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第二十二章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窗外的雨下得很大, 而顾泽的心忽上忽下,法院的传单一下来,他就知道柳月离婚心思的明确。这婚肯定是要离, 他也摆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说实话如果离婚,他确实是损失巨大, 长久以来柳老虽不出世,但是暗中还是有人因为看中他岳父柳老的名声,而对他很是客气, 暗暗的也帮了他不少,一旦离婚面临的是什么他当然很清楚。

    其次若柳月离婚, 分割财产定是当然, 至少来说,公司有她的一半。如果硬是要分, 他的心很是肉疼, 如果女儿顾一念再跟着柳月,他的处境会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这十多年来, 他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一旦离婚他的生活水平会降低一半, 也许会捉襟见肘。这是他决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可是事已至此,他只能做好打算,拖着时间转移财产,第一, 肯定的就是要让柳月净身出户, 第二, 就是必须拿到女儿的抚养权,这样既能保证自己的财产,又能与柳老还能有所牵连,他也不算亏。

    眼看着任晓梅肚子越来越大,自己的妈也等不及要抱大孙子了,离婚势在必行的。

    任晓梅端着茶水来到了顾泽的身旁:“阿泽喝口茶吧。”顾泽转身接过杯子。

    迈步走到了沙发旁,坐了下来,喝了一口茶:“晓梅。”

    任晓梅一听立马娇娇柔柔的答应道:“阿泽,怎么啦?”顾泽伸手,任晓梅当然知道顾泽的意思,立马乖巧的坐在顾泽腿上,依偎着顾泽。

    顾泽用手抚摸着任晓梅的肚子,这里面是他的儿子,是他顾泽的唯一的儿子:“晓梅啊,很快我跟柳月就会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任晓梅听了这话面上一喜,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要到来,却不知道竟然来的如此快,她已经忍受够了躲在暗处的生活,她要光明正大的向世人说,她是顾太太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她的声音抑制不住惊喜。

    顾泽很是满意:“当然,我不会亏待咱们儿子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女儿任瑶从小就被骂作没有爹的野孩子,怎么多年来,其实她也是很心疼的。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里另一个孩子,心道孩子,真好,你终于不用出生就被打野孩子烙印了。

    顾泽又想到了烦心事,不禁皱了皱眉,任晓梅一看,立马用手为顾泽抚平了眉头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顾泽叹了一口气:“你也知道,离婚对于我来说会失去什么,一想到留给儿子的家产会少一半,我就忍不住觉着气愤。”

    家产二字倒是入了任晓梅的耳:“怎么?他们怎么说?”

    顾泽掏出烟,拿出打火机,任晓梅顺着接过打火机,给顾泽点了火,顾泽吸了一口,吞云吐雾道:“离婚是肯定的,不过我也不肯放弃,我告诉柳月离婚可以,除非她净身出户,不要顾一念的抚养权。”

    任晓梅皱了皱眉,这是怎么回事,如果柳月因此不离婚怎么办:“你打的什么算盘?”

    顾泽轻笑:“暂且先拖着,再把财产转移出去,就算到时候离婚分家产,她也拿不走几个。”

    任晓梅没想到顾泽这一方面还是挺聪明的,又想着如果一个身份败坏的女人想要离婚,从人伦方面看也是落了下层,她忽然想到了那日柳月在咖啡厅会面的男人,为了孩子,她当然会让这个柳月身败名裂,任晓梅娇笑的开口:“我那日看见柳月和一个男人在咖啡厅里单独会面,想来定是....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顾泽脸顿时黑了,柳月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是有了野男人,想摆脱自己?好你个柳月居然敢给他带绿帽子,连忙厉声问道:“你看清了?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正不巧,任晓梅那日刚好拍了一张照片,这时的手机像素虽然不高,却也能分辨清人长相。

    柳月将手机递给了顾泽,顾泽一看果然是柳月,顿时火冒三丈,好你个柳月,居然敢背着他顾泽,暗度陈仓,水性杨花,想要离婚可以啊,也得让你见识到他顾泽的厉害。

    任晓梅看着顾泽火冒三丈的模样,心里很是满意,想着她的好日子是真的快近了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的天涯论坛与贴吧上出现了一帖子,以迅速席卷之势,火遍了整个网络。

    【818】盗用我创意从而火遍网络的PS大神。

    这个帖子针对的当然是野穗,也就是顾一念,此贴以好几个层面剖析了野穗的抄袭事实,讲的可谓是天花乱,不少人看了这个帖子,立马被洗脑,直接在顾一念的教程帖子底下开始喷顾一念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文艺的豆瓣小组也成了喷子的聚居地。

    夏日小小:没想到一直让我敬重的大神,居然是一个小偷,偷了别人创意,还出来招摇撞骗,一想到那些被这个剽窃大神蒙骗的人,真觉得悲哀。

    明日:卧槽,还女神?明明就是女骗子!

