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第十章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柳月很快就将茶水端了进去,傅以洵一看是师父的爱女开口道:“柳姨好。”

    此时映入柳月眼帘的是一位身量约一米八七左右,身姿挺拔,容貌俊朗却冷清的少年郎。一想到与六七年前的稚童早已全然变样:“这是以洵吧,都怎么高啦?长得可是俊朗啦。”

    此时男子面露微笑:“柳姨也更加美丽动人了。”听着少年郎夸赞自己的话,柳月心里很是开心,有那个女人不喜欢听他人赞美自己呢?

    “柳月啊,以洵此番来的风尘仆仆的,也是很突然,去准备点好吃的,我们给以洵接风洗尘。”柳政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,您老和以洵好好聊,我和刘妈去准备,以洵啊,今天你也尝尝柳姨的手艺。”说着柳月微笑示意傅以洵,便转身离开了书房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傅以洵贴心的朝郑文开口道:“文叔,帮一下柳姨。”郑文一听连声答应,便和柳月一同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书房里就只有两个人,男子的坐姿挺拔,一张一弛中都体现着良好的修养,老人则是坐姿随意,却又有名士洒脱,二者相得益彰,显得十分文雅。而才泡好的两杯茶分别放置在两人面前,那上好的龙井在空气中散发着专属的清香。

    柳老喝着茶看着眼前的清隽的男子道:“以洵,功课可有精益?”

    “书法一事,终日不可懈怠,倒也是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傅以洵也抿了一口龙井茶乖巧的回道到。

    “哦,那可甚好,来来来让为师看看你现在的水准,看看现在精进到各种地步。”说着柳老从椅子上下来,走到了案桌前,为傅以洵铺好了宣纸。

    “这笔,也是你之前用过的一只。”柳老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只保存完好的毛笔,递给了傅以洵。

    傅以洵接过笔,看着这一只当年自己用的毫湖笔,不由感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,自己这位师长却一直都将自己的东西保存的完好无损,心中颇为感动:“老师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磨了一会儿墨,待墨水磨好,便将毛笔蘸水洗了一下,甩干后,在砚台上沾上了墨,提笔就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大字“上善若水”。

    柳老一看,傅以洵一举一动都是如此的娴熟,完美的动作之下更散发着一股出尘的滋味,就明白自己这徒弟的确没有丝毫懈怠练字一事,而这纸上的四个大字,游龙戏凤,肆意潇洒,却有规矩方圆又在其中,令人不由得赞叹。

    “好字!好字!”柳老连声夸赞道。

    只见傅以洵脸微红,慢慢说道:“多谢老师赞美。”

    “以洵,你就别谦虚了,看你这字就知道你这些年确实是没有懈怠过,你也是我见过最有天赋还很勤奋的人,你很多长辈都比不上你,你这字潇洒肆意,却又淡然出尘,而你的心境亦是如此,字如其人,倒是名副其实,为师并没有过于夸赞于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柳老很是满意的看着他这个徒弟,他这个徒弟是他十年前收下的,那是京城召开书法聚会,他受邀参加。

    好友傅青云当时带着自己的孙子傅以洵上门见他,求着让他收了这徒弟,说着傅以洵自小酷爱书法,家里希望他能够得到好好的学习培养,傅青云与他又是好友,便带孙儿傅以洵来拜师了。

    柳政与傅青云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当然不会拒绝好友的相求,再试试傅以洵的功底天赋后,倒是收了个极为满意的好徒弟,在京伴着傅以洵,教了一年,留下各种传世的古体,便回了老家,只叫傅以洵如有问题便及时打电话询问他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联系虽不多,可是这徒弟也是极为孝道之人,逢年过节也总是将自己心意寄来,心心念念也是挂记这自己这个师父。

    “师父,多年不见,您身体可好?”检查了功课后,傅以洵与柳政聊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爱徒关切自己的身体,柳老回道,又提及了自己的老战友傅老,想知道老战友的近况:“甚好,师父身子骨一直都很坚朗。你爷爷他还好吗?”

    傅以洵听着自己师父关切自家爷爷,连想着来时爷爷对自家师父的思念连忙回答道:“爷爷他很好,身子骨十分硬朗。”

    柳老听到心里需要的答案,很是愉悦,又准备询问自家徒弟会在宁城待多久,刚好准备好好的款待傅以洵,便开口:“那就好,以洵,你来宁城要待多久?”

