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.番外——于贝宛×宋行书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温蜜牙齿差点磕到杯沿上,“你、你知道我在这啊?”

    “嗯,看的镜子。”

    她往浴室里探头,镶满整面墙的全身镜,她的身影映的十分完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呃,我没偷看。”温蜜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偷看你又不违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你、你洗澡怎么不关门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有人要偷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。”温蜜辩解。

    苏慕不置可否,上下扫了眼她,停在她脚上。

    “温蜜,”

    温蜜心一跳,每次苏慕这样正经喊她名字,就代表有事情,她结巴,“有、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发烧吗?”

    温蜜茫然,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穿鞋就乱跑?”

    温蜜低头,瞧见俩脚丫子赤/裸着站在地毯上,她眉毛往中间皱,

    “没找见我拖鞋。”

    “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温蜜捧着杯子就想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没走两步,她就走不动,脚脱离地毯,被人提着腰往床边走。

    “你安静待着。”苏慕将人放在床尾,开了顶灯,取了她水喝了一半的杯子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没多大会,苏慕回来。

    左手拎着她的粉色拖鞋,右手端着杯冒着热气的水杯。

    将水杯重新塞到她手里,拖鞋弯腰放在地毯上后,苏慕转身去穿衣服。

    水的温度有点高,对于夏天来说,温蜜喝不下去,下床踢踏上拖鞋,她端着水杯放到床头柜上,打算等凉一点再喝。

    转身时瞧见苏慕手里拎着体温计,坐在沙发上对她示意。

    温蜜慢吞吞走了过去,探额头让他测体温。

    苏慕低头看度数,温蜜背过身取了睡衣去洗澡。

    从浴室出来,瞥见苏慕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温蜜用毛巾擦着头发,听见了沈安安三个字后,立即耳朵竖的高高的。

    但苏慕的话非常简单,没说几个字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打探不到任何事情,温蜜索性懒得理,陷在另一沙发上专心擦头发。

    没一会,苏慕站她后面,将她的头发全部拨到一侧,另一侧的脖子露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温热指腹袭了上去,很痒。

    温蜜缩脑袋扔了毛巾,往一边躲,“苏、苏慕,你干嘛?”

    苏慕斜斜坐在一侧,低眸瞥向躲到远处的温蜜,扬了扬手里的创可贴,扯嘴角,

    “我数三秒。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乖乖从沙发一端走到苏慕跟前,坐下。

    苏慕一只胳膊撑着沙发,斜睨她,“够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没起身,她屁股在沙发上往苏慕那地方挪了五公分。

    苏慕撕开外包装,依旧睨她,“够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又挪了五公分,温蜜余光瞥见苏慕还要开口,猛闭着眼在苏慕开口之前,小声抱怨,“都贴着你坐了,还要往那里挪?”

    腿挨腿,肩抵肩的。

    苏慕低呵,缓慢开口,“我要说的是,把头发拨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哦。”温蜜将头发拨到一侧。

    苏慕:“歪头。”

    温蜜听话照做,努力歪着脑袋将脖子暴露在苏慕眼前,察觉到苏慕的视线越来越幽深,温蜜直觉胆颤,生怕苏慕一不小心再咬上去。

    苏慕的手指探了上去,指腹接触,那种感觉越发清晰,温蜜又不敢缩,只能心颤颤,小猫似得说,“苏、苏慕,你可别一冲动再咬我一口。”

    苏慕手一顿,手下的动作轻柔的继续着,“我没那么饥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那你今天……咬我干嘛?”温蜜努力想瞥他神情,奈何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苏慕的手摸到了她喉结周围,有些锁喉的味道。

    温蜜怂的很快,“当、当我没问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分钟,苏慕贴好后收手,温蜜没察觉一只手还撑在沙发上扬着脖子。

    苏慕没提醒,伸手取过沙发上的手机,打开相机给人拍了张。

    随后很快收了手机,面色入常起身往床边走过去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温蜜松口气转头,脖子都僵了。

    她揉了两下,跟着苏慕往床边走。

    睡前,苏慕将空调温度调高了好几度,温蜜躺在被子里冒了一阵汗。

    温蜜觉得这样留一夜汗,明早就能完全退烧。

    但她并不喜欢这种全身汗津津,黏糊糊的感觉,她将被子往下扯,只盖着肚子,但没什么用处,依旧热。

    温蜜悄悄坐起身,努力睁大眼睛看了眼苏慕,眼睛闭着,呼吸平缓,貌似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喝了口凉掉的水,躺下去后热汗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轻呼几口气,温蜜小心翼翼下了床,动作放轻悄没声绕过床尾,来到苏慕这边。

    空调,顶灯遥控器都在这边放着。

    温蜜蹲在地上,没在床头柜上摸到遥控器。

    她小心拉开一层抽屉,里面胡乱丢个几个遥控器。

    温蜜心一喜,摸到空调遥控器,正要调低时,房间亮起一盏小灯。

    除了苏慕,没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温蜜背对着苏慕,皱着眉头,思索着是要面对现实好,还是装作梦游好?

