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.第十七章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顾一念再一次醒来,映入眼帘的是唐乐一脸通红的小脸,和江余淮因为担心而紧绷着的脸。

    她想要坐起来,顿时觉得腿使不上力气,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唐乐看着顾一念这样的反应,赶忙来到她床边:“念念别动,你受了很重的伤,暂时别动,校医才给你包扎了伤口。”

    她是怎么受了伤的?她思索着,当时她正在试跳,而身边夏丽丽却走了过来。正在起跳的时候就觉着有东西绊了她一下,可是当时地上什么都没有,怎么能绊住她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?又想起夏丽丽一直以来对她的针对,可是这些夏丽丽也用不着这样整自己吧,小小年纪心肠居然如此歹毒。

    人之初性本恶,倒也是真理,这世上的有些事,有些人,也不知道为什么,既没有杀亲夺爱之仇,只因着损害了他一分一厘的利益,就将人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狠毒的心肠,对于她来说一脚可能只是想个自己一个教训,却没有考虑过后果是否严重与否,会不会伤及人命。

    胡作非为后,总以为会有人替他买单,呵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心底倒是肯定了,没想到她不犯人,倒是也被人犯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江余淮冷冷的开口:“怎么伤的?”

    她没有证据,如果贸然的说出是夏丽丽使得坏心眼,谁会相信她?毕竟一直以来,夏丽丽在众人心中的形象,一向都是老师口中的乖乖女好学生,同学眼中的班长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是真正的十六岁,前世的她什么风浪没见过,想要收拾一个小女孩,那不是很简单。

    像夏丽丽这样的女孩,最注重的就是名声,如果一天,人们突然知道她丑恶的一面的时候,会怎么样?她的下场又是怎么样?

    对于这种人一报还一报是不会得到安宁的,而且说不定还得被污蔑一把,这样做的不偿失,她要做的就是釜底抽薪,直接改变大家对夏丽丽的看法。

    而她现在也不会告诉大家是夏丽丽的干的,让她无时无刻不活在惊恐之中,但是又深知美人看见的得意。也只有这样才能给这个人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夏丽丽明白,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她瘪了瘪嘴:“是我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唐乐一脸好气:“你说你,平时看起来特别谨慎的,今天怎么就。”

    江余淮盯上了她的眼睛一脸探究,她心里一惊,莫非被看出什么不可?呼了一口气:“嘿嘿,就是太大意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你准备修养一个月吧,基本上你的腿是少说也是半个月都不能走动了,打电话给你妈妈他们让他们来接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唐乐你送我回去吧,我不想让我妈担心。”她确实不想让母亲和外公替她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不想让家人担心啦,当时怎么不注意。”唐乐堵了一口,闷闷的说道,语气里都是对她的关心。

    江余淮将手揣进了裤兜,朝着她开口:“假,我已经替你跟老师请好了,至于那件事你要是信的过我,就我一个人去办,毕竟你身上的伤。”

    既然江余淮这样好心,她也不用淘神费力跟他去张券交易所跑一趟了,至于钱的问题倒是再转交给江余淮就好了。动了动自己的手,虽然擦伤了,不过比起腿的伤已经很轻了,不禁松了一口气,幸好还没有伤了手,做会图也是没问题:“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江余淮盯着她又添了一句:“好,至于学习方面,你有需要可以给我电话,周末我还是有时间帮你补课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唐乐不由得看了眼江余淮,刷新了她的三观啊,这江大学霸什么时候跟念念走的这么近?

    顾一念倒是也没客气:“多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江余淮冷冷的点了点头,回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一念看着自己手上的点滴:“还要多久?”

    唐乐一边帮她滑了滑输液的控制轮,转头道:“输完这瓶就可以了,不过你真不用叫你父母吗?”

    顾一念甜甜一笑:“我这不还有你嘛。”

    唐乐叹了一口气朝着她苦笑道: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回到柳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,唐乐和江余淮将顾一念送到了柳家门口,朝医护室接了个轮椅就把她推出了学校。

    柳月一看自己的女儿居然是坐着轮椅回来的,刚忙上前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:“念念,你这是这么了?”