    天使守护:我靠,我的三观!野穗出来道歉!要求剽窃者道歉!

    炙热的心:道歉!道歉!道歉!!!!

    一时间讨伐的言论刷爆了网络,不得不说之前的顾一念是粉红,而这一次的顾一念简直就爆火。还是因为被扒皮迅速走红。

    这时候,老k给顾一念发了个短信。

    老k:野穗快上网,出事了。

    顾一念一看手机立马打开了贴吧,直接被惊呆了,她的私信一拉开各种言论喷涌而来。

    天使守护:卧槽,你也太不要脸了吧,居然剽窃,道歉!!

    百合:野穗你没事吧?我相信你。

    燎原之火:我x你妈了个x ,你她x也太不要脸了,滚出贴吧!滚出豆瓣!

    顾一念顿时觉得这群人真的是疯了,迅速回了几个关心她的人,又立马点开了贴吧首页的那个加精的扒皮贴。

    这帖子发了不过一个下午,就已经回复超过二十页,各种言论,各种撕假,看的她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她,这是要火了吗?

    一般来说按照网络红人走红的套路,大多都是先有一定的粉丝基础,然后突然被扒皮,直接将器送上浪口风尖,接受网民们的洗礼。

    能被骂的有多厉害,就证明能有多红。然后黑着黑着也就爆火,紧跟着就是各类的洗白手段,最终走向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这样的例子,比如后世的某山山,就靠着马甲线强势逆袭,还有那个被黑出翔的某宝宝也在八国混血的某熙的衬托之下,逐渐洗白。

    她看开了帖子主题的扒皮内容。

    啧,脑洞时间比自己提前?真当自己没学过ps啊,一看就知道p的。

    啧,教程原创,啧她有说自己全部都是原创吗?PS的功能性也就那么多,又不是她出的软件,还说抄袭?简直脑子有坑吧?

    此时弹出了企鹅窗口。

    老k:野穗你看见没有?你有没有事啊?

    野穗:我还以为是什么事,就这种脑残扒皮贴啊。

    老k:我的姑奶奶,你看看造成的轰动,简直....

    野穗:这一期的销量怎么样?

    名叫老k的青年男子倒没想到野穗会突然问自己这个事,又想到这一期的销量简直火爆,十分兴奋的开口。

    老k:简直火爆,瑞拉有几年没有达到这样的销量了,好多同行都在悄悄打听你。

    野穗:你觉得这一次我被扒的原因是什么?

    老k:哎呀,还不是因为你火的太快,遭人嫉妒了呗,你火了当然触及到别人的利益了,当然别人也会想了法的来整你啊。

    野穗:这不就结了嘛。

    老k:啊?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野穗:修图,本来就不存在什么原创性,若真的是原创也就是修图的风格,和习惯,然后你也看到我的风格变幻,和跨度都大,这种事争论什么?

    老k:那你就放任着不管?

    顾一念瞥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腿叹了一口气,便在键盘上敲下。

    野穗:他们都欺负我这个残疾人了,我还能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老k:要不要我帮你?

    野穗:帮我啥?莫不是帮我黑了发帖子那个人的ip?

    老k:嘿嘿,你当我没说。

    野穗:好了谢谢你的关心,这事我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都被人黑成这样了,连祖宗都要被人骂出来了,她怎么能不反击。于是立马翻开那个扒皮贴,找其中的漏洞,迅速总结后开了个帖子。

    【教程】论如何伪造证据的一百种PS方法。

    这个帖子详细的将扒皮贴那些所谓抄脑洞的截图照片上的ps痕迹,放大,再指出是如何p的的手法。

    野穗:所谓的原创性,我也很佩服有些人的想象力,也就几日不上网,突然一下就把我搞的这样红,想想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不过这件事我还是有必要说几句。

    天啦撸,野穗居然出现了,还义正言辞的回复,这是准备洗白吗?围观群众立马奔走相告,支持或者着黑野穗的人都开始各种的发表自己的言论。

    白云:我相信野穗没有干出那些事。支持我女神野穗。

    夏日风情:我的天,我还以为野穗变鸵鸟了,居然还真出现在贴吧了。

    小透明:我感觉一场世纪大戏即将拉开序幕,搬好板凳围观看戏。

    顾一念看着场子已经热了,又立马回道。

    野穗:首先我已经解决了在时间点上关于脑洞谁先谁后的问题,不过我这样是不是教坏大家了,先说了大家可不要乱用此门技术哦~~还有就是关于原创性这个话题,PS本身这个软件官方就给了用法,也有教大家怎么用的使用说明,我用的也是按照官方给的使用方法,难道你们要说我抄袭官方?

