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6章会见来使中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暖阁中,行礼后,众人落座,没有寒暄,林枫抿了口热茶,放下茶杯,锐利目光在苏秦与赵穆身上扫过,直言道:“苏太尉,赵大人,燕与赵郑既非盟友,关系又不亲密,今寒冬腊月,天冷地滑,两位不远千里来燕国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身为皇帝,林枫该清楚天下事,何况燕国血刺遍布各诸侯国,各诸侯重要消息,基本上源源不断送到他面前。? ? ?????? ????????

    是故,林枫知晓苏秦赵穆来意,不过,他心里已有长久计划,就不会轻易参与诸国事宜。

    现在面对苏秦,赵穆,便揣着明白装糊涂,没有直接点破两人来意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燕国处于强势地位,赵郑有求于己,即便燕国拒绝两国借兵,借兵之事也不该由燕国提出。

    听到林枫客套话语,苏秦笑而不言装作没有听见,他不清楚林枫话中意思,从往常经验来看,林枫言语,无非准备抬高筹码,从中索取更大利益。

    若放在三年前,他不会重视林枫,然而,这三年来燕国表现让他对林枫怪目相看,不得不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从前,他没有与林枫打过交道,却听过对方恶名,狡诈似狐,贪得无厌,绝对利益至上。

    不久前,即便刚刚参与了林枫与女儿婚礼,却也未曾改变对林枫固有印象,何况,他现在言语中,已经表现出狡诈一面。

    然而,赵穆却不淡定,神色中泛起愁苦之色,心中所想俨然写在脸上,仿佛生怕外人不清楚似地,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无怪乎,赵穆神色忧愁,北赵四郡已经被梁军攻克,还有数十万军队,停留在北赵边境,若继续下去,北赵没有破敌之策,问题会越严重。

    想到北赵处境,他彻底按捺不住了,放下手中茶杯,急不可耐道:“燕帝,你不清楚我们来意,该清楚北方格局变化?”

    “北方格局有变化吗,不还是强者生,弱者死!”林枫靠在软垫上,半眯着眸子,看着赵穆语气平静的说:“赵大人,想必你多虑了!”

    闻言,赵穆心情越不快,北方从前确实是强者生,弱者死,然而,梁国冒出头,现在情形变的连强者也要死了,严重破坏了从前的大国秩序。

    时代变了,人心也变了!

    他不清楚林枫言语何意,继续道:“燕帝,你说的没错,不过梁国藏兵百万的事情,涉及极广,影响非常深远,你该清楚,赵郑若抵挡不住梁国,东方各国休想安生,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,燕帝不会清楚。”

    赵穆没有直接游说林枫,无论花费多少口舌,且不如直接把北方局势清楚告诉林枫,倘若他想到燕国接下来处境,肯定会改变自己想法。

    岂料,赵穆言语不仅没有说服林枫,反而引起了司徒不快,直接厉声道:“呵呵,赵大人,你想多了,还看不清楚燕赵诸侯国强弱变化,赵郑不是皮,东方各国也不是毛,梁国藏兵百万不假,却也没有奈何赵郑不是,就更不要说入侵东方各国了。

    何况,陈宋燕联盟,即便梁国有雄兵百万,亦有何惧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你过滤了。”

    赵穆言语,在叙述北方各诸侯境遇,却依然有几分狂妄自大,两年前,称赵燕两国为皮毛关系,大家尚能理解,毕竟那时燕国确实依附赵国,需要赵国力量庇护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赵国分裂,实力锐减,燕国吞晋,强势崛起,此消彼长,两国早已是平等关系。

    今日,他赵穆作为北赵使者来燕国借兵,处于弱势地位,就不该理直气壮,一副好像燕国欠他们似地。

    再者司徒所言不假,当初林枫提倡陈宋燕结盟,除了经济上利益外,直接目的便是抗衡梁国。而今赵穆企图恐吓燕国,做法也太过白痴了。

    闻言,赵穆心生薄怒,他言语中没有任何轻视燕国的意思,岂料司徒却抓住自己小辫子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回想当年燕国对赵国低声下气态度,再看今日咄咄逼人态势,俨然变成两幅截然不同态度,果然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!