    她女儿向来也没有出过这种祸事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她女儿也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,这么会伤成这样。

    她一看母亲的担忧的神色,也知道躲不过了打着马虎眼儿的乐呵呵的开口道:“妈,你知道的今天不是学校运动会嘛,我不是参加了项目嘛,你也知道体育比赛受伤也是难免的嘛。”

    听着女儿这打马虎眼的话,柳月又气又好笑,又看着女儿全身都是包着的纱布:“你也倒好,参加个运动会回来就变成木乃伊了。”

    她只好干巴巴的陪笑,又举了举自己的手,朝柳月眨了眨眼睛:“你看这不是没事嘛,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唐乐和江余淮都惊呆了,原来顾一念还有这一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柳月才回顾神来,看着推着轮椅的唐乐和江余淮:“这是念念的同学吧,谢谢你们送念念回来,刚好也到晚饭时间了,一起进来吃饭,刚好我们家今天来了客人,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。”

    唐乐没跟父母打招呼,也不好停留连连拒绝道:“不了,谢谢阿姨,我妈他们还等我回家吃饭,下次有时间再来蹭饭吧。”

    江余淮也表示了抱歉。

    顾一念一想到自己还没有把钱给江余淮,立马开口:“妈你先等会,我跟同学有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顾一念将轮椅推到了江余淮身边,从书包里掏出一张东西递给了江余淮,又拿出一张便利贴。勾了勾手指,江余淮低头。

    她轻声开口:“这是我的□□,便利贴上是我的企鹅号和□□密码,都交给你了,我相信你,具体的事我们在企鹅上聊。”

    少年接过少女给的东西,冷冷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与顾一念,柳月挥手作别后,就一同离开了柳家。

    柳月推着她的轮椅,顾一念思索着刚才母亲说了有客人来了,一直以来自己外公虽然名声在外,确实一贫如洗,也鲜少在家接待客人,能来的一定是外公特别看重的人,不由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妈,来的客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外公的徒弟,你见着应该会喜欢他的。”柳月推着轮椅迈过了门向环廊推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外公还有徒弟啊。”前世没有听闻过外公有弟子啊,怎么突然会冒出一个关门弟子,不过也对她前世一直在顾家生活,与外公的交流也甚少,唯独自己的外公到死都心心念念觉得对不起她,没有能替母亲照顾她,想到这里她的心揪着的疼。

    柳月费力的将轮椅小心的推下了阶梯,顿时抖了一下,刚下楼梯,离饭厅也近了不少,认真的回复道“恩,你外公的关门弟子,其实你也见过,不过你那时候太小了,肯定也记不住,他半个月前已经登门拜访过你外公了,不巧你那时在上学,也没赶上,今日是他正式登门拜访。。”

    从母亲的话里勾起了她的好奇之心:“妈,你赶紧推我进去,我特别想见见外公的关门大弟子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柳月一听女儿猴急的要求,好笑的答应到。

    轮椅刚推进了饭厅,只见饭桌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男子身形的挺拔,面容清隽,鼻梁高挺,眼眸深邃,薄唇轻抿,一张一弛中都是遗世出尘的魏晋风流姿态。

    直到男子转头过来,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是他,居然是他。

    她的心不可控制的砰砰的跳了起来,时隔十年,她终于可以离着这么近的接触到。她只觉得她的手心都在冒汗。

    柳政一看自己孙女坐到了轮椅上,不禁皱了皱眉,关切的起身走到了她的身旁:“念念,你是这么了?”

    傅以洵也跟着柳政的起身来到了她的身旁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她的心,跳的更是厉害。

    她低下了头,缓和着自己的心,全然忘记了外公的关切。

    柳政看着自己孙女的表现,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,立马道:“念念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快跟外公说,爷爷帮你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顺着柳政这一声话,顾一念才回过神急忙抬头看向柳政,眼泪瞬间流了下来:“不,没有,是念念自己不小心,呼就是摔的时候有点疼,不过现在没事了,也让医生看了。”

    傅以洵眼前的小姑娘,长发被扎了起来,俏皮的碎发落在了脸颊,如玉的脸庞上是精致的五官,眼眸中带着晶莹的泪珠,这一双眼睛他认得,分明就是那天他鬼使神差下回看的那个人,原来是她。

    柳政一听,心疼极了连忙询问道:“怎么会那么不小心,还摔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柳月看着傅以洵也走了过来,想着有客在,不可失了礼数:

    “好了爸,别问了,以洵还在了,念念没事就是的休养一段时间,好了咱们先吃饭吧。吃了饭再说好吗?”