    一直以来我都为大家提供无偿的教程,唯一的是如果大家要我有偿接单,我也会有所选择,毕竟我付出了我的劳动力,凭什么不能得到薪酬?

    我火了,当然有人会眼红,也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,只希望有些没有脑子的人能多长点心,顺便长点脑子。Ps:请大力用钱来砸我!

    野穗这话一出,顿时引起了轰动,很多人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利用带了话题。也有人在质疑真假,总而言之这一事件被推上了□□。

    然而在野穗的图解教程的力证下,扒皮的那个人倒也没有说话了,沉默直接证明了野穗被人冤枉了。

    既然被人撕了肯定的怼回来,她不是受气包。底下的言论炸开了锅,有很多人都在质疑这件事的真假与否,到底哪个一方说的才是真理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一大笔人跟帖,问是她到底是触及了谁的利益,还有一类脑残粉依旧喷的不停,然后事件持续发酵。

    东水南来:野穗是不是被瑞拉签啦?为啥我在这一期瑞拉的封面看到了野穗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一条犹如深水地雷,直接炸开了花。

    风雨同舟:卧槽,我也看见了,好像是野穗这个名。

    敷衍:天啦,这个野穗不会真的是我们认识的这个野穗吧!!!!

    瑞拉杂志:大家好,这里是瑞拉杂志,非常荣幸能和野穗一起合作。@野穗

    说着老k还将这一期的瑞拉杂志的封面放了出来,野穗的名字赫然在列,顿时引起了轰动,风向瞬间倒向了顾一念这一边。

    瑞拉杂志代表了什么?那是这个华国时尚圈的风标,能上瑞拉封面的模特多半都火了,而作为瑞拉的签约后期,技术层面等于是被时尚圈认定了。

    无数的人只觉得脸被打的啪啪啪的疼。

    顾一念一看,这老k也算哥们义气,笑了笑便回复道。

    野穗:谢啦!

    老k:应该的,我很护短的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冬日的暖阳洒在了大地上,不少树木早已落完了树叶,显得极为纤细,而常绿型的树种依旧长青如夏,为冷清死寂的冬日大地挂上了绿绸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柳宅的花园里,一排翠竹倒是还是长青,院落里的大梧桐树,花园回廊上爬着的蔷薇倒是失了颜色。

    因则主人对于花园的珍视,都也不乏看见不一样的颜色,梅花在此时送来幽冷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还有些说不出的名的花依旧活泼生动的开着。

    将镜头拉近,进入眼帘的则是这样的一副情景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会?”男子盯着少女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问道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下唇,盯着试卷上的题,握着笔犹豫了很久。傅以洵修长的手指指着卷子上的题:“很难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到他面前,她就跟傻了一样,特别是他一靠近,简直让她不知道怎样去调节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傅以洵拿起桌上的笔俯身靠着她,又在卷子上开始比划:“这道题,应该是这样做的,你听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悦耳,讲题的思路非常的清晰,如果谁江余淮的结题思路别具一格,而傅以洵的则是简练清晰还举一反三。

    “要证这个四边形异面,首先要记住定理,然后...”

    傅以洵讲课可谓是一点就通,她学的很快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傅以洵翻开了练习册,翻了几页,目光搜寻着相似的题,一页两页直到看到满意的题:“这里,你试试。”傅以洵将题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接过来,扫视了一下,心里默着过程,便把练习册放在了石桌上,提起笔开始验算起来。

    傅以洵看着少女的做题的模样,微微一笑,他师父的外孙女,虽然底子薄弱了,但是却极为聪明,记忆力也很好,基本都是一点就通,他教着也不费力,甚至有点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她一边脑中快速分析,一边列出公步骤,很快就算出了答案,冲着傅以洵笑的极为开心:“以洵哥哥,你看看对了吗?”

    傅以洵一扫,步骤简略明了,却很严谨,答案也是对的,很是满意:“不错,你确实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夸她,她的心又忍不住快了几下,欣喜的说道:“还是以洵哥哥教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自从那日傅以洵教导她口语后,基本上每一日傅以洵跟她的互动就是上课,从英语到语文,再到地理,简直就是全能家教。而且近距离的接触,只觉得傅以洵哪有她认知里那样的遥不可及,简直就是暖心大哥哥,大概是真的把她当做妹妹来宠吧。

    “不用谦虚。”傅以洵微微一笑,眉眼里含着宠溺。

    难道他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温柔?还是只是因为她是他老师的外孙女,因此爱屋及乌了?