    只是没等她选择,苏慕取过她手中的遥控器,重新丢进了抽屉里。

    他手心也汗津津的。

    他也热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温蜜皱眉头,转过身,胳膊趴在床边上,可怜兮兮地撩头发,“好热,你看我脖子上都是汗。”

    苏慕瞧着她撩头发露出来的大一片白皙皮肤,声音低低地,眼底幽深一片,“发烧不能受凉,别任性。”

    温蜜没动,站在原地吸吸鼻子,“可是真的好热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我不会受凉可不可以?太热了我睡不着。”温蜜大着胆子拽他的被角,晃了晃。

    苏慕低眉沉默,睨着她纤白手臂,抬头幽幽的眼睛看着她,一只手干脆掀开被她拽住的被角,让出大片空隙,黑压压的视线铺天盖地投向她,

    “温度调低点?”

    温蜜巴巴点头,“嗯嗯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自己钻进来。”

    正巧苏慕背着窗外灯火睨过来。

    他眉峰坚毅,鼻根挺立,端的一副好相貌,若是平常能不那么疏远高冷一些,温蜜不至于跟他说个话都磕磕巴巴。

    “我…的意思…是………”她还想在苏慕的视线下解释,但苏慕没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苏慕收回视线顺手解开安全带,只手修长的手指撑着车门下了车子,动作流畅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温蜜扯着安全带,期期艾艾地探到驾驶位置那边点,“我话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苏慕压低身子,一手扒着车门,视线黑压压地探进来,低沉说,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之后便“砰”地毫不犹豫地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总觉得他不明白呢。

    温蜜搁在苏慕后面慢吞吞下了车子,拎起手包往别墅客厅奔去。

    苏妈妈到了年纪,重视保养,每天准时九点钟上床睡觉,因此客厅只有沈姨在厨房忙活。

    估摸着今天是苏妈妈担心他们拍戏辛苦吩咐了声,沈姨给两人准备了宵夜。

    温蜜摸着空瘪的胃,一天两顿饭吃的是剧组的盒饭,少油少肉没营养,她的肚子在拍戏时叫了两次。

    闻见厨房飘出来的馄饨味,温蜜换了鞋子,自动跑去厨房端了碗馄饨,搁在餐桌上边刷微博边吃着。

    沈姨在厨房门口,“小姐,先生不吃宵夜吗?你去把他叫下来吧?”

    温蜜“哎”了声,嘴巴里刚吞下一小馄饨,有些烫口,她踢踏着拖鞋,转身手成扇形往嘴巴里扇气,正想往楼上走时,苏慕换了身衣服正要往楼下来。

    她索性又转过身,继续撑着脑袋吃馄饨。

    苏慕在她对面坐下,沈姨给他端了份馄饨。

    他没急着吃,用勺子在里面搅拌了下,漫不经心抬眉,黑漆漆地瞳仁锁定她,音色凉凉的,“温蜜。”

    刷微博正入神的温蜜没抬头,顺嘴问了句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慕将勺子一放,清脆的一声响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引得温蜜抬头,他继续说,声音有些危险,“你把我的枕头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一口馄饨卡在嗓子眼里,温蜜被噎的眼里氤出水汽,眨巴眨巴瞪了会苏慕,又不可置信扭头看向站在门口有些不好意思的沈姨,“小姐,看我这记性,你吩咐的事情让我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慕的枕头被温蜜丢进了洗衣机。

    然后苏慕理所应当地霸占了温蜜的枕头,因为苏慕家——

    竟然没有备用的枕头!

    温蜜缩在沙发一头,用剧本盖着半边脸,水润的眼眸瞥向慵懒坐在沙发另一头的苏慕,“你们家——”

    苏慕从杂志里抬起头,冷冰冰地警告视线。

    温蜜认错很快,“我们,我们家那么大,怎么就没有备用枕头呢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苏慕翻过一页杂志。

    ?????

    “这不一向是家里女主人才会过问的吗?”苏慕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在说她这个‘女主人’不称职吗?