    可惜,有求于人,赵穆言语不敢硬气,更不能当面斥责司徒,顾左右而言其他,心中甚是憋屈,却又无可奈何,连忙道歉,顺便道明来意,语气恭敬道:“司徒大人,老夫言语,没有半点轻视燕国,你切莫转移话题,老夫所言,仅仅为表明当前北方局面,否则,也不会来燕国借兵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司徒应了声,抬头望向林枫。借兵之地,燕国群臣尚无定论,司徒不敢擅自做决定。

    林枫微微轻笑,望着赵穆道:“赵大人,借兵之事,非同小可。燕国在晋东战争尚未结束,数十万大军陷入战争泥潭中,朕已经手忙脚乱了。

    倘若,这件事情放在从前,北赵面临困境,唇亡齿寒道理朕岂会不懂,自然当仁不让出兵相救,可惜,而今燕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,对北赵之事,也是心有余力而不足。

    不过,燕国非冷酷无情,对北赵处境感同身受,非常同情,即便不能直接出兵资助北赵,却可低价出售兵刃给北赵,缓解北赵当前危机。”

    林枫巧妙拒绝赵穆请求,却又不打算放弃趁火打劫的事情!

    赵郑两国处境,他还算了解,一年来激战,两国消耗无数人力物力财力,大量钱粮投入前线,随着战事进行,全部化为泡影了。

    现在,无论攻城器械,或各类强弩刀枪均非常欠缺,恰好燕国皇室春末时,与不少商人组建了大型兵工厂,专门生产军械,目前已能够自给自足了。

    而今,赵穆来燕借兵,恰好趁此机会卖给北赵,赚去钱财。

    他记的后世时,有国家曾经在诸国生大战时,源源不断倒卖军械,大战争钱,各国经过两次大规模,旷日持久战争,损耗严重,这个国家却从而确立霸主地位。时代不同,也非全部诸侯国战乱,燕国不能凭借战争钱变成霸主,却可趁此时机,大肆卖出军械,趁机积蓄实力,厚积薄。

    这会儿,选择卖给北赵,若苏秦言语,亦可把兵器卖给郑国,两条渠道双管齐下,获利势必收益丰厚。

    赵穆神色微震,接着忽然睁大双眸,道:“燕帝,你莫不是拿老夫开涮,梁国数十万军队入侵北赵,北赵处境岌岌可危,当前急需军械不假,却更需要强大军队克敌,若燕帝答应出兵,北赵绝对不会让燕帝失望。”

    强行表明北方各国处境,未曾引起林枫出兵心思,赵穆也不再做毫无意义憧憬了,此时,盼望着北赵开出的筹码,能够打动林枫心思。

    “燕国积弱,没有多少钱粮,与梁国相隔甚远,面对战争,有点鞭长莫及。”林枫道。

    其实,燕赵接壤,若燕国肯支持,铁骑出黑旗关,由东向西入草原,就可抵达北赵,铁骑南下,将直接与入侵的梁队正面抗衡,林枫却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与赵柯互相不爽,两国若强大,又无外患,基本是有你无我,当前,燕国没有落井下石,林枫觉的自己做的已经足够人道了,岂会再出兵解救北赵。

    “燕帝,北赵割去北部五州,换取燕国二十万军队出兵,可否?”赵穆着急,毫不犹豫的道,直接亮出了北赵底牌。

    “五州?赵大人,你没有开玩笑吗?燕军在晋东,尚有六七郡未曾攻克,五州与晋东六郡相比,简直小巫见大巫,燕国能够轻松吃下晋东地区,为何因蝇头小利,救助北赵而陷入西线泥潭中,朕不是商人,也晓得这笔买卖不划算。”林枫摇摇头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当年,燕国因戎族战事,向赵国求救,对方狮子大张口,逐步吞并了燕国在黑旗关外两军,而今风水轮流转,北赵企图五州之地,妄图换取燕国二十万骑兵,简直太异想天开了。

    “燕帝若出兵,北赵需要付出多大代价,燕帝请直说。”亮出自己底牌,却未曾改变林枫想法,反而受到奚落,赵穆动怒,却也不啰嗦,直接向林枫询道。

    北赵暂时尚未陷入危机,但若楚国在南面牵制郑国,势必分散郑国兵力,赵郑与梁国目前旗鼓相当局面,必然被打破,没有郑国牵制梁国,北赵能不能化险为夷,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所以,赵穆现在只想清楚,北赵需要花费多少代价,能够换取燕国出兵!

