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第十九章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转眼已经进入了冬季,不同于北方,位处于西南地区的宁城,四面环高山,寒冷的冬季风无法刮到,因此整个冬天,不至于零度,也因此未见有雪。

    昨晚睡得较早,她早早的醒了,因为腿不方便,只能用手撑起来,呼着母亲柳月,帮忙着梳洗。

    刘妈也帮着柳月将她移到了轮椅上:“小小姐,怎么伤的这么可怜啊,还疼吗?”刘妈的脸上挂满了心疼,又端了盆热水替她擦拭着,受了伤不能沾水洗澡,也只能用水擦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其实这点小伤对她来说算什么?她记起了第一次上班是在工厂里,搬货一个不小心,货物没摆稳,都砸在了她的身上,一条手臂几乎都要废了。还有一次出车祸,差点也命悬一线了。只是区别的是,那时候的她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关心,眼泪也只能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“不疼了,你看我这不是能好吗?还有只要脸没伤到,那就是最好的。”说着调皮的朝刘妈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美的小妖精。”柳月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只要没什么大碍就好。”刘妈轻轻的擦拭着她的脸,眼中含着关切。

    收拾完了后,柳月将女儿推出了卧室门,一出房门一阵寒风袭来,冷的她直哆嗦。

    刘妈一看,立马转身回了她的闺房,从她的衣柜里拿了一件外套替她披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刘妈,刘妈对我最好了。”顿时感受到温暖,她朝着刘妈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我先去准备早饭。”

    柳月点头同意,刘妈便先走一步,去了厨房准备,毕竟有客人也不能太敷衍。

    她望着好大一圈,也没有扫视到那么熟悉的身影,却又不敢表露只问道:“外公呢?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自己女儿也不会这样关切自己外公在哪儿,倒也没想到,应该是女儿现在推荐不方便,想着跟家人聊聊天:

    “在书房跟你傅哥哥一起聊天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能搭上话,也想偷偷的看着他:“我也想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柳月将顾一念推到了书房门口,敲了门,而此时的傅以洵与柳政聊得正是开怀,柳老一听敲门声,准时自己的外孙女来了。

    起身就前去开门,帮着柳月将孙女推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外公了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,我很是好奇外公这关门弟子。”顾一念嘟着嘴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柳老才不相信自己这个古灵精怪孙女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以洵哥哥来了,肯定给外公带礼物了,念念也想要。”也不知道怎么的,这句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说完她急忙望了一眼,傅以洵的脸色,她这样说会不会引起他的反感。

    “正巧,你以洵哥哥正好给你带了礼物。”说着柳老就将傅以洵给顾一念买的原文书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接过书,又抬眼看了傅以洵:“这个好,我英语口语确实不大好,就是只看书,也未必能有多大的提升。”说着她很是失望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赶巧了,你以洵哥哥是英国名校毕业的,英语可好了,上次来的时候,外公就帮你求着他做你的家教老师了。”柳老笑呵呵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不知道给她带了多大的惊喜,她安抚自己的心脏,然后装作天真道

    “那我要不要给以洵哥哥交学费呢?”她调皮的朝柳老眨了眨眼睛,柳老只觉得小孙女可爱的极了。

    而身后的傅以洵倒是出乎意料的开口:

    “学费是不用的,若是念念愿意,等你腿好了,带我逛逛宁城就算交学费了可好?”

    他竟然有这样的一面?前世的他,高高在上,一副拒之门外的模样,只见跟他少数能够擦肩的时刻,他也是冷冰冰的,而此刻跟她打趣的他,完全是一个全新的他:

    “好啊,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的脸上扬起了一抹极为灿烂的笑容,惹人怜爱极了,傅以洵忍不住上前伸手亲昵揉了揉她的头发,当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接触到她的头发的时候,她屏住了呼吸,贪婪的享受着他的温柔。

    她的心很是忐忑,她很是贪婪想要同他多说上几句,多了解他一些,既然如此,自己为什么不...拐一下家教小哥哥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好极了,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死缠烂打得男神嘛。

    呼,她这是怎么居然这样想,太无耻了,又忍不住偷偷看着傅以洵温柔的面容,此时的傅以洵眉眼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意,她这个老阿姨的心都要膨胀了,年轻真好啊,可以看着这样如花似玉的傅男神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这一幕小动作早已经落入了傅以洵眼里。

    同外公傅以洵一番打趣儿后,刘妈的早饭也好了,一行人便去了饭厅吃饭。

    吃完了早饭,顾一念便让母亲将自己推回到了她的卧室,她滑着轮椅来到了电脑桌前,打开了电脑,登录贴吧。

    她约莫已经有三天没上了,此时贴吧私信已经被刷爆了,她赶紧筛选了有用的信息,立马火速的回复。

    然后登录企鹅,一看一名叫秦淮河畔的人加她,淮,她想着应该是江余淮便立马点了同意。今天是周五虽然运动会还在继续,不过江余淮应该在上学。

    江余淮此时端坐在电脑桌前,看到消息提醒,她上线了?