    柳政想着自己孙女受了这么大的伤,需要多吃点补充营养,又看着自己还有个客人,立马挂上笑容:“好好,咱们开饭,以洵让你见笑了。”


人见人爱的嗣音君之强势小说《重生学霸变网红》之 17.第十七章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重生学霸变网红最新章节重生学霸变网红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重生学霸变网红TXT电子书下载之 17.第十七章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逗了。 白皙细嫩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了几个字。 野穗:有选好那几股了吗? 秦淮河畔:我选了二股,一个是亿达的地产股,还有的就是石化的股票,这两只目前来说涨势不太好,但是据我分析地产和石油应该是未来华国最吃香的产业了。 岂止是吃香,简直就是大火的好嘛,房地产的黄金十年是2003年到2013年,这十年飞速增长,以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席卷全国,圈地建房,城乡规划,政府控制,直接把房地产推向了极端,而亿达作为后世最大牌的房地产投资公司,买他的股只等着大爆啊。 还有石化,随着华国买入私家车时代,对于石油的需求日益剧增,华国也成为了世界上私家车拥有量最多的国家,作为国有的石化企业,由国家控股持价,任由国际石油价格升跌,都保持着自身的走势,不笑说,石化企业应该是华国最有钱的地方。 她不得不佩服江余淮的判断,小小年纪,居然有如此犀利的眼光,虽然自己拥有未来十多年对华国大环境的判断,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么多年你过得怎么样?” “你过得怎么样?” 几乎是同时出口,柳月尴尬的笑了笑,江震道:“你先说吧。” “你也看到了,我有个那么大的女儿了,过得还算幸福。”说完柳月又喝了一口茶水。 江震观察着柳月的表情:“我也结婚了,有个儿子。”听到这一句柳月收紧了手指,紧扣在被子上,屏住了呼吸。 “不过上天可能觉得那些年,我确实做了不少错事,惩罚我,孩子的妈难产死了,这些年我也一直活在内疚中。”江震深吸了一口气,抬眼看着柳月的反应。 他妻子早逝,现在还是单身,自己是不是可以?可是怎么多年,不,不能,他们一开始就没有可能,又怎么能在一起,她是不是太贪心了? “阿月对不起,是我当年对不起你。”江震低下了头,似乎眼眶处溢出了晶莹。泪无声滑落,当年是他不够勇敢,不然这么会失去他最爱的阿月呢? 这一幕刺激着柳月的内心,柳月顿时触景生情哽咽道:“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,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一名,总成绩535。” 听到自己的成绩,她叹了一口气,没想到到唐乐也是个学霸,而自己,便起身上前去哪自己的试卷。 林海看着眼前的她,皱了皱眉很是不满意:“顾一念,平时不在乎就算了,这一次做题居然最后两道题动都没动,我记得这两种题我都讲过相同类型的例题,你在认真学吗?” 这话一出,众人的眼光都投向了她,期中有看好戏,有幸灾乐祸,有同情,有嘲讽,她在接受到这些视线后,不由感慨自己当初的人缘是多么的差。 江余淮投了一眼,看着眼前女孩变换的眼神,觉着很是有趣。 她低着头,支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顾一念再一次醒来,映入眼帘的是唐乐一脸通红的小脸,和江余淮因为担心而紧绷着的脸。

        她想要坐起来,顿时觉得腿使不上力气,疼的厉害。

        唐乐看着顾一念这样的反应,赶忙来到她床边:“念念别动,你受了很重的伤,暂时别动,校医才给你包扎了伤口。”

        她是怎么受了伤的?她思索着,当时她正在试跳,而身边夏丽丽却走了过来。正在起跳的时候就觉着有东西绊了她一下,可是当时地上什么都没有,怎么能绊住她。

        难道是她?又想起夏丽丽一直以来对她的针对,可是这些夏丽丽也用不着这样整自己吧,小小年纪心肠居然如此歹毒。

        人之初性本恶,倒也是真理,这世上的有些事,有些人,也不知道为什么,既没有杀亲夺爱之仇,只因着损害了他一分一厘的利益,就将人往死里整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狠毒的心肠,对于她来说一脚可能只是想个自己一个教训,却没有考虑过后果是否严重与否,会不会伤及人命。

        胡作非为后,总以为会有人替他买单,呵,真是可笑。

        心底倒是肯定了,没想到她不犯人,倒是也被人犯了。

        一旁的江余淮冷冷的开口:“怎么伤的?”