    忍不住她想问问他,在他心里她的地位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“以洵哥哥你对每个人都怎么好吗?”

    傅以洵一听,眼神一暗,其实他一向都是一个极为清冷的人,大致对亲人才暖些,也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对眼前的少女关怀备至,而这种好有时候也让他有些迷茫,她的眼眸像极了他养的那只英短小猫,带着别样的惹人怜爱,让人一看就想宠着,疼着,这也无妨,疼一个妹妹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养一只猫,跟你很像。”他缓缓吐露心声。

    猫?他养的猫,还跟她很像,这个意思他一直把她当做一只小猫来对待,大致人对于弱小的宠物都是极为想要宠爱的,因此?

    看着少女脸色翻转,傅以洵想着她定然觉着自己将她当做了猫,心中定当不太乐意。便安慰着:“一样的可爱,惹人怜爱。”这话带着宠溺,轻轻柔柔犹如羽毛触着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以洵哥哥,你那只猫长什么样啊?叫什么?真的和我很像吗?”此时的少女鼓着大眼,面容不同于平日里的清丽淡雅,而是极为的可爱,稚气。

    男子一看,更像了,忍不住刮了刮少女的鼻子,带着宠溺的声音:“嗯。它叫菠萝,是一只英国短毛猫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傅以洵的眼眸中充满了温柔,仿佛如一个漩涡将她卷了进去,突然有一种美色误人的感慨,可是那又如何,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靠的很近,他的呼吸仿佛都扑在了她的脸上,热热酥酥的,忍不住红了脸,这一红,男子倒是笑了出来:“还是真是个有趣儿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她一听,这是调戏?

    傅以洵只觉得可爱极了,忍不住学着自己师父揉了揉顾一念的头,修长的手指接触到少女柔软的头发时,仿佛是有一道细长的电流,窜入她的心底。

    他的手轻柔的在她的头发上揉着,仿佛在揉着他那只可爱的名唤菠萝的小猫,很是的宠溺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抬眼一看,男子的表情极为的温柔,眉眼着含着宠溺。她忽然觉着就是这一刻她突然死去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把菠萝带给你看看,你应该会喜欢它的。”男子轻轻的吐露。

    从他的语气来看,他应该是极为喜欢那只小菠萝的,要是能拐了他的猫再拐了他的人,该有多好啊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可以吗?”她的表情显得特别的生动,就像孩子得到糖一样的满足。

    他一看,也知道她自小一个人也没有兄弟姐妹相伴,过着也是极为孤单的,又想到那只蠢萌的菠萝,如果她见到它,肯定极为喜欢,毕竟菠萝那么招人疼爱,是时候安排文叔将菠萝带来了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傅以洵微笑着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直接惊呆了她,这样也对她太好了,也不知道那只小猫对于他来说算什么,但是听他的语气,对那只英短猫很是喜爱,这个意思是不是,他看重她?

    也是他近来对她可算是温柔至极,应当是把她做一个疼爱的妹妹来看待了,呼,可是她内心啊确实是个老阿姨啊。

    “以洵哥哥,我记得我答应过你要带你去宁城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还记得啊。”傅以洵一笑,那日与她开玩笑的事,居然还记得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腿我恢复的很好,要不了几天就能可以走路了,就不知道那个时候你还在我家与否。”傅以洵说是小住几日,却不知道那一天就突然离开了,她这样说无非是想要多留他几日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是舍不得我走?”傅以洵的手倒是继续揉着她的头,一脸打趣儿。

    “才没有,只是答应别人的事没做到,心里过意不去。”她只觉得心里像被看透了一样,连忙低下头,掩饰着,嘟囔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孩子。”他的时间也是不能由他决定的,然则师父这里确实让他觉着与世隔绝的安逸舒适,也是不愿分别的,也只能答应着眼前撒娇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傻孩子?噗,她个老阿姨,怎么可能还是个孩子,尽管身体年龄确实比他小,可是她的却是个老阿姨啊。