    林枫神色沉静,道:“赵大人,明人不说暗话,燕国崛起不过三年,没有多少根基,军事上也不强大,晋国之战,燕国尚未全面获胜,自是没有精力出兵了,所以,借兵之事,不是北赵要付出多大代价的问题。

    朕明确告诉两位,目前情况下,在没有彻底解决晋国之前,燕国不会参与第三方战争,两位就不要在燕国身上花费心思了。

    何况,朕觉的,两位来燕国借兵,有点舍近求远了,纵观北方各国强弱,非梁国与宋国莫属了,现在赵郑抵抗梁国,双方旗鼓相当,若像宋国借兵,赵郑两国如虎添翼,攻陷梁国指日可待,何必把心思放在燕国身上。”

    林枫像讲道理似地说,诚心提醒苏秦与赵穆联合宋国对抗梁国。当前,就算当前燕国吞并晋国全境,也难以与宋国对抗,他若欲称王称霸,就必须想方设法消弱各个对手实力。

    眼下,陈宋燕联盟,经济军事上强强联合,三国迅展,按照在太姥山计划,待赵郑梁消耗差不多时,陈宋燕分别出兵攻克三国。

    可赵郑梁之战陷入胶着状态,趁此机会攻梁,获胜十拿九稳,宋陈两国若安奈不住眼前蝇头小利,参与赵郑梁之战,他也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攻梁十拿九稳,南面却又楚国虎视眈眈,战争打响,岂会轻易抽身,不被溅得一身骚才怪。

    “燕帝,你不该轻视梁国,楚梁合并,南北两大霸主联合,若赵郑挡不住楚梁锋芒灭亡,东方各国亦抵挡不了楚梁兵锋,就算楚燕联盟,在巨大利益面前,亦会分道扬镳,是故,老夫建议,陈宋燕皆出兵,阻挡楚梁兵锋,若能够灭掉梁国,五国共同瓜分梁国。

    当然,陈燕两国距离梁国较远,若燕帝担心燕国受益被侵害,五国亦可采取燕宋之法,异地换地,郑国作为盟主国,定当以身表率绝,不会侵吞陈宋燕三国利益。”许久未曾言语的苏秦,大概清楚林枫意图后,也没有丝毫隐瞒底牌,直言不讳的道。

    苏秦直言,也是为诱惑林枫,使他出兵梁国。郑国没有北赵豪气,拿祖宗打下来的江山换取燕国出兵,但灭掉梁国,五国分食。他相信,同样向燕国借兵,郑国计划更为合理,亦更能打动林枫心思。

    若非楚国横插一杠,郑国处境没有现在这么糟糕,顶多与赵郑梁两败俱伤。楚国没由来参与进来,俨然让局势恶化了,郑国作为盟主国,却不得不仰仗燕国鼻息。

    苏秦相信,不论林枫从前有何打算,听过自己建议,心思肯定会动摇,前提,只要他对外侵略的心思没有泯灭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林枫闻声,按耐不住心中激动,噌的站起来,没有丝毫做作,直言朝着苏秦与赵穆道:“凡请两位在暖阁等待片刻,此事,朕需要与司徒等人商议。”

    不论司徒,季师两人何意,不论燕国从前计划,听闻苏秦言语,林枫确实心动了,若燕陈两国也出兵,北方各国几乎全部对方楚梁,十拿九稳会获胜,至于楚国,就算全力攻郑,也要考虑北方诸侯怒火,所以,他有必要好好考虑先前计划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,伐梁之事,非同小可,燕帝与臣子商议,在情理之中,老夫等得起。”目睹林枫轻率姿态,苏秦就晓得自己计划成功过半,接下来,要做的就是等待林枫给出最终结果,是故,面带笑意,不急不躁的道。