    立马在回复栏,敲上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秦淮河畔:顾一念?

    野穗:恩,你怎么没去上学?

    秦淮河畔:无聊,没去。

    顾一念看着江余淮惜字如金,冷汗直流,果然是高冷江大学霸。难道莫非是为了等她上线?又觉得自己这个念头,简直是秀逗了。

    白皙细嫩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野穗:有选好那几股了吗?

    秦淮河畔:我选了二股,一个是亿达的地产股,还有的就是石化的股票,这两只目前来说涨势不太好,但是据我分析地产和石油应该是未来华国最吃香的产业了。

    岂止是吃香,简直就是大火的好嘛,房地产的黄金十年是2003年到2013年,这十年飞速增长,以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席卷全国,圈地建房,城乡规划,政府控制,直接把房地产推向了极端,而亿达作为后世最大牌的房地产投资公司,买他的股只等着大爆啊。

    还有石化,随着华国买入私家车时代,对于石油的需求日益剧增,华国也成为了世界上私家车拥有量最多的国家,作为国有的石化企业,由国家控股持价,任由国际石油价格升跌,都保持着自身的走势,不笑说,石化企业应该是华国最有钱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佩服江余淮的判断,小小年纪,居然有如此犀利的眼光,虽然自己拥有未来十多年对华国大环境的判断,但是这一点上江余淮是值得让她敬佩的,她有一种傍上了未来的商业巨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野穗:听你的,你做主吧。

    秦淮河畔:好,等着我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野穗:恩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k的头像闪动。

    老k:野穗,新一期的封面拍好了,我把图传你,你今天能给我修出来吧。

    野穗:没问题。

    老k:这一期的主题的是轮回,你先做封面出来,至于其他的配图你这两天给我就行。

    野穗:行,我收到了马上做。

    轮回,素来时尚界有十年一轮回之说,也就是复古。

    不一会老k就将图片发给顾一念,这一期的封面拍的极具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港台风。

    她从几个方面分析了照片,迅速做出判断开始,打开了PS。

    先对模样进行修脸,修身材,再看时加滤镜,加模板将字放进去。很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溜走了。

    她做了两个版本,一个就是以上个时代的胶片感来做,还有一个风格就是撞色系列,将复古的打扮与明媚节奏感快的色调进行融合。

    野穗:老k,收邮件吧,我发过去了。

    老k:怎么快?

    野穗:恩,看看吧,不满意的我好改。

    老k:ok

    这名叫老k的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,长相硬朗,看着电脑屏幕上两张风格迥异的照片,眼里全是惊讶,这个野穗,对于时尚的把握,简直令他吃惊。不管是对于模特妆容的修缮,还是对于整个封面的布景,都远远超出了他现在的认知范围,两张封面难分胜负,他忽然想听听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老k:我看你修的两张,我都很满意,甚至有点不知道怎么选了,想听听你的看法。

    野穗:目前时尚圈的风格对于色彩的运用非常大胆,不过这个胆大其实按我看来是过于的。既然这一期的主题是轮回,就返璞归真吧,第一种风格是在色调上的运用我采用的都是比较暗色,而另一组则是具有现代感跟复古感的冲击,所以如果我选还是选第二组冲击感比较强的,既然瑞拉代表着整个时尚圈的流行坐标,包容万象则是瑞拉的精神。

    看着屏幕上的字,老k顿时觉得在瑞拉这么多年,对瑞拉的定位却不如一个学生的准,怪不得这个野穗能够迅速在贴吧崛起,的确才华卓然。他有预感这一次瑞拉一定能又迎来事业的第二春。

    老k:你这样一说我觉得真的是醍醐灌顶,那就选第二种吧。

    野穗:好的,剩下来的我会尽快给你。

    老k:对了合同收到了吗?