    不过她在他面前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变成这样软,那么怂。大抵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对她放下戒备,宠着她疼着她,这样也好。嘟囔道:“别把我当小孩儿,你也没打我几岁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个小孩儿。”傅以洵哈哈一笑,极为开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见过他的专注,见过他的温柔,见过他的深沉,虽然宠溺,却不知道为何,总是有一股莫名的疏离,而这种感觉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,唯独这种开怀的大笑是她没有见过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傅以洵,眉眼上都沾染上了情绪,整个人一扫往日深沉的模样变得极为开朗英俊。就连着她的心也变得极为开朗。

    “以洵哥哥,你笑起来真好看,以后多笑笑吧。”她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以洵看着眼前的少女,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种仿佛被她知道真实自我的感觉,这种感觉很奇妙,却又很美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鬼使神差的回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少女听着男子的回答,心中开心极了,与他相处的日子大抵是她做快活的日子吧。

    “好了,继续做题吧,你还要好多任务需要完成。”男子敲了敲她的额头,督促着她的学习。

    “恩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很是满意这样的生活啊,美男在侧,还极为温柔的教导着她的学业,心里是对自己的外公亿万个感激啊。

    在此时一男一女,一阴一阳,在冬日的暖阳下,相处的格外的温馨。

    夜幕缓缓降临,天上的星星也挂了出来,明月的清辉落在大地。整个宁城都显得极为宁静。抬头仰望星空,也不禁为这日的好夜色,而感到欢喜。

    月亮的斜影照耀着窗柩,透过窗就看着满天的夜色,他的心极为的宁静。

   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嘴角露出了一抹即为淡的笑容,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。似乎是想到了特别美好的事情。面容上的笑意更为的灿烂。

    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机。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文叔,在吗?”

    此时,听筒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少爷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男子的手指在桌子上,轻轻的敲着边回道:“菠萝,那小家伙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此时京城一栋别墅内,一只软萌的猫咪,刚吃完了猫粮,就躺在阳台上,四脚朝天的呼呼大睡,一会又换了个睡姿,很是悠哉,郑文瞥了一眼,伸手摸了摸菠萝毛茸茸的肚子,小猫菠萝身体里传出了呼噜的声音,似乎很是喜爱这样的抚摸,郑文平时沉稳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:“这小家伙吃好睡好,很是快活。”

    男子不禁叹了一口气,果然只要有吃的,那个小家伙那里会想起自己这个可怜巴巴的爹了。

    “把它带来吧,也许她会很喜欢它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您要常住?”郑文不由的问道,这只猫咪可是少爷的心头宝,特别宠爱,基本上也是随着少爷走动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少年,仿佛是已经想到了,少女抱着这只小猫咪,开心地笑容。

    “带来吧,她应该很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听筒对面的男子听到这话,她?难道是柳老那个可爱的小孙女,郑文立马答应道:“我好的,我这就去安排,过几日便到。”

    “尽量快一些吧。”男子又添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傅以洵挂断了电话,抬眼看着窗外,正对着的是还亮着灯的房间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的另一个房间,灯火,没有熄灭。

    少女坐在电脑桌前敲动着键盘,很是专心。她打开了自己的邮箱,一封信件映入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风尚杂志:你好野穗,这里是风尚杂志,近些日子以来,您的事迹和作品官方的传播,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对此风尚对您很感兴趣,特别想采访您,不知道您有没有意愿接受我们的采访呢?

    风尚杂志?她看着这个名字,觉得很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给出来的邀请听上去确实很不错,也能给自己一个很有效的推广,不过她现在跟瑞拉签约了,这种事情还是有必要给老k说一下,便立马戳了老k。

    野穗:老k,睡了吗?

    此时的这名叫老k的青年男子,正在瑞拉的办公室赶工,一看到熟悉的头像闪动,立马打开窗口回复道。

    老k:咋了野穗?

    野穗:老k,风尚杂志你知道不?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风尚杂志四个大字,老k吞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如果说瑞拉是时尚圈的风标,那么风尚则是娱乐圈的标杆,风尚杂志找野穗干嘛?难道风尚拉挖人?

    可不能行,现在虽然将合同寄给了野穗,但由于野穗腿脚问题,一直没有将合同寄回来,随时也可以有反悔的余地,他好不容易勾搭上一员大将,可不能被抢跑了,老k立马回复道。

    老k:咋了?莫非风尚来挖人了?我就知道野穗你这样优秀肯定有人想要来抢你,野穗你可不能抛下我啊!你可是人家的小心肝。T.T

    顾一念一看,不禁出了一身鸡皮疙瘩,嘴角抽了抽,心里直道这个老k真够天马行空,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野穗:是这样的,风尚今天给我邮件,说要采访我,我就来问问你的意见。