    林枫示意司徒,季师与慕容柒嫣,四人迅离开暖阁,在旁边偏殿停留下来,林枫望了眼四面,察觉五人,低声问道:“苏秦建议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计划不变!”司徒当机立断,没有丝毫犹豫道:“皇上该考虑下,燕国全力以赴灭北赵划算,还是随大流侵吞梁国划算,苏秦计划不错,可皇上难道忘了诸侯列国秉性,危急中,尚能劲往一处使,若有胜利希望,就会互相拖拉扯皮,防止别人利益最大化,到头来,谁也不会获得多少利益,顶多依旧保持现状,所以,微臣以为,苏秦计策不错,实施起来却难度极大!”

    林枫闻言,目光转变向季师与慕容柒嫣,季师道:“微臣赞同司徒大人想法,燕国没有全面消化晋国,就不该参与第二场战争,不然定费力不讨好,再说了,皇上从前已有计划,灭晋伐东胡,吞并北赵,既已有计划,成功迈出第一步,就该趁着陈宋燕合作大好时机,迅展,积攒实力,同时把晋国之地,变成稳固大后方。切莫被眼前利益迷失双眼,改变长久计划。”

    这时,慕容柒嫣也开口了,直言道:“你的心太大了,可惜羽翼尚未锋芒,雄鹰要遨游天际,不仅要胸怀天下,还要有犀利双眸,锋利双爪,健硕翅膀,否则,冲出巢穴,不是活活摔死,便是被更凶猛的飞禽走兽生吞活剥,尸骨无存。”

    慕容柒嫣心思,林枫了解,这会儿,对方没有直接点破,却也说出了自己心中打算。

    身边谋臣与智囊皆反对燕国出兵,林枫依然有点想不开,问道:“趁此时机,燕国能够强大不假,万一各国瓜分了梁国呢,接下来,燕国再想攻击别的国家,会不会被群起攻之?”

    他记的,战国时代,秦国东进吞并山东六国时,拥有强大力量的齐国,在秦国送去重金与之较好后,始终按兵不动,结果秦国吞并山东各国,齐国孤立无援,也没有能力阻挡秦国锋芒。

    现在,燕国情况与齐国情形恰恰相反,东方各国联合攻击梁国,唯独燕国不参与,一旦战事结束,燕国会不会被孤立了。

    毕竟随着燕国强大,从前不把燕国放在眼里的诸侯国,终究会慢慢察觉燕国强大,就会把燕国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,想法设法消弱燕国,接下来,燕国处境更为危险,稍稍有大意,就会成为众矢之的,沦落为众人声讨对象。

    “皇上说的没错,燕国强大,肯定被群起攻之,不过,亦单单非燕国,任何国家强大,都会被别的诸侯国视为威胁。但是燕国灭掉晋国,接下来目标会是东胡,与各诸侯毫无纠葛,对方忙于梁国战事,岂会无事生非,待灭掉东胡时,燕国会独霸北方,又有谁敢侵略燕国,何况,在没有吞并赵郑梁之前,陈宋燕联盟肯定不会破裂,除非女帝与陈帝看不到中间蕴含多大利益。”司徒道,言语中,已经把燕国接下来要面临的事情,分析的头头是道了。


