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心迹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她不时地听着外面的脚步声,只以为雷雄就要来到了。

    随着那些脚步一次又一次的近来而又远走,她的心慢慢地沉下来了:难道,他竟然忘了?是他说过要教我武功的,第一次就忘了?!

    夕阳西下,门外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燕舞收好书本,开始准备晚饭。她虽然手上忙活,但仍是侧耳细听门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渐渐地,天已经黑了,门外终于再次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燕舞禁不住一阵欣喜,来到院子里,正要开门,一颗心又归于平静。因为她已经听出,那正是燕海福和小黑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燕舞打开门,看着燕海福满满的药筐,说:“爷爷,今天收获不错呀!但是下次别回来得这么晚了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瞧出了孙女的异样,问:“那小子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燕舞摇摇头,淡淡地说:“他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说:“没来最好,以后不理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燕舞没有答他话,将饭菜端出来,说:“爷爷,我们吃饭吧!”

    燕海福呵呵一笑,说:“王权写信怎么说?我就喜欢那小子,有学问,又踏实。”

    燕舞说:“爷爷,你就会护着他。他可有一段时间没写信来了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听出孙女语气中的担忧,说:“小舞,你放心。他要是敢对不起你,爷爷一定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燕舞说:“爷爷,您想到哪里去了?我只是担心他在学校好不好,又没说他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又是一笑,说:“这就对了,我就知道你没有变心。”

    燕舞恍然大悟,说:“爷爷!你真坏,原来是在试探我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夹了一筷子菜在燕舞碗里,说:“你太善良,我怕你上别人的当。”

    燕舞说:“您呀,还是对外乡人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说:“可不是我有偏见,你看,这和你约好的也不打个招呼就不来了。这样言而无信的,也只有外乡人。”

    燕舞轻轻瞪了他一眼,说:“爷爷,他要来您又说别让他来,这没来,您又说他言而无信。我看您,不仅对外乡人有偏见,对雷雄更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说:“怪不得人家说女生外心,为了一个外乡人这样挤兑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燕舞说:“好啦,总之您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燕海福说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爷孙俩不再说话,连小黑也很安静,眨着一双漆黑的眼睛,似乎在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光。

    雷雄从医院出来,看见天色全黑,使起轻功,腾空而起。总之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他迫不及待地想飞奔到那个小院。

    燕海福打着电筒,挑着一担水桶出了门,小黑跟随在后。

    燕屋追出来,问:“爷爷,您这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燕海福说:“我去菜地看看,昨天新栽的白菜该浇浇水了。”

    燕舞诧异地说:“你这么晚了还去浇菜?”

