹲马步时。承受了比别人还早要超负荷的惩罚。 赵谌带去越野的队伍已经回来,一帮人出去时,精神抖搂的,回来时,各个却跟落汤鸡似的。 看上去,就跟饿疯了的一群狼似的,远远的,还未进入军营,就嗷嗷大叫着,疯也似的冲入军营。直扑校场边上,早已准备好的几筐馒头跟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鬼的代名词,每天早上天不亮,尖锐的哨声一响,一帮杀才们,立刻就会香甜的美梦中醒来,接受魔鬼的虐待。 负重绕城一圈,身上开始多了许多装备,吭哧吭哧的沿着城墙根跑,时间久了,城墙根下,都被踏出了一条平平整整的路。 只这一圈下来,人就直接累瘫了,最后的那段路,几乎是爬着回营的,一开始还能吱哇乱叫一下,到最后,竟都闭紧了嘴巴,只管跟在魔鬼的马屁股后面,默默的奔跑。 虐完了一千多杀才,早饭就在军营里吃了,随后,这才离开军营,前往学宫的工地,将该处理的事情做一下处理,从工地出来时,便是李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,一脚下去便是陷进去半尺多深。 暴雨到后半夜时,就已经停了,等到早上天亮时,乌云尽散,天空露出大片的瓦蓝色,空气中则漂浮着昨夜大雨过后的潮湿,处处一片阴冷。 兴化坊的坊正,天刚亮,就开始在坊里挨家挨户的召集人,昨夜一场暴雨,坊里有十几户人家的房屋,被大雨压垮,乡里乡亲的,这时候正该帮忙的时候。 坊正到侯府来时,没见到赵谌,将事情给管家张禄一说,张禄立刻便打发了府里的几名下人,跟着坊正一起过去帮忙。 长安街上,已经被暂时禁足,此时的朱雀大街也好,其他大街也好,都是被雨水泡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在一点点的加大,热气球开始在空中晃动起来,就在姬凝儿爬在竹篮边上,目光盯着刚刚被她放下去的‘降落伞’时,赵谌开始适当的控制热气球,向着城外的落脚点飘去。 “要下来了!”热气球缓缓下降,虽然速度很慢,可还是被眼尖的宫人发现,禁不住指着空中的热气球,嚷嚷起来。 “立刻派人去城外!”李二举着望远镜,看着热气球渐渐向城外飘去,登时便皱着眉,对着身后的内侍吩咐道。 那名内侍闻言,立刻便对着李二躬身一揖,随即,便转身向着宫外而去。 “阿姐,我去看看!”待在襄城寝宫里的李承乾,此时,也已经发现了热气球降落,对着襄城说了一句,立刻便转身急匆匆的而去。 襄城抬头望着热气球,似乎根本没听到李承乾的话一样,目光直直的望着热气球上面。那名女人的身影,目光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羡慕。 侯府门前的一帮纨绔们,看着热气球飘向城外,立时招呼一声。一个个翻身上马,沿着朱雀大街,一路向着城外而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月光皎洁,如水银一般,洒在校场上,将所有的景物,都照射的清清楚楚的,赵谌跟独孤谋两人,此时就站在校场上,受。各自握着一柄马槊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这马槊却不是真正的上阵用的,而是新军营特意打造出来,用来日常训练的,槊杆为白蜡干所造,本该尖锐的槊头,却是用几层厚厚的皮毛缠绕。

        形状有些古怪,重量也没真正的铁槊重,不过,用来训练,却是刚刚好。

        校场外面的牛进达,此时坐在一张椅子上,整个人缩在阴影里,这地方,本就是他这些日子,暗自观察独孤谋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今晚也不例外,只不过,今晚的牛进达,却是精神高度集中,一双目光紧紧盯着场中,尤其是赵谌身上,目光中充满了好奇之色。

        对于赵谌,牛进达同样跟独孤谋一样,充满了好奇,之前赵谌说他手无缚鸡之力,他信了,看看赵谌那副样子,也不像是孔武有力的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自从新军营建立,随着训练的加大,原本一支松散的队伍,在赵谌这种日复一日,枯燥的训练中,开始一点点彰显出来时,那种震撼,使得牛进达暗自咋舌。