人见人爱的兵魂之强势小说《极品帝王》之 第356章会见来使中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极品帝王最新章节极品帝王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极品帝王TXT电子书下载之 第356章会见来使中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有许多晋军,抵抗不了痢疾折磨,无故惨死,可惜,按耐不住食物诱惑,晋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若燕军摆流水宴,总会出兵抢夺。 不过,晋军渐渐变的聪明起来,燕军没吃过食物,他们从来不碰,唯独挑选燕军吃剩下的残羹剩饭,可惜,好几次依然中招。 缺衣少粮,痢疾蔓延,王纶玥确定蓝关城中不能久留,必须提早冲出城外,不然,各种不利影响全部爆,蓝关城不被攻克,晋军也必从内部瓦解。 大帐内,面黄肌瘦晋军诸将详细观察过地形图,侯然率先道:“上将军,末将建议,掘地三尺,挖地道逃出蓝关城。只要逃离蓝关城,外面各郡州燕军数量稀少,我们肯定能够冲出燕军包围,杀进晋阳城。” 相比数月前,王纶玥明显清瘦,憔悴许多,连眼窝也陷进去不少,早没有从前水灵姿态,却而代之,沧桑,悲苦,有点孤立无援。 不过,神情中,依然坚毅,果敢,一副不屈不放弃的倔强。 闻言,王纶玥抬头望向侯然,不解的道:“侯将军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 闻言,王纶玥直觉的心思被看穿,胸前起伏,神色中有几份怒意,但侯铭封说的又是事实,难以反驳。 先前战事就在眼前,在燕军攻击下,晋军尸体层层叠叠,横七竖八,乱成一片,晋国儿郎白白惨死,若按照古越先前提出计划,向燕军投降,这一刻,他们也不会惨死。 王纶玥觉的自己杀身成仁想法太过简单了,没有考虑到晋军处境,即便先前对方满腔热血,准备死战到底,自己也该清醒,不该忘记对方身份。 毕竟,他们有家世,有妻儿,有兄弟姐妹,晋国已经灭亡,为复兴晋国,让他们白白战死,对他们来说,不公平。 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乃燕国老臣,辅佐过先皇,他主政后忠心耿耿,在燕国危难之际,生死存亡之时,依旧不离不弃,患难与共,对燕国可谓死心塌地。 即使后来两人因为新政的事情,闹得不可开交,设六部时,他收回了赵士德手中大部分权力,却依然没有把对方驱逐出朝堂,对他委以重任,让他担任工部尚书。 直到昨天,赵士德告老还乡,他还准备在朝中设宴,为赵士德践行,觉得赵士德离开,自己少了位心腹之臣。岂料,这个被他当作肱骨之臣,国之栋梁的人,却在私下里作出这么多事情。 阴奉阳为不说,搅动六州百姓起义,其行为罪该万死,其心可诛,若被生擒,凌迟处死也为过。 倘若外人在暗地里捣鬼,林枫会怒,会暴跳如雷,却不会懊悔,抓狂。毕竟,当前燕国朝堂上,许多人没有经历燕国最困难的时刻。 唯有柳乘风,赵士德,与他一起经历过燕国最危急时刻,按理来说,该清楚燕国拥有今日地位,君臣将士付出了多少心血。 理应该小心翼翼守护大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晴,燕军以火油配合火料,焚烧梁军在城墙上的防御攻势,烈火中,梁军难有依仗之物,除了迅撤离宫墙外,似乎没有别的方法。 阿奎了解林枭部署,没有继续再言语,当前似乎唯有这般做了,宋军水淹睢阳城,燕军火烧梁宫,两者恰好互相对应,让梁军防不胜防。 这时,林枭道:“阿奎,燕军进击睢阳城时,你亲自带领万名燕军,迅肃清睢阳城内残余梁军及世家私兵,阿史那,你带领万名燕军,自梁宫南门佯攻,吸引梁军注意力,本王亲自率领万人,自东门攻击,三军合力,争取半日内,占领睢阳城,夺下梁宫,届时,阿奎你马上爬出探子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她讲解的相似,却又有点不同,总之,这会儿想起来,她印象模糊,不免又害羞,紧张与不安,但也带有几分欣喜。 