    苏慕上床好一会,她还顽强在沙发上面抗争着,她没枕头睡不着觉的,但她没跟苏慕说。

    索性趴在沙发上研究了会剧本。

    只是视线越来越来模糊,温蜜随手翻了几页,便将下巴抵在上面,眯着眼瞅上面的字眼。

    没看清一个字,哈欠倒是打了两三个。

    后方传来动静,温蜜睡眼朦胧,没注意到,直到眼前伸出之手抽走了她的剧本。

    温蜜下巴磕在沙发上,她才抬头,发现苏慕下了床,赤着脚站在她背后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温蜜困得迷糊了,还是什么,苏慕的眼神好像不太对。

    温蜜懵懂间,苏慕猛然附身,呼吸有些浓重,喷在她后脖颈上。

    她穿的是睡裙,领口不放/荡可也达不到保守的地步,一小片后背露在了外面,下摆长及膝盖,但由于她俯趴在沙发上,裙下摆往上卷起,整截纤细笔直小腿连带着白嫩的三分之二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,腿根处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她清醒时都猜不透苏慕的情绪,更被说现在她被瞌睡虫驾驭的脑袋,她强撑着抬起身,腰间不自觉弯起一个诱人的弧度,温蜜揉了揉眼睛,“苏慕,你怎么下来了?”

    苏慕低咳了声,将剧本放回原处,黑似浓墨的眼睛眯着,低声问她,“你不上床睡觉?”

    温蜜手指着剧本,眼皮都快阖上了,嘴里还认真说着,“在、在研究剧本。”

    苏慕不明所以的低笑了声,嗓子深处发出来的,很轻的一声,温蜜疑惑,就见苏慕摸向剧本,修长手指点着剧本敞开的那一页,声音不明却很低哑,“在研究这个?”

    温蜜点头,视线随即落在剧本上。

    “动作戏:韩杨刚冒出青茬的脑袋在春花脖颈处拱来拱去,宽大的手掌沿着春花肩头下滑,探进……….....................两人同时长舒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韩杨、春花是《春花》的男女主。

    ………非常活色生香、描写详细、不亚于颜/色书籍的一幕戏。

    温蜜:“.........”

    不是已经亲过了?

    还问什么?

    温蜜趴在苏慕肩头一阵磨牙。

    是真腹黑。

    苏慕没听到回答,放松身体弯着劲瘦腰身,让某个抱着他肩膀的人搂的稳当一些,做完这些,他开口,“不选吗?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第一个………”

    颇羞愤地说完,温蜜额头抵在苏慕肩胛处,没再抬头,只两侧耳朵慢慢红起来。

    苏慕闷笑了声,低睨温蜜白净的侧脸,想说话时,下一刻,包间的门直接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    伍一还没走进来,声音先飘过来,“苏慕,听说你带着嫂——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被迫中断,伍一认真往小圆桌那处看,就见苏慕沉着脸回头看他,神情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伍一往里走的脚步一顿,停顿一秒钟,利索的往后退,并随后阖紧了房门。

    苏慕工作室的其他人员见只伍一一个人下了楼,身后没苏慕,疑惑道,“伍哥,不是说要跟慕哥一起吃饭吗?慕哥在里面干嘛呢?不去聚餐吗?”

    伍一在原地笑的莫测,想起刚才他进去时,他们老板的手还放在他们嫂子的腿上,他眯了眯眼,“问那么多干嘛?楼下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包间里,伍一刚退包间,温蜜便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。

    苏慕低眉松开手,握着人的腰将温蜜放到地板上,她从始至终害羞的没敢再抬头,小碎步往后退着远离苏慕。

    他抬手不经心拨弄了几下被刚被温蜜搂着,弄得褶皱的衬衫,眼神则瞧着温蜜,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蜜埋着头用鼻音应了声,率先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苏慕在后面跟着,弯了一双好看凤眼。

    温蜜跟着苏慕工作室的人去吃了顿饭,期间伍一不时八卦顺便带着促狭的眼神落在她身上,让她有些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苏慕吃着菜,抬眼瞥了眼伍一。

    伍一立马老实,埋头苦吃。

    饭毕,苏慕给伍一扔了张卡,伍一去结账。

    剩下几人收拾整顿好,等着苏慕跟温蜜。

    苏慕起身,戴好墨镜,矮身随手给她弄了个墨镜,又将她搁在椅子后方的棒球帽给人扣上,才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温蜜全程没动手,或者说没来得及动手,苏慕就帮她安置好,工作室里的人噤声,面面相觑,后齐齐盯着苏慕的背影,内心OS:这确定是我们慕哥?