        拥有这样一套完善的练兵法子,牛进达不相信,赵谌本身会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也许,这小子故意藏拙也是说不定。

        不光是牛进达,还有那边暗中观察的一帮士卒,此时,同样好奇的望着赵谌。

        赵谌如今在新军营他们的眼中,就是跟魔鬼没什么分别,总是想尽了办法,折磨他们、压榨他们,总嫌他们不合格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自己从来都是光说不练,所以,他们也是好奇。赵谌这个魔鬼教官,到底真实的势力如何?

        月光下,赵谌右手紧握着马槊,脚下站着外八字。目光紧盯着对面的独孤谋,这是军中的正规架势,当初,在太极殿里时,李二为此纠正了他很久。

        看到赵谌摆出的这样正规的架势。不光是牛进达,便是其他人,也是在心中暗自叫了一声好,这说明,赵谌并非像他总说的,对于军阵之事一窍不通。

        “喝!”就在众人都目不转睛盯着时,场中的两人,终于发出一声大喝,声音落下,两人的身影同时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长长的马槊被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待的队伍,吹响了哨子,开始了新的一天的越野拉练。 独孤谋从没受过这样的屈辱,从小他就是家里的小祖宗,锦衣玉食,说一不二。可今日他才加入新军营,就连续遭到了别人的训斥不说,还被罚到了这里。 蹲马步,然后。屁股下面还点了一根时香,只要屁股稍稍下移一点,时香的烟头,就会烫的人立刻跳起来,唯一做的就是让屁股始终远离时香。 独孤谋那里受过这样的罪。有好几次,他都差点蹲不住了,就在他快要落下时,后背忽然被人提住,转头去看时,正是他们这一队的队正曹震茂。 于是,到了后来时,独孤谋几乎都是被曹震茂,一直在后背提着,等于是在蹲马步时。承受了比别人还早要超负荷的惩罚。 赵谌带去越野的队伍已经回来,一帮人出去时,精神抖搂的,回来时,各个却跟落汤鸡似的。 看上去,就跟饿疯了的一群狼似的,远远的,还未进入军营,就嗷嗷大叫着,疯也似的冲入军营。直扑校场边上,早已准备好的几筐馒头跟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鬼的代名词,每天早上天不亮,尖锐的哨声一响,一帮杀才们,立刻就会香甜的美梦中醒来,接受魔鬼的虐待。 负重绕城一圈,身上开始多了许多装备,吭哧吭哧的沿着城墙根跑,时间久了,城墙根下,都被踏出了一条平平整整的路。 只这一圈下来,人就直接累瘫了,最后的那段路,几乎是爬着回营的,一开始还能吱哇乱叫一下,到最后,竟都闭紧了嘴巴,只管跟在魔鬼的马屁股后面,默默的奔跑。 虐完了一千多杀才,早饭就在军营里吃了,随后,这才离开军营,前往学宫的工地,将该处理的事情做一下处理,从工地出来时,便是李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,等长孙期期艾艾的跟李二一说,李二的火山瞬间便爆发了。 也就在这时候,殿外忽然一名脸色煞白的内侍,跌跌撞撞的闯入大殿,没等李二发火,便战战兢兢的禀报给李二一个震惊的消息。 长安侯从皇宫回府的路上,突然遭遇了一伙身份来历不明的人的刺杀! “长安侯可有事?”李二听到这个消息,一下子倒抽了一口冷气,目光里瞬间迸射出骇人的光,死死的盯着那名内侍,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愤怒。 赵谌的武艺,李二最是清楚不过,一个拿了铁槊,都可以跟喝了酒似的人,面对骤然出现的刺客,结果,很是让李二恐惧。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身上的肥肉乱颤,每一步下去,大殿里的地板,都在‘轰轰’作响。 “父皇,求父皇息怒啊!”长孙眼见那些健妇一下子从四面八方,猛地扑向赵谌,整个人吓得立刻匍匐在地上,朝着李渊以额触地,泣声求饶。 ‘轰!’赵谌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刚刚一转头,眼前便有一个丑陋的妇人嘴脸,迅速的在他眼前放大,还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像是被飞驰的车撞了一样,一声嗡鸣,整个人都飞了起来。 