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.番外——于贝宛×宋行书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小可爱们,此为防盗章节, 购买比例超过60%即可阅读最新章啦~  “我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她还想说话, 苏慕抬眸,情绪很淡, 黑漆漆眼睛跟她对视, 低声道:“要我喂你吃吗?”

    温蜜抿嘴巴,“哦”了声, 回到座位上食不知味地嚼着。

    苏慕吃了两口, 搁下筷子, 发出一声轻响, 温蜜抬头, 瞥见苏慕低着头,摸不透情绪,没两秒钟, 转身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温蜜用筷子无意识地伴着面, 没一会面就坨成一团, 她叹了口气, 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将两人的碗丢进厨房, 温蜜从沙发上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约于贝宛出来见面。

    地点在于贝宛朋友开的休闲会所。

    温蜜到的时候, 于贝宛正在跟会所老板拼酒量。

    见她来了, 挥了挥手,那老板朋友见状, 将空间让给了两人, 退了出去, 临走前还跟温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是个长相很周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温蜜回了个微笑,就被于贝宛扯到了沙发上坐着。

    “说吧,半个月不联系一回,这次突然联系,有猫腻。”于贝宛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说道。

    温蜜摘口罩,睨她,“就你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还是你跟你那什么未婚夫的事情吧?”于贝宛猜测道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好大一会,开口,“宛宛,订婚戒指让我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于贝宛:“………那戒指好贵的吧?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于贝宛被温蜜看的投降,“好了好了,我认真听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想起今天苏慕的眼神,温蜜低低说,“苏慕他好像很生气,虽然他没说话,但我能感受得到。”

    于贝宛翻了个大白眼,点了点温蜜的额头,“以往以为你双商都挺正常的,现在看来,你情商简直低到没朋友。”

    温蜜:“?????”

    “订婚戒指那么重要的东西,你是有多不在意它,才能弄丢它?而且订婚戒指代表的是什么?是你俩的婚姻?结果你说丢就丢了,不就说明你根本不在乎这场婚姻?是个男人都得生气的好吧?当然前提条件是哪个男人在乎这场婚姻,看来,苏慕果然是很在乎这场跟你的婚姻。”

    苏慕很在乎吗?

    温蜜想不通,这场婚姻是强加给苏慕的,苏慕不讨厌,她就觉得心里不那么愧疚,可是至于说是在乎?逻辑完全不通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跟苏慕现在是不是还处于同床但没性/爱的阶段?”于贝宛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温蜜脸微热,“你问这个干吗?”

    见她那样,于贝宛八卦道:“咦?难道做过了?”

    温蜜额间一排黑线,“………跟这个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,如果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但从没碰过她,有两个方面的原因,一种是那男人对这个女人不喜欢所以没有兴趣,另一种原因是什么?”于贝宛问她。

    温蜜摇头,立即而来一个白痴的眼神。

    于贝宛恨铁不成钢,“那肯定是那个男人很爱她,所以才会舍不得碰她啊!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所以你想说的是?”

    “苏慕很爱你,没你的同意,他不会碰你,所以你弄丢了戒指,他肯定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扯吧。”温蜜小声说。

    于贝宛呛了口酒,“咳咳咳咳………”

    温蜜拍拍她的背,“你别胡乱分析了,现在的情况是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乱分析?温蜜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温蜜沉默看了眼她剪的比男生都短的头发,“像。”

    于贝宛一口气没上来,“………行。”她喝了口酒,“你不是问现在怎么办吗?能怎么办?戒指丢了就找回来呗。”

    温蜜猛拍额头,她糊涂了。

    戒指在哪丢当然要在哪找回来。

    温蜜冒死跟徐申请了个假,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得到徐申想要顺着电话线摸过来揍她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很利索的挂了电话,去了早上的拍摄地,那里还有着拍摄机器挪动的痕迹,她找了两遍,未果。

    很失望地要回时,天气突然变天,前一秒还烈日灼灼,下一秒就瓢泼大雨,温蜜淋了雨,回到别墅时,苏妈妈跟沈姨已从庙里回来,见她淋了雨的样子,忙让她进去洗了个热水澡。

    出来喝了姜汤,温蜜抱着薄毯坐在沙发上打盹。

    醒来时,浑身难受,喉咙处像是着了火。

    她看向窗外,外面天色早就暗下去,沈姨将窗帘落下去,见她脸红红的,忙放下手里的动作,走到她跟前摸她额头。

    沈姨的话伴着客厅的门响一起,“小姐,你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苏慕换拖鞋的动作一顿,起身直直走到温蜜跟旁。