    出了餐厅,中午的温度高的离谱,其他人回工作室,苏慕跟她赶剧组。

    餐厅附近有家店售卖冰淇淋的,温蜜老实跟在苏慕右边走时,眼神不自觉往冰淇淋店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苏慕停在车门跟前时,瞥见她走神的视线,抬眸往那处瞧了几眼,后打开后车座的门让她上车。

    温蜜“啊?”了声,收回视线又“哦”的一声,抬腿钻进车里。

    摘掉棒球帽,温蜜让司机将空调打低点,余光瞥见苏慕还上车,喊他,“快上车,外面好热。”

    苏慕没应声,摸出钱包看了眼,从里面抽出张零钱后,将钱包扔给她。

    手忙脚乱接住,温蜜问,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苏慕关车门,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温蜜听话:“哦。”

    没两分钟,车门一声响,温蜜转头去看。

    迎面就一冰淇淋,温蜜愣了片刻,才傻傻着去接,“给我的?”

    这没智商的问题,苏慕掀眼皮看她又阖上,懒得回答她。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被人鄙视了下智商,但温蜜咬着冰凉的冰淇淋,决定不追究这个。

    过了会,苏慕低声让司机开车,温蜜含着冰淇淋,大着舌头道:“等等等一下,你不吃吗?”

    苏慕扯着嘴角,“怎么?你想下车去给我买?”

    “投桃报李嘛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一个字?那到底是吃还是不吃?

    没等温蜜再出声询问,苏慕头往前凑,就着她的手,在她啃过两口的冰淇淋上咬了一口,临退回去前,乌黑眼眸跟她对视,

    “接受你的投桃报李。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苏慕跟温蜜在影视城拍了整个下午的戏。

    期间,徐申趁休息间隙跟温蜜谈话,内容大概含义是她昨晚不告而别,他很不高兴,希望她以后不要继续这样扒拉扒拉的。

    温蜜在遮阳伞下,挥汗如雨,貌似认真听着“教诲”。

    徐申这通教诲持续时间颇长,眼看着有往一个小时的方向发展,温蜜余光瞥见苏慕路过,大脑没经过思考便喊出了声。

    苏慕拎着瓶矿泉水,往这边看,在瞧见徐申,没打停顿就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徐申的话头立即刹住,不自在笑了几声背着手走了。

    于是整个休息间隙,温蜜跟苏慕面对面,记了二十分钟的台词。

    哦,苏慕并没有,他记性好台词功底强,对戏时从没忘过台词,因此整个二十分钟都是温蜜小声背诵的声音。

    期间苏慕浏览网页,会时不时抬头瞥她两眼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晚上,是司机过来接他们。

    到了别墅,跟苏妈妈吃完晚饭,苏慕回房洗澡,温蜜站在床跟前,将她的枕头往左侧挪。

    导演让她明早早点到,她记着苏慕十分严重的起床气,害怕明天再将人吵醒,苏慕真会揍她一顿,打算睡觉时离人远远的,早上也不至于吵醒他。

    苏慕从浴室出来,用毛巾擦着头发,在瞧见温蜜的枕头快挪到南极去,拧着眉头“你放那么远干嘛?”

    温蜜边小跑到柜子跟前,边讲了实话。

    苏慕沉默一会,抬眸见温蜜打算从衣柜里在捞一件薄被子,这是打算分被窝睡?他不耐了,“你干脆在地上打地铺得了。”

    温蜜抬头,猛眨眼睛,像是很中意这个苏慕的话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苏慕面无表情否决掉,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温蜜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慕见她怀里还抱着被子,扔了毛巾,曲着腿,一屁股坐在了单人沙发上,周身气场莫名变强。

    温蜜很有眼色,放下被子,踢着拖鞋跺过去,小心翼翼地盯着苏慕。

    这个角度看过去,苏慕微沉着的眉峰不冷硬,反而有着冷淡的性感。

    温蜜站在两步远瞧了会,眼珠子上下乱转,心里小算盘拨的啪啪响。

    她见苏慕的头发刚没擦干净,发根处还在滴水,沿着脖子下滑,滚进苏慕的睡袍里。

    正所谓求人还是得有求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温蜜脑筋转的快,附身捡起榻榻米上苏慕刚扔掉的毛巾,上前几步,放在他头发上一阵擦拭。苏慕抬眼瞥了眼她,又低头打字。

    这是默认了?

    温蜜嘴角微扬,动作越发轻柔,没看他电脑屏幕,只试探道:“那个、苏慕如果我明天早上起得太早,吵醒你,希望你不要太在意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苏慕眉眼不动,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温蜜手一顿,“………那导演要我早上五点钟就要到,”说着像是想到什么,温蜜低头,些许发梢落在他颈侧,温蜜希冀道:“不然、我等下去隔壁客房睡?”