相处三年,今日,在洞房之夜,她终于与心爱的男人,实现了亲密接触,今夜过去,她再也不是天真无邪的少女了,将会成为林枫的妻子。 像之前说的,她该做个安静女子,开始相夫教子了 越想思绪越迷离,迷迷糊糊中,眼皮变的越沉重起来,终于,理智抵挡不过睡意侵袭,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。 又不晓的睡了多久,段梦柔感觉身上仿佛有个沉甸甸的重物压在上面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 微微睁开双眸,意识还有几份朦胧,看眼前景象,顿时羞得面红耳赤,心头砰砰狂跳,吓的她微丝不动,好像身体被控制似地。 寝室内黑漆漆的,伸手不见五指,段梦柔却清楚感到,不知何时,林枫一只手,竟。。竟伸入她轻薄小衣中。 思绪瞬时游离,又不知过了多久,朦朦胧胧感觉身边有异动,猛地睁开燕京,寝室中,已经点燃宫灯,林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又执掌十万雄兵,大姐慕容梦菲也在燕宫,做起事情来,肯定非常谨慎,何况,慕容柒嫣能够做到算无遗策,倘若处于宫内,肯定会被大家视为威胁。 至于北辰鸾与冉清歌举动,就更好理解了,不论两人先前身份多高贵,现在终究为俘虏,来到燕京,就必须收敛从前养尊处优的态度。 林枫暂时没有言语,却私以为大家没有必要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,他承认燕宫内,必不可免也会有矛盾,却还没有像别的国家,展到祸起萧墙。 然而,慕容柒嫣却有句话说到了点子上,他的确想孩子了,孩子出生十多天,他就离开了,现在半年多不见面,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 现在,面对北辰鸾的要求,林枫想了想,问道:“距离春节还有多久,春节前,可否按时返回燕京” “相公,还有一月多有余!”冉清歌说,心中暗想林枫询问时间,莫不是准备返回燕京,不久前,他还说会留在晋阳城,欢度春节的。 果然,就像她预料的,林枫想了想,道:“时间足够了,定然可按时返回燕京,现在,留在晋阳城也没有什么大事,今天收拾收拾,明日准备返回燕京,春节前,咱们举办隆重婚礼,我不想委屈自己任何女人。” 但是,沉默片刻,林枫忽然朝着冉清歌道:“不过,清儿,你必须死?” “啊,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,北辰鸾有点生气的说,觉的林枫冤枉了自己。 林枫挠挠头,略显尴尬,若说北辰鸾代表谁的利益,怕唯有北辰氏了,现在北辰氏风雨飘摇,北辰鸾自身难保,怕也没有闲心参与利益纷争。 窘迫的笑了笑,道:“不好意思,我忽视了。”说着在北辰鸾俏面上亲了下,贼兮兮道:“你也不能说没有代表谁的利益,你留在我身边,就代表燕国皇室利益,需知,你现在被封为晋妃了。” 北辰鸾被林枫偷吻,面色泛红,狠狠瞪了眼林枫,却又无可奈何,缓缓挪动身子,拉开与林枫距离,可车厢不大,她一动便被林枫察觉,反被抱在怀里,忍不住推了下林枫,嗔怒道:“皇上,注意你的举动!” 林枫尚未松开北辰鸾,冉清歌在旁边却轻咳起来,似乎在提醒林枫,自己还在马车内,切勿做出过分举动。 “我做什么了,有必要大惊小怪吗,过几日,再收拾你!”林枫没有松开北辰鸾,却恶狠狠的警告冉清歌,一时间,车内陷入了沉默。 毕竟,他什么也没做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暖阁中,行礼后,众人落座,没有寒暄,林枫抿了口热茶,放下茶杯,锐利目光在苏秦与赵穆身上扫过,直言道:“苏太尉,赵大人,燕与赵郑既非盟友,关系又不亲密,今寒冬腊月,天冷地滑,两位不远千里来燕国,所为何事?”