    眼睛清冷冷地俯睨着温蜜。

    温蜜没找到订婚戒指,瞧着苏慕的眼神,想认真道歉时,苏慕面无表情,突然附身一手揽过她的腰,一手托着她的腿弯,将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临上二楼时,苏慕回头,“沈姨,将退烧药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沈姨应声。

    温蜜浑身乏力歪在人怀里,仰头瞄着他下巴,低低说:“我今天去找了戒指,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苏慕没说话,踢开房间门,将人塞进床上。

    没打停顿,沈姨敲门进来,将体温计退烧药还有温水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“小姐估摸着是淋雨受冷才发烧的,先生你今天照看着点,如果晚上温度还高的话,记得将人送医院。”

    苏慕低应了声,“沈姨,你先出去,我在这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沈姨关了房门,偌大的房间只有两人,气氛低闷。

    温蜜沉默看着苏慕抿着唇给她测体温,给她扣药丸,然后将水一起递给她。

    她默声接过来,咽下去。

    苏慕接过水杯,眉头低敛,转身想下楼端些饭上来时 ,温蜜睨着他表情。

    他很少有这种不带任何情绪的神情的。

    温蜜躺在枕头上,小心伸出手,轻轻扯住苏慕的衣摆。

    苏慕停了片刻,转身看她,语气听不出好坏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温蜜闷声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苏慕扯嘴角,低睨着温蜜,眼眸墨黑一片,他附身将水杯搁在床头柜上,啪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温蜜没在意,眼眸水润润看他,可怜巴巴地,“苏慕,对不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气息陡然袭来,带着威压,温蜜抱了个满怀,话说了一半,搁置了,她睁大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。

    苏慕五官鲜明起来,积压很久的情绪不再收敛,全部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气势汹汹,温蜜吓得闭上眼睛,直到右侧脖子上一阵痛。

    苏慕在咬她。

    他口腔里的温度不比她身上的温度低,险些烫到她。

    温蜜低哼,觉得脖子上被他咬破了皮。

    苏慕的牙齿在那里撵磨,温蜜疼的呻/吟了声,七分疼三分痒。

    是折磨。

    温蜜拽着他衣服,停了两秒钟,忍不住低声说,“苏慕,我疼。”

    苏慕立即松口,舌头在那处舔舐,温蜜颤着身体,缩在苏慕怀里,察觉到苏慕的舌头抵达她的耳蜗,轻扫两下。

    她哼了两声,听见苏慕似妥协似无奈,在她耳边低声,

    “温蜜,你能耐。”

    是苏慕的手。

    温蜜抬头,没法说话,眨眨眼睛,像是无声询问,

    -做什么?

    苏慕墨眉拢着,好看的丹凤眼微微眯着,深邃的似海洋,却布着几丝不耐烦,他放下酒杯,压了压眉心骨,有些冲动了,但现在收回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苏慕不着痕迹吁了口气,低声道,“吐不吐?”

    温蜜:“!!!!!!!!”

    搁他身后的沈安安:“!!!!!!”

    饭桌上一票人:“!!!!!”

    七零八落的目光四面八方往温蜜这边瞄,温蜜当然——

    不能吐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深呼吸心理建设坐了一大堆才将那口香菜咽了下去,大抵是心理作用在作怪,温蜜觉得喉咙处一片刺痛。

    她端起跟前的酒杯囫囵吞了口酒,那股子味道才消下去一点点。

    在抬眼去瞧苏慕,他已经坦然收回了手,然后更加坦然地端起了她刚才放下的酒杯,眼皮半阖,微附身在靠在她脸颊处,呼吸灼热全数喷在她五官上。

    清淡的酒气中,温蜜听见苏慕压低声音说,“让你吐你不好意思吐出来,那就好意思当着别人面喝我的酒?嗯?温蜜?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…你的酒?!”温蜜扫了眼,发现她的酒杯确实稳当的搁在右手侧,没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慕沉着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温蜜捂脸,面红耳赤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温蜜席上没敢再分心吃饭,埋头苦吃,即便头顶上迎着不少探究的目光。

    饭局接近尾声,苏慕去了趟洗手间,众人的视线终于不再关注她,她轻松了口气,精神都抖擞起来,用纸巾擦了擦嘴角,刚要离开座位,视线一顿,发现苏慕的手机还搁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温蜜见饭桌上的人走的七七八八,顺手将手机捞在手里,出了包厢在走廊拐角处等着。