    “此番路过宁城,想着师父住在这里,打听了一番,便登门来拜访。没有提前给师父打招呼,师父莫怪。”傅以洵心知道,自己的师父对自己的到来是十分的欢迎,可是他的确有事要做,还是特别紧急的事,而提前来拜访柳老已事挤出时间,只好面露歉意。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这柳宅也算你半个家,回自己家需要提前打什么招呼,想来就来,师父可是非常欢迎你的,不过可不能说算父,我可不能比你爷爷矮一辈儿。”说到这里柳老乐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不同于京城的尔虞我诈,柳政这个师父带给傅以洵的是家的温暖。傅以洵很是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以洵,今日应该不会慌着离开吧?吃了饭,我让你柳姨给你收拾间客房,你且住几天?”柳政很是盼望着他这个徒弟能够多陪陪他,老人年纪大了总盼着身边有几个小辈长伴身侧。

    “不了,改日再聚,徒儿还有些事要做,实在不太空,等几日以洵将事情处理完,再正式拜访师父,与师父畅谈,可好?”

    柳政有些不开心,却也觉着徒弟以来宁城就首先来拜访自己,心中也算很是开心,傅以洵毕竟是傅家嫡孙,家业庞大,作为接班人,自然是忙得不可开交,既然真有事也不便留他,只好等他忙完手里的事,再好好话话家常。

    “好好,师父知道你忙,等你忙完了我们再好好聊。”

    傅以洵一听柳老对自己体谅道:“多谢师父体谅。”

    柳老又想到正在热火朝天准备着饭菜的柳月,一想自己徒弟风尘仆仆而来,肯定也没有吃过什么,问道:“恩,那你也吃了饭再走可好?”

    再急礼貌也不能废,这是傅以洵的家教:“柳姨既然做了午餐,那我怎能错过?”

    说着男子清隽的脸上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那好,以洵好,你在书房先坐坐,我去催催她们。这里有书,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,师父这里可是有很多好宝贝哦!”说着柳老调皮的超傅以洵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恩。师父快去吧。”柳老听了傅以洵的话,健步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傅以洵喝了一口茶休息了一会,又觉着无聊,便四处打量了一下。忽然,映入眼帘的英文原书,难道自己的师长也看这个?顿时这本书便吸引了傅以洵所有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起身,朝那本书走去。拿起了书,翻了翻,就看着一只别致的书签夹在了中间,

    傅以洵好奇的拿出了书签,打量了一下。

    顾一念这孩子了,喜欢干一些特别多此一举的事,比如就是离开的时候也不忘给书签上挂几个自己的印记,想着不能忘记,毕竟这书签那么多,万一,其实都是多余除了柳老谁会碰这些书,不过人家小姑娘就觉得这样毕竟实诚。

    这是一枚极为精致的书签,上面是娟秀的字体,写着几个字。“看到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洵,这是我外孙女的读物。”此时的柳老已经走到书房门口,看见傅以洵拿着顾一念昨天读的那本书。

    “外孙女?”傅以洵没听过柳老讲起过顾一念,不由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柳老解释道:“是你柳姨的女儿,名叫顾一念,这些年一直都在顾家,也没回来过柳家几次,只是你柳姨和她丈夫要离婚了,因此近半个月来念念就跟着她妈妈回了柳家,念念今年上高二了,按照年龄算起来你今年是二十一吧,要比念念大上五岁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念现在读这种读物?”听着这话傅以洵倒是对这个小姑娘特别好奇,毕竟那娟秀的字体倒是有种别样的风格让人不由得欢喜。

    “念念说,觉着自己英语不太好,想要练一口流利的英语,于是就找了些原文书来开,说是锻炼一下英式思维。”柳老听着傅以洵的话,又解释的说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这没见过的小妹妹对英语倒是很上心,既然是自家师父的亲外孙女,自己也连带着关心:“哦,我这里倒是有些好的原文书,改日给一念送来。”

    柳老一听傅以洵的话,只觉得自己这个徒弟细心的令人颇为感动,又记起傅以洵出国三年,也是不久之前才回来,语法之一类的肯定特别优秀,毕竟傅以洵天才之名早已名声远扬:“我记着以洵你出国了四年留学,去的是英国?”

    “是的老师。”傅以洵微笑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想必英语应该是极好的”柳老一听,有戏赶忙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见笑了。”家世教养使得傅以洵一向都是一个严谨认真的却又不失风度的人,说话之间又有自己的风格,却是极为有涵养的。

    傅以洵一向都是极为谦虚的,想着自己孙女却是对英语颇为着急,自己半辈子也碰不见几个英语单词,立马拉下老脸:“要是以洵有空就教教念念,念念可是为她的英文很是发愁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傅以洵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想着自己为小孙女找了个好老师,柳老的心就万分的开心啊,此时坐在教室的正在刷题的顾一念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同桌唐乐小姑娘一听赶忙打趣儿道:“看来是有人在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饭厅前,坐着四个人,分别是柳老,柳月,傅以洵和郑文。