    老k一看原来是这样,立马放下了心,还好,刚才真是吓死他了。风尚既然对野穗如此感兴趣,野穗接受采访也是理所当然,毕竟上过风尚杂志采访的人,都是有头有脸的,野穗也可以借这个机会成功进入更高的平台,虽然瑞拉不需要这种名气造势了,但是有利的东西当然是来者不拒啊。

    老k:接受吧,风尚是全国著名的娱乐杂志,但是娱乐却不艳俗,自身定位也很高,不是什么花边八卦,不过他们采访你,确实应该算是一个突破吧。

    她一看,风尚在老k的口下,是这样的出色,看来自己真的需要好好考虑接受采访这个事。

    野穗:恩,我跟风尚具体谈谈再决定吧。

    老k:ok没问题。

    顾一念立马给风尚杂志回复了邮件,表示自己的兴趣,希望多加了解,留下了自己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不一会,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,她立马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好,野穗这里是风尚杂志,我是记者风驰。”风驰的声音很是磁性,煞是好听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风驰的声音居然如此的悦耳,她顿了顿:“你好,我是野穗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近些时间来野穗你在网络上大火,关于你网民们也有很多想要了解的,在最新一期风尚举行的‘你最想要了解人’的调查上,你以势如破竹的票数压倒了第二名的女星林薇安。风尚一向本着尊重读者的职业素养,特地找到您,希望您能接受我们的专访。”

    风驰的话说的极为圆滑,一则是对她的尊重,二则表明采访她是顺应民意。有理有据,让人拒绝,毕竟风尚名声在外,拒绝确实是失去了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暂时不想完全将生活暴露在大众面前,她很是犹豫:“是这样的,采访是可以,但是我不希望露脸,如果能让我不露脸可以接受专访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风驰傻眼了,上风尚的专访意味着什么?多少明星挤破头想要上,她一个小小的网红居然还不准备露脸,难道这个野穗长得不尽人意,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公平的事,既给你才华还给你颜值的:“是这样的专访的话,我们需要面对面的聊,并且为您拍摄一组宣传照,可是您这样,确实让我们很为难,毕竟很多网友都对您非常的好奇。”

    面对面聊?宣传照?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天啦,这样太出风头了,她现在还是个高中生,如果真的拍了她的照片,那么她整个人会暴露在众人的面前,接受各种指指点点,接踵而至的是各种麻烦,顿时觉得她整个人都不好。

    至少来说,就目前而言将自己过早的没有准备的,暴露是极为风险的:“是这样的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修图师,这期杂志一旦发行,我整个人就暴露在世人面前,而且还不准备进入娱乐圈,这样挺影响我和我家人生活的,因此还是希望贵社能尊重我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听着野穗不肯妥协,风驰深邃的眉眼染上了一丝阴郁,居然没遇到过如此冥顽不灵之人,不过倒也算真性情,而且现在这个野穗如此火,风尚可以凭借能够专访到她,从而转型打开网络这一方面的大路,那是对风尚未来发展添砖加瓦的事,风尚咬了咬牙退一步:“这样吧,咱们都退一步,你配合我们拍一张侧脸的好?只露半张脸,应该对你的生活没有什么多大的影响,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半张脸?倒也不错,风尚态度也挺诚恳的,既然这样就答应吧:“行,没有问题,不过采访时间是?”

    风驰松了一口,薄薄的嘴唇蠕动:“下周六,您看有时间吗?哦对了不知道野穗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下周六,顾一念看了自己的腿,现在已经算是进入了康复阶段了,也要不了几天就可以行动自如了,周六自己肯定是有时间的欣然答应:

    “我是宁城的,下周六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刚好,风尚在宁城有分公司,这样下周六,我到了宁城,给你打电话咱们约时间好吗?”风驰微微一笑,总算谈下来了,这个野穗,他可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好的麻烦你了。”顾一念礼貌的回道,说了再见后,便挂了电话

    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屏幕上,老k连着发了很多条信息。

    老k:怎么样呢?

    老k:你们谈妥了吗

    老k:野穗你回我话啊?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顾一念一看,白了白眼,原以为这老k应该同他名字一样有种酷酷的感觉,哪知道,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。

    野穗:谈妥了,下周六见面开始采访。

    老k:我的天,按照风尚的套路,一般来说会拍封面图,啧野穗你这就的暴露在公众面前了,那可就是大火了。

    野穗:得了吧,我跟风尚那边的人说了,不露脸。

    老k:卧槽,不露脸,我还想知道野穗你长什么样的啊!野穗你不能伤害我的少男心啊!