    正百无聊赖时,走廊的另一端传来脚步声,不一会就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基于这是在公众场合,温蜜捏着手包,微低着头。

    不曾想,那人走了两步又退了两步,站在她跟前,温蜜轻嗅鼻子,闻到一阵熟悉的香水味。

    抬眸,发现是沈安安。

    沈安安跟她不对盘,细长的眼睛瞥向温蜜手里的手机,是苏慕的,微挑眉嘴角露出一抹讽笑,拨弄了下头发,到底没说其他话,只是视线落在温蜜的手指上,一顿,轻笑了声,“温小姐,戒指不错。”

    温蜜心一紧,要遮掩时,觉得又有些欲盖弥彰,索性大方的伸出手,瞧了眼,菀笑道:“是吗?我也觉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据我所知这个牌子的,好像是只出情侣款式的?”沈安安眨眨眼睛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你知道还真是多呢。温蜜心道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想对策,余光瞥见苏慕的往这边过来的脚步,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再让沈安安发现苏慕手上也带着一样的戒指,那她真是百口莫辩了。

    温蜜有些焦急,抬头发现苏慕并没过来,只是站在两人十米远的地方,手插着西装裤口袋,一脸冷漠的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松下口气,温婉又疏离的道了声再见,往楼梯处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得急,没瞧见沈安安盯着她的后背,眼神愤愤地跟喷火似得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温蜜在楼梯处呆了一会,才见着苏慕慢悠悠走过来。

    等到人走到近前,温蜜扯着苏慕的手腕,将手机放了进去,一脸紧张地说,“幸亏你刚才没过来,不然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苏慕没听见温蜜说什么,清冽的目光垂下,落在被她握住的手腕上,温蜜的手掌小,不能完全握住他的手腕,余了一小块皮肤。

    苏慕觉得那处开始发痒并且变得滚烫,他眼眸逐渐深邃,并没有听见温蜜的说话声,直到鼻间袭来一阵清香,是温蜜的身上的香水味。

    “苏慕?苏慕?”温蜜往前凑近些。

    苏慕眼眸微闪,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些,仰头将眼底的情绪压下去,低着嗓音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怎么不过来?我还以为你要过来呢?”

    苏慕扯着嘴角,想起刚才温蜜瞅着他一脸紧张,就差在脸上写着‘你别过来’的模样,轻晒一声,扯了个不着边际的慌,

    “我对香水过敏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温蜜没怀疑,过了几秒钟反应过来,低头在自己身上嗅了嗅,仰着头一脸天真将手凑到苏慕的鼻子下面,迟疑道:“可是、可是我身上也喷了香水哎——”

    苏慕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略微沉默一会,苏慕睨着温蜜一脸这到底怎么一回事的样子,忽然抬手,面无表情道:“你可以松手了。”

    温蜜低头,发现她的手掌心还扒着苏慕的手腕,无语一阵,耳朵染上薄红,“嗖”地一声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成功转移话题的苏慕只掀起眼皮瞅她一眼,长腿晃动,下了一节楼梯。

    温蜜在原地沉默了会,突然捂着脸低低“啊”了声。

    好丢脸。

    “还走不走?”苏慕站在两个台阶下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唔,走。”

    温蜜跟上了苏慕,鼻子间都是苏慕身上好闻清冽的味道,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,便抬眼偷偷瞧苏慕的背影。

    没一会,苏慕突然停下脚步,温蜜差点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温蜜后怕的摸摸鼻子,抬头小声问,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慕沉默一会,微转身,一半身子处在光线中,一半隐在暗色中,阴影交叠中映衬得苏慕如画中人。

    温蜜微微失神,苏慕出声,嗓音一贯的低沉性感,

    “温蜜,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占了我两次便宜。”

    苏慕路过她的身边,嗓子有些哑,“看够了?”