        身为皇帝,林枫该清楚天下事,何况燕国血刺遍布各诸侯国,各诸侯重要消息,基本上源源不断送到他面前。? ? ?????? ????????

        是故,林枫知晓苏秦赵穆来意,不过,他心里已有长久计划,就不会轻易参与诸国事宜。

        现在面对苏秦,赵穆,便揣着明白装糊涂,没有直接点破两人来意。

        在他看来,燕国处于强势地位,赵郑有求于己,即便燕国拒绝两国借兵,借兵之事也不该由燕国提出。

        听到林枫客套话语,苏秦笑而不言装作没有听见,他不清楚林枫话中意思,从往常经验来看,林枫言语,无非准备抬高筹码,从中索取更大利益。

        若放在三年前,他不会重视林枫,然而,这三年来燕国表现让他对林枫怪目相看,不得不谨慎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从前,他没有与林枫打过交道,却听过对方恶名,狡诈似狐,贪得无厌,绝对利益至上。

        不久前,即便刚刚参与了林枫与女儿婚礼,却也未曾改变对林枫固有印象,何况,他现在言语中,已经表现出狡诈一面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赵穆却不淡定,神色中泛起愁苦之色,心中所想俨然写在脸上,仿佛生怕外人不清楚似地,愁眉苦脸。

        无怪乎,赵穆神色忧愁,北赵四郡已经被梁军攻克,还有数十万军队,停留在北赵边境,若继续下去,北赵没有破敌之策,问题会越严重。

        想到北赵处境,他彻底按捺不住了,放下手中茶杯,急不可耐道:“燕帝,你不清楚我们来意,该清楚北方格局变化?”

        “北方格局有变化吗,不还是强者生,弱者死!”林枫靠在软垫上,半眯着眸子,看着赵穆语气平静的说:“赵大人,想必你多虑了!”

        闻言,赵穆心情越不快,北方从前确实是强者生,弱者死,然而,梁国冒出头,现在情形变的连强者也要死了,严重破坏了从前的大国秩序。

        时代变了,人心也变了!