    野穗:得了吧还少男心,我记得你都是三十好几了,那边凉快那边待着去。

    老k:野穗你不能这样残忍啊!!嘤嘤嘤。

    顾一念一看老k的话,感慨道看来自己当初进瑞拉真的是有种入了个神坑的感觉,唉老女人禁受不起折腾啊。


人见人爱的嗣音君之强势小说《重生学霸变网红》之 22.第二十二章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重生学霸变网红最新章节重生学霸变网红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重生学霸变网红TXT电子书下载之 22.第二十二章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为性感,她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,真想试试吻上去的感觉。 顿时觉得她这个念头猥琐极了,人家傅以洵把她当好妹妹,而她这个好妹妹却想上了他。 眼前的少女软软的趴在他的身上,胸口的绵软抵着他的胸膛,细腻的触觉让他顿时耳根子微红,少女眼眸里还带着烟雨之色,又迅速低了下去,她的呼吸还带着湿气,就这样呼在他的脸上。 两人都愣住了,没有动。 顾一念一看,不行,的赶紧爬起来,连忙开口:“我先起来。”说着就慌忙的爬了起来,哪知道大概是床太软了,她本来想站好的,哪知道一脚没踩稳。 嘴唇相触的那一刻,她仿佛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类似于冷竹的气息,一种专属于他的味道。 傅以洵也没料到了这个事会突然发现,直到少女的樱唇触碰到他,柔软温热的触感,灼烫着他的心,一刹那间,鬼使神差的让他不由得想要感受得更多。 偷瞄了傅以洵一眼,她这是干什么?她的天啦,顿时觉得这种情况,简直是有种跳到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由我不由天是多么的可笑,有些人一旦出生,就已经赢了。 前世她就像是一块尘埃,一块污泥,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想要触碰不属于她的一切。 下场的确是惨烈,因为一开始她就错了。 我命由我不由天那里可笑,由我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比如更加的优秀,在家世在学识,在各个方面都能够与他并肩,才能鲤鱼跃龙门。 “以洵哥哥。”她放下筷子,唤到。 “恩?”他喝下勺子里的粥,回答到。 “以洵哥哥,吃了饭接下来我们干什么?”她好奇的问道。 “你口语,不太好,是吧?”傅以洵放下碗筷,看着少女好奇的小模样。又继续说道: “今天下午就上口语课吧。” 对了,她想起来了她亲爱的好外公,帮她定下了这枚家教小哥哥,又想着傅以洵这来才两天就帮她不上课,仿佛有点不大好: “这么快?” “我小住不会太久,刚好今天天气不错,很是暖和,挺适合的。”他从包里拿出了手巾擦了擦嘴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到江余淮对顾一念的照顾有加,和最近发生的一切,心中就生出一股嫉妒之情。 江余淮一报名,顾一念也跟着报名,莫非?夏丽丽一脸深沉,审视着顾一念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江余淮,而恰好此时的顾一念的目光是看着江余淮的,难道顾一念再勾引江余淮?这个念头一出,夏丽丽惊讶极了,越看越觉得是如此。 江余淮一来,她就被眼前这个身材挺拔,长相帅气,学习成绩极好的男生所吸引,但是由于江余淮的性子,自己一点机会都无法接近他,只能把这份喜欢埋在心底。 “现在还有谁,大家也可以考虑下,还有几天都可以来报名哦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9 ,这一数据简直惊呆了她,赶忙翻阅帖子,大多数都是催更的。 夏日梦:楼楼快更快更!好想了解怎么使面部的皮肤更加的细腻光洁,快挽救挽救我的照片吧!! 江山笑:楼楼能不能出一个教如何P身材的教程!怎么让身材变成S型啊!挽救一下胖妹们的身材缺陷吧! 雨荨:我在隔壁贴看见了云朵的发的大大给云朵p的婚纱照,简直美哭了,好喜欢这个风格了,不过云朵说大大还没有修完,好像看完整的啊!!大大加油,加我好友吧,以后我的婚纱照也交给大大吧!!! 顾一念一看这个,顺路点进了云朵的帖子,立面的跟帖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窗外的雨下得很大, 而顾泽的心忽上忽下,法院的传单一下来,他就知道柳月离婚心思的明确。这婚肯定是要离, 他也摆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如果离婚,他确实是损失巨大, 长久以来柳老虽不出世,但是暗中还是有人因为看中他岳父柳老的名声,而对他很是客气, 暗暗的也帮了他不少,一旦离婚面临的是什么他当然很清楚。