    傅以洵在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饭后,放下筷子,擦了擦嘴角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傅的招待,柳姨做的饭菜非常可口。”傅以洵衷心的赞美道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,说什么招待不招待的,这也算你半个家。”柳政只觉得自己这个太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时候不早了,我还有事,改日再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以洵,怎么这么着急,你同你师父都还没有好好叙叙旧。”柳月听着话,想着自己父亲肯定是不舍得他这个徒弟离去,毕竟常日里经常听自己父亲提起他这个关门弟子。语气中是由衷的赞美和欢喜。

    “柳姨,师父,以洵确实还有要事要做,等几日一切都规整了,再来登门拜访可好?到时候免不得多打扰柳姨多做几顿好吃的饭菜。”傅以洵不急不慢的说出这几句话,话中带着对柳老的客气,又是对柳月的安抚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的好徒弟要去忙就去吧,不过记得你说的话哦。”柳老深知自己的徒弟肯定是要事要做,便不予挽留了。

    “真可惜,要是念念知道他外公有个怎么出色的徒弟,不知道有多开心。”柳月对自家女儿没有见到傅以洵感到十分的遗憾,不过她到底在遗憾什么,连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柳姨放心,我已经答应老师要教一念英语口语的,过几日就来。”傅以洵回道到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父亲居然给念念找了个小老师,念念自小就没有兄弟姐妹作伴,你若是来了,又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小哥哥,念念不知道会有多欢喜。”柳月一听,自己父亲真的明智之举啊,早闻傅以洵博学多识,智商颇高,又留学英国,不管是家世作风,还是自身修养都是令人敬佩,念念跟着他学习肯定会潜移默化,更加优秀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以洵,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了,快去吧。”柳老朝着男子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师保重身体,以洵就此告辞。”说着傅以洵起身向柳老作别。便同郑文一同离开了柳宅。

    柳月看着傅以洵离开的身影:“年及弱冠,竟有如此风度气质,说话做事滴水不漏,对父亲您的尊重敬仰,也能打心眼能够感受到这孩子的心意,不愧是傅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傅家这一辈儿,当属以洵最为优秀,怎么多年我也见过不少青年才俊,却没有一个比的上以洵的,也不知道这样的女郎才配的上傅以洵这样惊艳才绝的人。”柳老一听自己女儿的话,不由得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徒弟而倍感骄傲,也不由的操心起来了自己徒弟的婚姻大事。

    “爸倒是别为以洵担忧了,傅家家大业大,哎,以洵估计也不能摆脱的了世家联姻之说。”柳月不由得可惜,只希望傅以洵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离开的傅以洵哪知道自己的师父,和蔼的柳姨竟然为自己的亲事操心。


人见人爱的嗣音君之强势小说《重生学霸变网红》之 10.第十章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重生学霸变网红最新章节重生学霸变网红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重生学霸变网红TXT电子书下载之 10.第十章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丽,又想到自己母亲的那些进出房门的男人,任瑶觉得自己的母亲真恶心,就连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,指不定是那个野男人的。 不堪,嫉妒始终充斥着任瑶的心灵,小小的她早就接受了社会的摧残,她一般深爱着自己的母亲,又极度的厌恶着自己母亲,可是在母亲性格的长期侵染下,她的心极度的扭曲,她恨,为什么上天没有给她一个如同顾一念一样的母亲,没有给她顾一念一样正式的身份,明明这一切都属于自己,为什么到头来,自己却活的这么可悲。她恨,她不甘。 想到这里少女的眼中充斥着欲望,恨意,嫉妒,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,她的面容渐渐变得面容可憎,扭曲至极。 而此时在打的火热的任晓梅顾泽怎么会了解此时的任瑶的变化,可是当他们真正意识到的时候,一切都完了,可惜时间没有如果。 与此同时,柳家,顾一念并没有将顾泽找自己的事告诉柳月,只是吃了晚饭,便匆匆回了房间,开始忙活自己的事业。 这几日,她差不多已经赚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报设计,logo设计,影集定制一类的。 猪猪淘宝:你好野穗,请问接不接淘宝美工? 余欢:野穗大大,我是看了云朵的的婚纱照来的,特别喜欢你的风格,能不能求你帮我制作婚纱照,有偿。 爱恋婚礼:你好野穗,通过对你的教程的了解,发现你特别适合我公司的需求,请问你有没有意愿成为我公司的后期制作呢? 删除了不少没用了,又挑选一些有用的,商讨好了价钱,顾一念发了联系方式。接了图。就是开始赶工。 她现在一刻都不能停,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,国家省市的连接也更加的紧密,虽然08年次贷危机的影响特别厉害,但是随着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,房价攀升的特别厉害,投资房地产简直就是暴富的契机。 所谓何为解忧,唯有暴富啊! 她现在赶紧攒钱,08年有个大地震,宁城也受到了影响,随着房价有所下降,而这一次震动之后,百废待兴,宁城迅速发展,成为了南方的第一城。 宁城三圈外南部新建新城区,那块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柳月很快就将茶水端了进去,傅以洵一看是师父的爱女开口道:“柳姨好。”