    燕海福不答话,一人一畜已经随着电筒的光亮走远。

    燕舞对着他的背



(第1/3节)当前1123.5字/页


人见人爱的燕云十八帅之强势小说《醉梦江湖远》之 第六十九章 心迹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醉梦江湖远最新章节醉梦江湖远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醉梦江湖远TXT电子书下载之 第六十九章 心迹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 他信手翻着,只觉得这些招式自己似乎练过,又似乎没有练过。他按照其中一页的描述练了一下,觉得和自己的功夫虽然相似,但还是有很大的出入。 他翻到了最后几页,瞪大了眼睛,因为上面绘着一男一女同时练刀的招式。这两把刀的样子非常奇特,与一般的刀完全不同,他从来没有见过,更加没有练过。他连翻几页,所画的刀都是这样子,看来并不是画者手误,而是真有这样子的刀。 他似乎想起什么:两仪刀?难道是两仪刀?! 他一时陷入了迷茫:这本书是谁写的?为什么和赤山学校的武功那么相似?最后的那些刀法究竟是什么?为什么又被封在了梦兰的墓碑之中? 他翻出照片,在灯光下看得更加明白,照片上的人与现在的燕舞一样地出尘脱俗,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但是从年纪看起来,似乎比燕舞还要稍大。 照片的背面有四行小字,上面写着:一见入我心,再见夺我魂,三见误此生,唯有梦里寻。 虽然字迹已斑驳,但因为保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。但他还是不解气,又把药房里的药材,器具,单子等东西捣了一地。 小黑不知道主人为什么发脾气,在一旁低低地惊恐地呜叫着。 燕海福看着它可怜兮兮的样子,拎起来,说:“你告诉我,那丫头怎么不听我的话,和那个臭小子搅到一起去了。那个臭小子,我早就怀疑是他把我的书拿去了,今天一见,绝对是他没错,这个小子,是我的克星吗?” 小黑从来没见主人这模样,惊恐地嘶叫着。 燕海福一把把它摔在地上,看着自己的双手,说:“这也怪我自己,为什么一开始要救他,让他死在梦兰的身边该有多好。” 想到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还要恨他?” 那人怆然一笑:“再完美的男人,也逃不过美色。自打他遇见了那个女人,他的魂就丢了,我们武馆和药房也日渐没落了。” “你说的那个女人,是不是叫林梦兰?” 那人惊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 雷雄不答他,却说:“你是他的小徒弟,金石。” 那人再次吃了一惊:“你到底是谁?” 雷雄说:“把你的故事讲完,我便讲我的故事。” “凭什么我要告诉你?” 雷雄淡淡地说:“呵!你不讲也无妨,你师门的那些事,我也没有兴趣知道。” 那人盯着他,笑笑说:“讲就讲,事情过去这么多年,也没有什么好忌讳。那一年,师娘的侄女一家三口从老家来投奔我们,师娘便收了她侄女婿为徒弟,教他武功。师娘的侄女是个天下少有的大美人,叫林梦兰。师娘却相貌平平,跟师父没有一儿半女。师父见了这个侄女,一开始还能把持自己姑父的身份,到了后来,渐渐地没有长辈的样子。师娘是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然,虽然这个人与他非亲非故,巨大的悲恸仍是填充着他的胸腔,找不到崩塌和宣泄的口子。 李基从病房出来,见了他这样子,再看看病床,也明白了过来,低头不语。 雷雄茫然地说:“千里迢迢,跑到这地方,却客死他乡。” 一个护士过来,问:“先生,死者需要先送往太平间吗?” 雷雄说:“对,还得等一等他的家属,和我们的老总,看看这事情怎么解决。” 那护士说:“你们的费用请赶快筹集。” 雷雄点点头。 李基和那护士将病床推走了。 高国昌说:“雷教练,你回去吧,看看都正常了没有,这里有我和小李看着。” 雷雄说:“辛苦了,好好护理他们。” 他回到公司,已经快要下班了。 金标正在安排人员清理打扫现场。看见他过来,说: “雷教练,赵总打电话来,让你明天上午去广华机场接总经理。” 雷雄说:“哦,今天这件事情跟赵总说了吗?” 金标摇摇头,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的吧!” 雷雄笑笑说:“嫂子不用替我省,就听大哥的,玉阁楼!” 玉阁楼本是栾岗极有档次的酒店,菜品一流,装饰豪华,一般的打工者是不去的,多是些社会名流或者有一定身份的人士和有钱人才去光顾。 一行人说说笑笑,来到辉煌气派的玉阁楼。 走进大堂,马上有两个着装一致的服务员过来询问。 雷雄正要答话,那两个服务员却转过身子,向着一个正从二楼下来的男子鞠了一躬,说:“刘总,慢走!” 雷雄一看,这男子三十岁左右,中等身材,肩上斜挂着一个黑色的椭圆形包。 李基对着两个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并没有听到脚步声,这说话的人什么时候进来的? 大家赶出来,看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荷着锄头戴着斗笠站在堂屋中央,正是燕海福。他脚旁站着一只小黑狗,手里拿着一根竹枝。 为首那蒙面人说:“老家伙,你是什么人?” 燕海福说:“这话该我问你才是。” 话音落时,手一扬,头上一顶斗笠已经扑地一声飞向为首那人面前,出手奇快。 那人来不及避让,一个脸膛已经被斗笠罩住。 燕海福扬起手中赶牛的竹枝,“唰唰唰”几声响过,那几个蒙面汉子只感到一阵轻风,面上一凉,一摸,面布已经掉了,可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乾刀刀法,终有所成。但没有坤刀的辅助,始终不尽如人意。 再后来,少年渐渐老去,宝刀又无踪影。 雷雄不知道这些传说是真是假,当听到柯大龙叫关威拿刀时,一时虽然惊奇,但并没有十分确信,以至于疏忽。 他看了看天,月已西斜,天边曙光初现。他使出轻功,决定再到小楼中一探究竟。 可是,他找遍了楼上楼下所有的房间,也并未见到外形似刀的物件。 柯大龙仍然昏迷不醒,关威却不知去向。 雷雄无比懊悔,只得返回到河边的草地上来。 他的行动轻巧迅速,一来一去并未花费多少时间。 当他再次躺下时,天已微亮,成人杰在耳边问: “你刚刚去了哪里?” 雷雄轻声说:“我回去找两仪刀了,可是没有找到。” 成人杰打了个翻身,说:“先保住自己吧,还管什么两仪刀,瞎操心!” …… 再说关威在小楼中被捆住了手脚,动弹不得,他费了好大的劲,挪到柴火堆旁边,终于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她不时地听着外面的脚步声,只以为雷雄就要来到了。