        其次若柳月离婚, 分割财产定是当然, 至少来说,公司有她的一半。如果硬是要分, 他的心很是肉疼, 如果女儿顾一念再跟着柳月,他的处境会更加艰难。

        这十多年来, 他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一旦离婚他的生活水平会降低一半, 也许会捉襟见肘。这是他决不允许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事已至此,他只能做好打算,拖着时间转移财产,第一, 肯定的就是要让柳月净身出户, 第二, 就是必须拿到女儿的抚养权,这样既能保证自己的财产,又能与柳老还能有所牵连,他也不算亏。

        眼看着任晓梅肚子越来越大,自己的妈也等不及要抱大孙子了,离婚势在必行的。

        任晓梅端着茶水来到了顾泽的身旁:“阿泽喝口茶吧。”顾泽转身接过杯子。

        迈步走到了沙发旁,坐了下来,喝了一口茶:“晓梅。”

        任晓梅一听立马娇娇柔柔的答应道:“阿泽,怎么啦?”顾泽伸手,任晓梅当然知道顾泽的意思,立马乖巧的坐在顾泽腿上,依偎着顾泽。

        顾泽用手抚摸着任晓梅的肚子,这里面是他的儿子,是他顾泽的唯一的儿子:“晓梅啊,很快我跟柳月就会离婚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任晓梅听了这话面上一喜,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要到来,却不知道竟然来的如此快,她已经忍受够了躲在暗处的生活,她要光明正大的向世人说,她是顾太太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她的声音抑制不住惊喜。

        顾泽很是满意:“当然,我不会亏待咱们儿子的。”

        她的女儿任瑶从小就被骂作没有爹的野孩子,怎么多年来,其实她也是很心疼的。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里另一个孩子,心道孩子,真好,你终于不用出生就被打野孩子烙印了。

        顾泽又想到了烦心事,不禁皱了皱眉,任晓梅一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由我不由天是多么的可笑,有些人一旦出生,就已经赢了。 前世她就像是一块尘埃,一块污泥,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想要触碰不属于她的一切。 下场的确是惨烈,因为一开始她就错了。 我命由我不由天那里可笑,由我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比如更加的优秀,在家世在学识,在各个方面都能够与他并肩,才能鲤鱼跃龙门。 “以洵哥哥。”她放下筷子,唤到。 “恩?”他喝下勺子里的粥,回答到。 “以洵哥哥,吃了饭接下来我们干什么?”她好奇的问道。 “你口语,不太好,是吧?”傅以洵放下碗筷,看着少女好奇的小模样。又继续说道: “今天下午就上口语课吧。” 对了,她想起来了她亲爱的好外公,帮她定下了这枚家教小哥哥,又想着傅以洵这来才两天就帮她不上课,仿佛有点不大好: “这么快?” “我小住不会太久,刚好今天天气不错,很是暖和,挺适合的。”他从包里拿出了手巾擦了擦嘴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到江余淮对顾一念的照顾有加,和最近发生的一切,心中就生出一股嫉妒之情。 江余淮一报名,顾一念也跟着报名,莫非?夏丽丽一脸深沉,审视着顾一念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江余淮,而恰好此时的顾一念的目光是看着江余淮的,难道顾一念再勾引江余淮?这个念头一出,夏丽丽惊讶极了,越看越觉得是如此。 江余淮一来,她就被眼前这个身材挺拔,长相帅气,学习成绩极好的男生所吸引,但是由于江余淮的性子,自己一点机会都无法接近他,只能把这份喜欢埋在心底。 “现在还有谁,大家也可以考虑下,还有几天都可以来报名哦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为性感,她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,真想试试吻上去的感觉。 顿时觉得她这个念头猥琐极了,人家傅以洵把她当好妹妹,而她这个好妹妹却想上了他。 眼前的少女软软的趴在他的身上,胸口的绵软抵着他的胸膛,细腻的触觉让他顿时耳根子微红,少女眼眸里还带着烟雨之色,又迅速低了下去,她的呼吸还带着湿气,就这样呼在他的脸上。 两人都愣住了,没有动。 顾一念一看,不行,的赶紧爬起来,连忙开口:“我先起来。”说着就慌忙的爬了起来,哪知道大概是床太软了,她本来想站好的,哪知道一脚没踩稳。 嘴唇相触的那一刻,她仿佛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类似于冷竹的气息,一种专属于他的味道。 傅以洵也没料到了这个事会突然发现,直到少女的樱唇触碰到他,柔软温热的触感,灼烫着他的心,一刹那间,鬼使神差的让他不由得想要感受得更多。 偷瞄了傅以洵一眼,她这是干什么?她的天啦,顿时觉得这种情况,简直是有种跳到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