    苏慕感受着脖子上的瘙痒感,拢眉头:“你想让妈以为我们两个闹矛盾?”

    温蜜泄气,丢了毛巾,丧气般垂着头,抠手指,自言自语的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嘀咕声太小,苏慕没听到,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字,合上电脑。

    抬头瞥见正在苦恼的某人,背往后仰,手臂放松搭在沙发背上,深邃的凤眼微眯,不若平常此时有些平易近人,他慢吞吞道:“如果你能让我高兴下,我明天早上可能不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温蜜惊喜抬眸,车到山前必有路,这是可以打商量?

    转瞬又颦眉道,“那你喜欢什么啊?”

    投其所好总没错吧。

    苏慕敞着腿,眼眸漆黑,视线紧锁住她。

    温蜜被盯得一窒,两只手慌乱绞着。

    没一会,苏慕收回视线,阖眼哑声道:“你会什么就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会什么?

    化妆?总不能给他化妆?

    跳舞?舞蹈还是上学时学的,万一肢体不灵活了,在人面前丢丑,算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圈,温蜜没确定下来,悄默默抬眼去看苏慕。

    那人正闭着眼,少爷姿态似得长腿长胳膊随意坤着,往常漂亮凌厉的眼睛闭着,气势没那么大,她小声开口,“苏慕,不然我给你唱首歌?”

    苏慕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温蜜起调挺好,只是她忘了下午她背了很长时间的台词,嗓子有些干涩,唱到中途,苏慕便没让人再唱。

    给她倒了杯蜂蜜水,让人喝了,然后在温蜜殷切的视线下,俯睨她,“明天你动作轻点,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温蜜喜滋滋,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但为了确保起见,温蜜入睡时,尽量跟苏慕拉开距离,但睡得迷迷糊糊中,她腰间落下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是苏慕伸胳膊将人从床边边扯了回去。



(第2/3节)当前7960字/页


人见人爱的桃子草莓笑之强势小说《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》之 64.番外——于贝宛×宋行书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最新章节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属你最撩人[娱乐圈]TXT电子书下载之 64.番外——于贝宛×宋行书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全职法师 元尊 飞剑问道 天命神相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圣墟 我的1979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温蜜牙齿差点磕到杯沿上,“你、你知道我在这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看的镜子。”

        她往浴室里探头,镶满整面墙的全身镜,她的身影映的十分完整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…呃,我没偷看。”温蜜小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偷看你又不违法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……你、你洗澡怎么不关门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有人要偷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。”温蜜辩解。

        苏慕不置可否,上下扫了眼她,停在她脚上。

        “温蜜,”

        温蜜心一跳,每次苏慕这样正经喊她名字,就代表有事情,她结巴,“有、有事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发烧吗?”

        温蜜茫然,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不穿鞋就乱跑?”

        温蜜低头,瞧见俩脚丫子赤/裸着站在地毯上,她眉毛往中间皱,

        “没找见我拖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在楼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哦。”温蜜捧着杯子就想往楼下走。

        没走两步,她就走不动,脚脱离地毯,被人提着腰往床边走。

        “你安静待着。”苏慕将人放在床尾,开了顶灯,取了她水喝了一半的杯子往楼下走。

        没多大会,苏慕回来。

        左手拎着她的粉色拖鞋,右手端着杯冒着热气的水杯。

        将水杯重新塞到她手里,拖鞋弯腰放在地毯上后,苏慕转身去穿衣服。

        水的温度有点高,对于夏天来说,温蜜喝不下去,下床踢踏上拖鞋,她端着水杯放到床头柜上,打算等凉一点再喝。

        转身时瞧见苏慕手里拎着体温计,坐在沙发上对她示意。

        温蜜慢吞吞走了过去,探额头让他测体温。

        苏慕低头看度数,温蜜背过身取了睡衣去洗澡。

        从浴室出来,瞥见苏慕在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温蜜用毛巾擦着头发,听见了沈安安三个字后,立即耳朵竖的高高的。

        但苏慕的话非常简单,没说几个字就挂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打探不到任何事情,温蜜索性懒得理,陷在另一沙发上专心擦头发。

        没一会,苏慕站她后面,将她的头发全部拨到一侧,另一侧的脖子露出来。

        接着温热指腹袭了上去,很痒。

        温蜜缩脑袋扔了毛巾,往一边躲,“苏、苏慕,你干嘛?”

        苏慕斜斜坐在一侧,低眸瞥向躲到远处的温蜜,扬了扬手里的创可贴,扯嘴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