        随着那些脚步一次又一次的近来而又远走,她的心慢慢地沉下来了:难道,他竟然忘了?是他说过要教我武功的,第一次就忘了?!

        夕阳西下,门外一片静寂。

        燕舞收好书本,开始准备晚饭。她虽然手上忙活,但仍是侧耳细听门外的动静。

        渐渐地,天已经黑了,门外终于再次响起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燕舞禁不住一阵欣喜,来到院子里,正要开门,一颗心又归于平静。因为她已经听出,那正是燕海福和小黑的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燕舞打开门,看着燕海福满满的药筐,说:“爷爷,今天收获不错呀!但是下次别回来得这么晚了。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瞧出了孙女的异样,问:“那小子欺负你了?”

        燕舞摇摇头,淡淡地说:“他没有来。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说:“没来最好,以后不理他就行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没有答他话,将饭菜端出来,说:“爷爷,我们吃饭吧!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呵呵一笑,说:“王权写信怎么说?我就喜欢那小子,有学问,又踏实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说:“爷爷,你就会护着他。他可有一段时间没写信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听出孙女语气中的担忧,说:“小舞,你放心。他要是敢对不起你,爷爷一定饶不了他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说:“爷爷,您想到哪里去了?我只是担心他在学校好不好,又没说他欺负我。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又是一笑,说:“这就对了,我就知道你没有变心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恍然大悟,说:“爷爷!你真坏,原来是在试探我。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夹了一筷子菜在燕舞碗里,说:“你太善良,我怕你上别人的当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说:“您呀,还是对外乡人有偏见。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说:“可不是我有偏见,你看,这和你约好的也不打个招呼就不来了。这样言而无信的,也只有外乡人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轻轻瞪了他一眼,说:“爷爷,他要来您又说别让他来,这没来,您又说他言而无信。我看您,不仅对外乡人有偏见,对雷雄更有偏见。”