        他不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她讲解的相似,却又有点不同,总之,这会儿想起来,她印象模糊,不免又害羞,紧张与不安,但也带有几分欣喜。 相处三年,今日,在洞房之夜,她终于与心爱的男人,实现了亲密接触,今夜过去,她再也不是天真无邪的少女了,将会成为林枫的妻子。 像之前说的,她该做个安静女子,开始相夫教子了 越想思绪越迷离,迷迷糊糊中,眼皮变的越沉重起来,终于,理智抵挡不过睡意侵袭,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。 又不晓的睡了多久,段梦柔感觉身上仿佛有个沉甸甸的重物压在上面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 微微睁开双眸,意识还有几份朦胧,看眼前景象,顿时羞得面红耳赤,心头砰砰狂跳,吓的她微丝不动,好像身体被控制似地。 寝室内黑漆漆的,伸手不见五指,段梦柔却清楚感到,不知何时,林枫一只手,竟。。竟伸入她轻薄小衣中。 思绪瞬时游离,又不知过了多久,朦朦胧胧感觉身边有异动,猛地睁开燕京,寝室中,已经点燃宫灯,林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又执掌十万雄兵,大姐慕容梦菲也在燕宫,做起事情来,肯定非常谨慎,何况,慕容柒嫣能够做到算无遗策,倘若处于宫内,肯定会被大家视为威胁。 至于北辰鸾与冉清歌举动,就更好理解了,不论两人先前身份多高贵,现在终究为俘虏,来到燕京,就必须收敛从前养尊处优的态度。 林枫暂时没有言语,却私以为大家没有必要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,他承认燕宫内,必不可免也会有矛盾,却还没有像别的国家,展到祸起萧墙。 然而,慕容柒嫣却有句话说到了点子上,他的确想孩子了,孩子出生十多天,他就离开了,现在半年多不见面,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枫一语点破了他心中的迷团。 “皇上,这统一天下,何其艰难,大周分裂六百年,各诸侯国百姓,对各自国家,已经有了归宿,就算消灭了各国君王,这百姓也不好控制”白易生担心说,百姓思归,天下何愁不统一,可问题在于,各诸侯国百信心中,并没有统一的心思,这问题来了,就算将来勉强统一,也会有诸多矛盾。 “你说的问题,朕考虑过,将来有可能的确存在,但六百年分裂,你说百姓不思归也不可能,诸侯国混战,最受伤害得还是百姓,百信很单纯,谁对他们好,他们就对谁好,所以上,创业更比守业难,打下各诸侯国,治理至关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兵闻声,处于司马括身边的人,纷纷停止手中动作,转头朝着司马括看去,大家很想知道,这个司马长败葫芦里买什么药,怎么忽然疯似的与大家称兄道弟。 留意到不少士兵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,司马括有点兴奋,有点激动,万众瞩目啊! 清了清嗓子,司马括义正言辞的道:“兄弟们,本将军清楚,连月来晋军屡战屡败,大家头上全部笼罩着一层阴云,兄弟们私底下瞧不起本将军,可兄弟们难道不清楚吗,燕晋两国骑兵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,燕军身经百战,兄弟们呢,你们与本将军一样,全是临战上战场,哪有经历尸骨成山的场面。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有许多晋军,抵抗不了痢疾折磨,无故惨死,可惜,按耐不住食物诱惑,晋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若燕军摆流水宴,总会出兵抢夺。 不过,晋军渐渐变的聪明起来,燕军没吃过食物,他们从来不碰,唯独挑选燕军吃剩下的残羹剩饭,可惜,好几次依然中招。 缺衣少粮,痢疾蔓延,王纶玥确定蓝关城中不能久留,必须提早冲出城外,不然,各种不利影响全部爆,蓝关城不被攻克,晋军也必从内部瓦解。 大帐内,面黄肌瘦晋军诸将详细观察过地形图,侯然率先道:“上将军,末将建议,掘地三尺,挖地道逃出蓝关城。只要逃离蓝关城,外面各郡州燕军数量稀少,我们肯定能够冲出燕军包围,杀进晋阳城。” 相比数月前,王纶玥明显清瘦,憔悴许多,连眼窝也陷进去不少,早没有从前水灵姿态,却而代之,沧桑,悲苦,有点孤立无援。 不过,神情中,依然坚毅,果敢,一副不屈不放弃的倔强。 闻言,王纶玥抬头望向侯然,不解的道:“侯将军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 闻言,王纶玥直觉的心思被看穿,胸前起伏,神色中有几份怒意,但侯铭封说的又是事实,难以反驳。 先前战事就在眼前,在燕军攻击下,晋军尸体层层叠叠,横七竖八,乱成一片,晋国儿郎白白惨死,若按照古越先前提出计划,向燕军投降,这一刻,他们也不会惨死。 王纶玥觉的自己杀身成仁想法太过简单了,没有考虑到晋军处境,即便先前对方满腔热血,准备死战到底,自己也该清醒,不该忘记对方身份。 毕竟,他们有家世,有妻儿,有兄弟姐妹,晋国已经灭亡,为复兴晋国,让他们白白战死,对他们来说,不公平。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救张将军!” 毕竟,张铁生麾下部队乃狼骑军中敢死之师,皆为忠君爱国之士,临战,放弃他们,会让狼骑军寒心,同时,他也会遭到梁帝批评。 顿时,冯异又亲自追击起蒙阔率领的陷阵营士卒,不过,却变得小心翼翼,直接从左翼穿插过去,希望减少伤亡,同时又可迅带走张铁生麾下狼骑军,接下来,宋梁两军又陷入无休止的战争中。 天亮时分,宋军大营内恢复了平静,却一片狼藉,破烂的大帐上还燃烧着火苗,被烧的漆黑的战车上依旧冒着轻烟,整个大营内,烟雾弥漫,尸体满布,层层叠叠,有狼骑军撤退时留下的,也有宋军战争中留下的,一时间,宋军大营仿佛变成坟墓。 滚滚烟雾中,宋军许多伤残士卒互相掺扶着,同去空闲地方修养。那些侥幸无碍的士卒,正打扫战场。 这场战役,从入夜激战到午夜,宋军伤亡究竟有多大,目前难以确定,但毋庸置疑,宋军粮草大营与机械装备全被狼骑军付之一炬,短时间,陷入被动状态。 蒙阔与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晴,燕军以火油配合火料,焚烧梁军在城墙上的防御攻势,烈火中,梁军难有依仗之物,除了迅撤离宫墙外,似乎没有别的方法。 阿奎了解林枭部署,没有继续再言语,当前似乎唯有这般做了,宋军水淹睢阳城,燕军火烧梁宫,两者恰好互相对应,让梁军防不胜防。 这时,林枭道:“阿奎,燕军进击睢阳城时,你亲自带领万名燕军,迅肃清睢阳城内残余梁军及世家私兵,阿史那,你带领万名燕军,自梁宫南门佯攻,吸引梁军注意力,本王亲自率领万人,自东门攻击,三军合力,争取半日内,占领睢阳城,夺下梁宫,届时,阿奎你马上爬出探子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