        她没有证据,如果贸然的说出是夏丽丽使得坏心眼,谁会相信她?毕竟一直以来,夏丽丽在众人心中的形象,一向都是老师口中的乖乖女好学生,同学眼中的班长。

        不过她也不是真正的十六岁,前世的她什么风浪没见过,想要收拾一个小女孩,那不是很简单。

        像夏丽丽这样的女孩,最注重的就是名声,如果一天,人们突然知道她丑恶的一面的时候,会怎么样?她的下场又是怎么样?

        对于这种人一报还一报是不会得到安宁的,而且说不定还得被污蔑一把,这样做的不偿失,她要做的就是釜底抽薪,直接改变大家对夏丽丽的看法。

        而她现在也不会告诉大家是夏丽丽的干的,让她无时无刻不活在惊恐之中,但是又深知美人看见的得意。也只有这样才能给这个人致命的一击。

        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夏丽丽明白,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。

        她瘪了瘪嘴:“是我不小心。”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么多年你过得怎么样?” “你过得怎么样?” 几乎是同时出口,柳月尴尬的笑了笑,江震道:“你先说吧。” “你也看到了,我有个那么大的女儿了,过得还算幸福。”说完柳月又喝了一口茶水。 江震观察着柳月的表情:“我也结婚了,有个儿子。”听到这一句柳月收紧了手指,紧扣在被子上,屏住了呼吸。 “不过上天可能觉得那些年,我确实做了不少错事,惩罚我,孩子的妈难产死了,这些年我也一直活在内疚中。”江震深吸了一口气,抬眼看着柳月的反应。 他妻子早逝,现在还是单身,自己是不是可以?可是怎么多年,不,不能,他们一开始就没有可能,又怎么能在一起,她是不是太贪心了? “阿月对不起,是我当年对不起你。”江震低下了头,似乎眼眶处溢出了晶莹。泪无声滑落,当年是他不够勇敢,不然这么会失去他最爱的阿月呢? 这一幕刺激着柳月的内心,柳月顿时触景生情哽咽道:“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,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一名,总成绩535。” 听到自己的成绩,她叹了一口气,没想到到唐乐也是个学霸,而自己,便起身上前去哪自己的试卷。 林海看着眼前的她,皱了皱眉很是不满意:“顾一念,平时不在乎就算了,这一次做题居然最后两道题动都没动,我记得这两种题我都讲过相同类型的例题,你在认真学吗?” 这话一出,众人的眼光都投向了她,期中有看好戏,有幸灾乐祸,有同情,有嘲讽,她在接受到这些视线后,不由感慨自己当初的人缘是多么的差。 江余淮投了一眼,看着眼前女孩变换的眼神,觉着很是有趣。 她低着头,支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逗了。 白皙细嫩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了几个字。 野穗:有选好那几股了吗? 秦淮河畔:我选了二股,一个是亿达的地产股,还有的就是石化的股票,这两只目前来说涨势不太好,但是据我分析地产和石油应该是未来华国最吃香的产业了。 岂止是吃香,简直就是大火的好嘛,房地产的黄金十年是2003年到2013年,这十年飞速增长,以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席卷全国,圈地建房,城乡规划,政府控制,直接把房地产推向了极端,而亿达作为后世最大牌的房地产投资公司,买他的股只等着大爆啊。 还有石化,随着华国买入私家车时代,对于石油的需求日益剧增,华国也成为了世界上私家车拥有量最多的国家,作为国有的石化企业,由国家控股持价,任由国际石油价格升跌,都保持着自身的走势,不笑说,石化企业应该是华国最有钱的地方。 她不得不佩服江余淮的判断,小小年纪,居然有如此犀利的眼光,虽然自己拥有未来十多年对华国大环境的判断,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