    温蜜回神,慢吞吞反应过来,低低“啊”了声,抬手将怀里的衣服埋在脸上,呼吸间都是苏慕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又尴尬将怀里的衣服放了下去,垂着眼。

    尴尬一阵接一阵的。

    苏慕只穿了一件灰色内裤,包裹住的鼓囊囊的东西,她一垂眼便瞧见了。

    便又抬头,眼神无处安放。

    苏慕倒若若无其事,从衣柜里捞出件睡袍,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松松垮垮地,系带没系紧,露出一小片结实紧绷的胸膛。

    温蜜轻吐口气,觉得胸腔里都闷热起来,她在原地踩了踩,听见苏慕在身后说,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醒过神来,温蜜忙点头,像小鸡啄米似得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苏慕在床边的沙发塌上坐下,两只腿岔开,手拎着毛巾微低着头胡乱擦拭着。

    温蜜脚抵在地毯上一阵磨蹭,嘴巴里磕磕巴巴的蹦出来一句话,“那个……那个我的……行李……”

    苏慕点下巴,扔了毛巾,漆黑眼眸瞥她,“行李是我让沈姨搬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伦理纲常,夫妻义务,亦或者其他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。温蜜闷着头心想。

    苏慕挠了挠后脖颈的头发,眉头敛着,像是在沉思,温蜜合脚站在床尾处,侧脸柔顺的像只奶猫。

    “明天妈从国外回来,为了不让她觉得我们两个人还没结婚感情就出现了裂缝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让沈姨将行李搬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妈妈跟温妈妈是少时闺蜜,回国不免回去看望温妈妈,想来温妈妈也不会希望她跟苏慕出现感情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虽然两人也没什么感情基础。

    但是躺在一场床上——

    温蜜抬眼,跟苏慕的视线相撞,苏慕那双眼眸是丹凤眼,眼尾长而细挑,有光内敛。

    “不碰你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被猜中心思的温蜜脸颊微红,不敢与他对视,下一秒钟背过了身,闷声“嗯”了声,抬步想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所谓的,温蜜略开放的想。

    她圈住了苏慕的人身自由,将他整个人生都跟她绑在一起,没理由让他跟着她禁欲一辈子。

    但是苏慕这样说了,她也没法反驳,总不能没脸没皮的说,

    没事,你可以碰我。

    丢死个人吧。

    她转身想将怀里苏慕换掉的衣服丢进脏衣篓。

    苏慕背倚在沙发上,长腿交叠,眯着眼睛看温蜜。

    她双手抱着衣服在前面走,后面的腰身被勾勒的纤细姣好,往下面瞧,雪纺裙没过膝盖,露出半截白皙的小腿。

    眼眸渐深,苏慕阖着眼眸头后仰,开口唤住了温蜜,低着嗓音,

    “温蜜。”

    温蜜回头,“嗯?”

    他随手一指,坏心思压制不住,索性放弃了挣扎,“那还有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温蜜磨蹭蹭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,好一会没说话,面上染上绯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八点钟,温蜜进了浴室,在里面磨蹭了近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浴室男士生活气息很重,温蜜的东西沈姨没给她整顿,全都收拢在归纳箱里面。

    温蜜没将它们放出来,连带着将归纳箱推进了一空着的格子里。

    等到实在没什么可以收拾的了,手握上浴室的门把手,闭了闭眼睛出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迎面倒是碰上了正要敲门的苏慕。

    苏慕瞥她一眼,淡淡说道:“还以为你在里面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慕的床尺寸很大,温蜜乌龟爬似得摸了上去,苏慕跟在她后面,脚步踩在地毯上无声前进。

    床上被子被空调吹的泛冷,温蜜按着被子往上爬,膝盖抵在床的边沿,没曾想被子很滑,一个不慎,她的腿落下去一半。

    一只手中途握了上去。

    托着她的脚心往上用力,直接将人掀了上去。

    温蜜红着脸,感觉到脚心刚被接触的地方隐隐发烫,红着耳朵缩回脚,“蹭”的钻进了被窝,蒙着被子,怯懦着道了声,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苏慕抬眼皮懒懒瞥她一眼,伸手按了遥控器,关了顶灯。

    独留下一盏床头灯,那灯光微弱,整间房子昏暗下来,视线模糊,五官敏感起来。

    彼此的呼吸清新可闻,连身上的气味都隐隐被放大。

    温蜜睁着眼睛,躺在黑暗中,耳边流淌着苏慕略重的鼻息声,双手规矩地摆在小肚子上,没乱动弹,怕身体接触彼此尴尬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,是温蜜的手机,去洗澡前搁在床头柜上的。

    但是是在苏慕那边。

    她憋气仔细听着苏慕的呼吸声,辨别不出来苏慕到底是睡着还是没睡着,便声音小小喊了声,“苏慕?”

    一片平静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苏煜深?”