        此时映入柳月眼帘的是一位身量约一米八七左右,身姿挺拔,容貌俊朗却冷清的少年郎。一想到与六七年前的稚童早已全然变样:“这是以洵吧,都怎么高啦?长得可是俊朗啦。”

        此时男子面露微笑:“柳姨也更加美丽动人了。”听着少年郎夸赞自己的话,柳月心里很是开心,有那个女人不喜欢听他人赞美自己呢?

        “柳月啊,以洵此番来的风尘仆仆的,也是很突然,去准备点好吃的,我们给以洵接风洗尘。”柳政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好好,您老和以洵好好聊,我和刘妈去准备,以洵啊,今天你也尝尝柳姨的手艺。”说着柳月微笑示意傅以洵,便转身离开了书房忙活去了。

        傅以洵贴心的朝郑文开口道:“文叔,帮一下柳姨。”郑文一听连声答应,便和柳月一同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书房里就只有两个人,男子的坐姿挺拔,一张一弛中都体现着良好的修养,老人则是坐姿随意,却又有名士洒脱,二者相得益彰,显得十分文雅。而才泡好的两杯茶分别放置在两人面前,那上好的龙井在空气中散发着专属的清香。

        柳老喝着茶看着眼前的清隽的男子道:“以洵,功课可有精益?”

        “书法一事,终日不可懈怠,倒也是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。”

        傅以洵也抿了一口龙井茶乖巧的回道到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可甚好,来来来让为师看看你现在的水准,看看现在精进到各种地步。”说着柳老从椅子上下来,走到了案桌前,为傅以洵铺好了宣纸。

        “这笔,也是你之前用过的一只。”柳老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只保存完好的毛笔,递给了傅以洵。

        傅以洵接过笔,看着这一只当年自己用的毫湖笔,不由感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,自己这位师长却一直都将自己的东西保存的完好无损,心中颇为感动:“老师有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磨了一会儿墨,待墨水磨好,便将毛笔蘸水洗了一下,甩干后,在砚台上沾上了墨,提笔就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大字“上善若水”。

        柳老一看,傅以洵一举一动都是如此的娴熟,完美的动作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报设计,logo设计,影集定制一类的。 猪猪淘宝:你好野穗,请问接不接淘宝美工? 余欢:野穗大大,我是看了云朵的的婚纱照来的,特别喜欢你的风格,能不能求你帮我制作婚纱照,有偿。 爱恋婚礼:你好野穗,通过对你的教程的了解,发现你特别适合我公司的需求,请问你有没有意愿成为我公司的后期制作呢? 删除了不少没用了,又挑选一些有用的,商讨好了价钱,顾一念发了联系方式。接了图。就是开始赶工。 她现在一刻都不能停,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,国家省市的连接也更加的紧密,虽然08年次贷危机的影响特别厉害,但是随着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,房价攀升的特别厉害,投资房地产简直就是暴富的契机。 所谓何为解忧,唯有暴富啊! 她现在赶紧攒钱,08年有个大地震,宁城也受到了影响,随着房价有所下降,而这一次震动之后,百废待兴,宁城迅速发展,成为了南方的第一城。 宁城三圈外南部新建新城区,那块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丽,又想到自己母亲的那些进出房门的男人,任瑶觉得自己的母亲真恶心,就连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,指不定是那个野男人的。 不堪,嫉妒始终充斥着任瑶的心灵,小小的她早就接受了社会的摧残,她一般深爱着自己的母亲,又极度的厌恶着自己母亲,可是在母亲性格的长期侵染下,她的心极度的扭曲,她恨,为什么上天没有给她一个如同顾一念一样的母亲,没有给她顾一念一样正式的身份,明明这一切都属于自己,为什么到头来,自己却活的这么可悲。她恨,她不甘。 想到这里少女的眼中充斥着欲望,恨意,嫉妒,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,她的面容渐渐变得面容可憎,扭曲至极。 而此时在打的火热的任晓梅顾泽怎么会了解此时的任瑶的变化,可是当他们真正意识到的时候,一切都完了,可惜时间没有如果。 与此同时,柳家,顾一念并没有将顾泽找自己的事告诉柳月,只是吃了晚饭,便匆匆回了房间,开始忙活自己的事业。 这几日,她差不多已经赚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