    野穗:收到了,就是最近受伤在家,不太方便快递。

    老k:好好养伤,这事不急。

    野穗:好的。


人见人爱的嗣音君之强势小说《重生学霸变网红》之 19.第十九章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重生学霸变网红最新章节重生学霸变网红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重生学霸变网红TXT电子书下载之 19.第十九章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由我不由天是多么的可笑,有些人一旦出生,就已经赢了。 前世她就像是一块尘埃,一块污泥,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想要触碰不属于她的一切。 下场的确是惨烈,因为一开始她就错了。 我命由我不由天那里可笑,由我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比如更加的优秀,在家世在学识,在各个方面都能够与他并肩,才能鲤鱼跃龙门。 “以洵哥哥。”她放下筷子,唤到。 “恩?”他喝下勺子里的粥,回答到。 “以洵哥哥,吃了饭接下来我们干什么?”她好奇的问道。 “你口语,不太好,是吧?”傅以洵放下碗筷,看着少女好奇的小模样。又继续说道: “今天下午就上口语课吧。” 对了,她想起来了她亲爱的好外公,帮她定下了这枚家教小哥哥,又想着傅以洵这来才两天就帮她不上课,仿佛有点不大好: “这么快?” “我小住不会太久,刚好今天天气不错,很是暖和,挺适合的。”他从包里拿出了手巾擦了擦嘴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 江余淮也表示了抱歉。 顾一念一想到自己还没有把钱给江余淮,立马开口:“妈你先等会,我跟同学有事要说。” 顾一念将轮椅推到了江余淮身边,从书包里掏出一张东西递给了江余淮,又拿出一张便利贴。勾了勾手指,江余淮低头。 她轻声开口:“这是我的□□,便利贴上是我的企鹅号和□□密码,都交给你了,我相信你,具体的事我们在企鹅上聊。” 少年接过少女给的东西,冷冷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:“好。” 两人与顾一念,柳月挥手作别后,就一同离开了柳家。 柳月推着她的轮椅,顾一念思索着刚才母亲说了有客人来了,一直以来自己外公虽然名声在外,确实一贫如洗,也鲜少在家接待客人,能来的一定是外公特别看重的人,不由好奇的问道: “妈,来的客人是谁啊?” “你外公的徒弟,你见着应该会喜欢他的。”柳月推着轮椅迈过了门向环廊推去。 “原来外公还有徒弟啊。”前世没有听闻过外公有弟子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男子确实让刘妈感到极为惊讶,原以为自己家的小小姐的容貌已经是极为出色,而眼前的这个男子的容貌直让刘妈叹为观止,犹如谪仙在世,清雅俊逸,又带着疏离的冷漠。好一会儿刘妈才回过神开口问年轻的少年郎: “你是?” 傅以洵颇为客气的说:“我是柳老的关门弟子——傅以洵。” 听到这三个字刘妈顿时明白了,照顾了柳老这么多年,也就这个傅以洵能让柳老一提及就顿感骄傲。 “傅家少爷,快进来,我马上通知柳老。”刘妈可不敢怠慢这位顾客,赶忙打开大门迎客。 傅以洵倒是想给柳政一个惊喜:“刘妈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是亲姐吗?我们大老远跑来,你就拿这些招待我们?” 她看着眼前的少年,只觉得真是可笑,亲弟?本来就不是一个妈生的,只沾着和烂赌的父亲有点血缘关系就能算亲弟? 章华巧一听自己金孙委屈的话,添油加醋:“顾一念,你干什么吃的!这些在农村是喂猪的,你居然拿给你弟弟吃?你的心歹毒!” 她看着眼前咆哮的两个人,只觉得很是疲惫,没搭理,添了一碗饭自顾自的吃着:“先将就吧,这会儿菜市也关门了,明天再做顿好的好吗?” 顾朝阳大少爷一直都是被含在嘴里的金孙,当然不能接受。 “砰”的一声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转眼已经进入了冬季,不同于北方,位处于西南地区的宁城,四面环高山,寒冷的冬季风无法刮到,因此整个冬天,不至于零度,也因此未见有雪。

        昨晚睡得较早,她早早的醒了,因为腿不方便,只能用手撑起来,呼着母亲柳月,帮忙着梳洗。

        刘妈也帮着柳月将她移到了轮椅上:“小小姐,怎么伤的这么可怜啊,还疼吗?”刘妈的脸上挂满了心疼,又端了盆热水替她擦拭着,受了伤不能沾水洗澡,也只能用水擦一下身子。

        其实这点小伤对她来说算什么?她记起了第一次上班是在工厂里,搬货一个不小心,货物没摆稳,都砸在了她的身上,一条手臂几乎都要废了。还有一次出车祸,差点也命悬一线了。只是区别的是,那时候的她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关心,眼泪也只能往肚子里咽。