    仍旧是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温蜜眨了眨眼睛,放轻动作从被子里面起身,小心往苏慕那边爬。

    床榻有轻微的响声,温蜜一只手刚越过苏慕的身体,撑在他外侧,腿还没有跨过去,正前方突然出了声,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并不大,甚至低低地,但是有些做贼心虚的温蜜吓得一哆嗦,胳膊弯打折,身子往下一跌,横趴在苏慕的腰腹处。

    苏慕闷哼了声,眼里露出懊恼的神色,他抬手捏了下眉心,随即打开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大手握着温蜜的腰,将人揽腰给挪到了床里侧。

    他撑着胳膊,眉峰压的低,背着光,眼里情绪不明,只看得到他额头上青筋跳动,貌似心情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?”他压低嗓音,声音怪喑哑地。

    “拿手机。”

    苏慕眉峰不耐的瞧了她一会,伸手给她捞过手机,动作粗暴塞进了她的手机,随后又起身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温蜜盯着那背影好一会,才缩进被子里查看消息。

    于贝宛的消息。

    -蜜儿,我回国了。

    -明天聚聚。

    于贝宛是她的圈外好友,自由漫画家,为了收集素材,年初就开始了她的环球旅行,时隔六个月,温蜜险些忘了还有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趴在被子里回了消息,温蜜侧头,盯着浴室。

    苏慕还在里面待着。

    她盯了会,没多长时间,又开始哈欠连天,上下眼皮酸涩的要命,索性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没一会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连苏慕再次上床,也只是轻声嘟囔了句,转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她喊了声苏慕的名字,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温蜜从被子里抬起身,发现浴室门半开着,暖融融的灯光从里面漏出来。

    抹黑下床,温蜜下楼接了杯温水。

    再上楼时,浴室的灯光依旧。

    她捧着杯子往浴室门跟前走了两步,站在门跟前没进去。

    怕苏慕在洗澡,想伸手将门给关紧实时,半掩的门直接被人往里拉开。

    苏慕下半身围着浴巾,裸着胸膛站在那里睨她。

    水汽氤氲的,



(第1/3节)当前7960字/页


人见人爱的桃子草莓笑之强势小说《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》之 64.番外——于贝宛×宋行书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最新章节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TXT电子书下载之 64.番外——于贝宛×宋行书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小可爱们,此为防盗章节, 购买比例超过60%即可阅读最新章啦~  “我会——”

        “吃饭。”

        她还想说话, 苏慕抬眸,情绪很淡, 黑漆漆眼睛跟她对视, 低声道:“要我喂你吃吗?”

        温蜜抿嘴巴,“哦”了声, 回到座位上食不知味地嚼着。

        苏慕吃了两口, 搁下筷子, 发出一声轻响, 温蜜抬头, 瞥见苏慕低着头,摸不透情绪,没两秒钟, 转身上了二楼。

        他生气了。

        温蜜用筷子无意识地伴着面, 没一会面就坨成一团, 她叹了口气, 吃不下去了。

        将两人的碗丢进厨房, 温蜜从沙发上掏出手机。

        约于贝宛出来见面。

        地点在于贝宛朋友开的休闲会所。

        温蜜到的时候, 于贝宛正在跟会所老板拼酒量。

        见她来了, 挥了挥手,那老板朋友见状, 将空间让给了两人, 退了出去, 临走前还跟温蜜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是个长相很周正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温蜜回了个微笑,就被于贝宛扯到了沙发上坐着。

        “说吧,半个月不联系一回,这次突然联系,有猫腻。”于贝宛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说道。

        温蜜摘口罩,睨她,“就你聪明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会还是你跟你那什么未婚夫的事情吧?”于贝宛猜测道。

        她沉默了好大一会,开口,“宛宛,订婚戒指让我弄丢了。”

        于贝宛:“………那戒指好贵的吧?”

    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于贝宛被温蜜看的投降,“好了好了,我认真听,你继续说。”

        想起今天苏慕的眼神,温蜜低低说,“苏慕他好像很生气,虽然他没说话,但我能感受得到。”

        于贝宛翻了个大白眼,点了点温蜜的额头,“以往以为你双商都挺正常的,现在看来,你情商简直低到没朋友。”

        温蜜:“?????”

        “订婚戒指那么重要的东西,你是有多不在意它,才能弄丢它?而且订婚戒指代表的是什么?是你俩的婚姻?结果你说丢就丢了,不就说明你根本不在乎这场婚姻?是个男人都得生气的好吧?当然前提条件是哪个男人在乎这场婚姻,看来,苏慕果然是很在乎这场跟你的婚姻。”

        苏慕很在乎吗?

        温蜜想不通,这场婚姻是强加给苏慕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