脑袋里顷刻间一片空白,被撞的一瞬间,感觉五脏六肺都已经移了位,耳听地长孙的凄厉声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时,整个人四肢都已被四名健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谌,使劲拍了拍御案,对着赵谌问道。 “…微臣不想学宫出来的都是白痴!”听到李二不耐烦的话,赵谌微微顿了顿,只好吸了一口气,望着李二说道。 “白痴?”李二显然没想到,赵谌竟然这样的回答,闻言后,脸上的表情,禁不住一愣,望着赵谌疑惑的开口。 便是李二身旁的长孙,听到赵谌这样的回答,也是禁不住一愣,使劲的眨巴着眼,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 “陛下,方正君子成不了国家的栋梁的!”赵谌眼见李二跟长孙两人,同时露出疑惑的神色,微微顿了顿,只好解释道:“方正君子,只可能存在于理想的君子之国,若是让方正君子出入朝堂,那迟早会出事的!” 赵谌这话一出,李二的手指又颤抖着指向赵谌,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,却半天说不出话来。 看到李二又被气的脸色铁青的样子,赵谌这才意识到,方才的话中,已经不知不觉,将太极殿中的群臣,都统统骂了一遍。 “陛下,你知道微臣不是那个意思的!”脸色略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,既然来了学宫,那便既来之则安之,才不会要死要活的呢!” “我就喜欢长孙兄的这点!”赵谌听到长孙冲这潇洒的话,顿时夸耀了一句,而后,指着那边的公输斗道:“入学的测试,希望长孙兄,能够多答出几道!” “什么意思?”长孙冲原本笑吟吟的面孔。听到赵谌的话后,立刻便收起了微笑,直觉告诉他,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。 “若是答不出来,会不会就被学宫辞退?”听着赵谌的话,李景恒的目光中,陡然间亮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带着一副希冀之色,望着赵谌开口问道。 估计,这家伙只要一见赵谌点头。会直接冲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恭跟李靖所说的,峡谷内的情形,果真是这样的,那就不是在冒险了。 而是,在拿大军几万人的性命在赌! 一旦几万人的大军,进入到峡谷中,若是一切顺利,直达恶阳岭那还好。 但若是一旦被突厥人发现大军的行踪,那后果简直不敢设想,只要突厥人在前面发动袭击,整个峡谷,恐怕都会成为大唐军队的坟墓。 大帐中,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当中,几条办法,先后都被否决,大军一下子陷入了焦灼,大帐中的几人,全都没了头绪。 “诸位先回去吧!”眼看着外面的天色,已经蒙蒙亮了,大帐中的几人,全都沉默着,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最后,李靖只得叹口气,抬起头来望着赵谌几人说道。 “总会有办法的!”老尉迟恭听到李靖这话,干脆利落的站起身,一边向着军帐外走,一边嘴里安慰似的说道。 赵谌眼见老尉迟恭起身离开,自也站起身来,跟李靖告了别,便从军帐里出来,直接回了自己的军帐。 从凌晨被叫到中军大帐议事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 一发连着一发的炸药包落在营地里,巨大的气浪,在突厥营地里到处翻涌,肆无忌惮的虐/杀着突厥人。 这时候,即便向来勇武善战的突厥人,在这样远距离的打击下,空有一身武力,却是无处发挥,因为,这样的战役,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范围。 一个炸药包,远远的呼啸着,猛地落在土围子上,下一刻,炸药包猛烈的爆炸,气浪翻滚,用黄土夯实的土围子,长长的一段墙,都被掀飞。 原本蹲躲在土围子后面的突厥士卒,全部都一下子掀飞出去,重重的落在地上。 然而,还没等反应过来,后背就被掀飞的大土块,狠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