        “不疼了,你看我这不是能好吗?还有只要脸没伤到,那就是最好的。”说着调皮的朝刘妈眨了眨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臭美的小妖精。”柳月忍俊不禁。

        “只要没什么大碍就好。”刘妈轻轻的擦拭着她的脸,眼中含着关切。

        收拾完了后,柳月将女儿推出了卧室门,一出房门一阵寒风袭来,冷的她直哆嗦。

        刘妈一看,立马转身回了她的闺房,从她的衣柜里拿了一件外套替她披上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刘妈,刘妈对我最好了。”顿时感受到温暖,她朝着刘妈感激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应该的,我先去准备早饭。”

        柳月点头同意,刘妈便先走一步,去了厨房准备,毕竟有客人也不能太敷衍。

        她望着好大一圈,也没有扫视到那么熟悉的身影,却又不敢表露只问道:“外公呢?”

        一般来说自己女儿也不会这样关切自己外公在哪儿,倒也没想到,应该是女儿现在推荐不方便,想着跟家人聊聊天:

        “在书房跟你傅哥哥一起聊天。”

        就算不能搭上话,也想偷偷的看着他:“我也想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    柳月将顾一念推到了书房门口,敲了门,而此时的傅以洵与柳政聊得正是开怀,柳老一听敲门声,准时自己的外孙女来了。

        起身就前去开门,帮着柳月将孙女推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想外公了?”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 江余淮也表示了抱歉。 顾一念一想到自己还没有把钱给江余淮,立马开口:“妈你先等会,我跟同学有事要说。” 顾一念将轮椅推到了江余淮身边,从书包里掏出一张东西递给了江余淮,又拿出一张便利贴。勾了勾手指,江余淮低头。 她轻声开口:“这是我的□□,便利贴上是我的企鹅号和□□密码,都交给你了,我相信你,具体的事我们在企鹅上聊。” 少年接过少女给的东西,冷冷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:“好。” 两人与顾一念,柳月挥手作别后,就一同离开了柳家。 柳月推着她的轮椅,顾一念思索着刚才母亲说了有客人来了,一直以来自己外公虽然名声在外,确实一贫如洗,也鲜少在家接待客人,能来的一定是外公特别看重的人,不由好奇的问道: “妈,来的客人是谁啊?” “你外公的徒弟,你见着应该会喜欢他的。”柳月推着轮椅迈过了门向环廊推去。 “原来外公还有徒弟啊。”前世没有听闻过外公有弟子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男子确实让刘妈感到极为惊讶,原以为自己家的小小姐的容貌已经是极为出色,而眼前的这个男子的容貌直让刘妈叹为观止,犹如谪仙在世,清雅俊逸,又带着疏离的冷漠。好一会儿刘妈才回过神开口问年轻的少年郎: “你是?” 傅以洵颇为客气的说:“我是柳老的关门弟子——傅以洵。” 听到这三个字刘妈顿时明白了,照顾了柳老这么多年,也就这个傅以洵能让柳老一提及就顿感骄傲。 “傅家少爷,快进来,我马上通知柳老。”刘妈可不敢怠慢这位顾客,赶忙打开大门迎客。 傅以洵倒是想给柳政一个惊喜:“刘妈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由我不由天是多么的可笑,有些人一旦出生,就已经赢了。 前世她就像是一块尘埃,一块污泥,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想要触碰不属于她的一切。 下场的确是惨烈,因为一开始她就错了。 我命由我不由天那里可笑,由我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比如更加的优秀,在家世在学识,在各个方面都能够与他并肩,才能鲤鱼跃龙门。 “以洵哥哥。”她放下筷子,唤到。 “恩?”他喝下勺子里的粥,回答到。 “以洵哥哥,吃了饭接下来我们干什么?”她好奇的问道。 “你口语,不太好,是吧?”傅以洵放下碗筷,看着少女好奇的小模样。又继续说道: “今天下午就上口语课吧。” 对了,她想起来了她亲爱的好外公,帮她定下了这枚家教小哥哥,又想着傅以洵这来才两天就帮她不上课,仿佛有点不大好: “这么快?” “我小住不会太久,刚好今天天气不错,很是暖和,挺适合的。”他从包里拿出了手巾擦了擦嘴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