        燕海福说:“怪不得人家说女生外心,为了一个外乡人这样挤兑你爷爷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说:“好啦,总之您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然,虽然这个人与他非亲非故,巨大的悲恸仍是填充着他的胸腔,找不到崩塌和宣泄的口子。 李基从病房出来,见了他这样子,再看看病床,也明白了过来,低头不语。 雷雄茫然地说:“千里迢迢,跑到这地方,却客死他乡。” 一个护士过来,问:“先生,死者需要先送往太平间吗?” 雷雄说:“对,还得等一等他的家属,和我们的老总,看看这事情怎么解决。” 那护士说:“你们的费用请赶快筹集。” 雷雄点点头。 李基和那护士将病床推走了。 高国昌说:“雷教练,你回去吧,看看都正常了没有,这里有我和小李看着。” 雷雄说:“辛苦了,好好护理他们。” 他回到公司,已经快要下班了。 金标正在安排人员清理打扫现场。看见他过来,说: “雷教练,赵总打电话来,让你明天上午去广华机场接总经理。” 雷雄说:“哦,今天这件事情跟赵总说了吗?” 金标摇摇头,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的吧!” 雷雄笑笑说:“嫂子不用替我省,就听大哥的,玉阁楼!” 玉阁楼本是栾岗极有档次的酒店,菜品一流,装饰豪华,一般的打工者是不去的,多是些社会名流或者有一定身份的人士和有钱人才去光顾。 一行人说说笑笑,来到辉煌气派的玉阁楼。 走进大堂,马上有两个着装一致的服务员过来询问。 雷雄正要答话,那两个服务员却转过身子,向着一个正从二楼下来的男子鞠了一躬,说:“刘总,慢走!” 雷雄一看,这男子三十岁左右,中等身材,肩上斜挂着一个黑色的椭圆形包。 李基对着两个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上前,环顾四周,除了自己的影子外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 他这时身处在三车间与四车间的过道处,仿佛听到隔壁的过道似乎有脚步声响。他轻快地转了过去。 一条状物向他迎面撞来,他忙缩下身子,避过了那一击。手中警棍往前面一双晃动的脚扫去,那双脚跳跃而起,蹬在墙上,一条人影向雷雄撞过来。 雷雄除看到自己手中光线跳动外,面前东西什么也看不见,只得一个后跃,退开丈余开外。暗想:我可真笨,打着电筒不是我在明他在暗吗?当即熄了电筒,却又不见了那条影子,只听得二车间的卷闸门轻轻地响了一下再没有声息。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着活,工棚里忙碌而又紧张。 忽然,郦云眼前一黑,“扑通”一声栽倒在地。 成人杰一看,急了,忙停下手中活,将郦云背到宿舍。 雷雄跟了进来,摸了摸郦云的额头,只觉得烫手。 整个生产线也都停了下来。 成人杰跑去食堂倒开水。过来时,郦云已经晕了过去。 这时,外面人声鼎沸,只听见人们愤愤地骂着: “真不是个东西啊!黑了我们的血汗钱自己跑啦!” “狗娘养的,真不是人,卧槽他十八代祖宗……!” 成人杰正在给郦云喂水,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回到宿舍来。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 他信手翻着,只觉得这些招式自己似乎练过,又似乎没有练过。他按照其中一页的描述练了一下,觉得和自己的功夫虽然相似,但还是有很大的出入。 他翻到了最后几页,瞪大了眼睛,因为上面绘着一男一女同时练刀的招式。这两把刀的样子非常奇特,与一般的刀完全不同,他从来没有见过,更加没有练过。他连翻几页,所画的刀都是这样子,看来并不是画者手误,而是真有这样子的刀。 他似乎想起什么:两仪刀?难道是两仪刀?! 他一时陷入了迷茫:这本书是谁写的?为什么和赤山学校的武功那么相似?最后的那些刀法究竟是什么?为什么又被封在了梦兰的墓碑之中? 他翻出照片,在灯光下看得更加明白,照片上的人与现在的燕舞一样地出尘脱俗,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但是从年纪看起来,似乎比燕舞还要稍大。 照片的背面有四行小字,上面写着:一见入我心,再见夺我魂,三见误此生,唯有梦里寻。 虽然字迹已斑驳,但因为保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。但他还是不解气,又把药房里的药材,器具,单子等东西捣了一地。 小黑不知道主人为什么发脾气,在一旁低低地惊恐地呜叫着。 燕海福看着它可怜兮兮的样子,拎起来,说:“你告诉我,那丫头怎么不听我的话,和那个臭小子搅到一起去了。那个臭小子,我早就怀疑是他把我的书拿去了,今天一见,绝对是他没错,这个小子,是我的克星吗?” 小黑从来没见主人这模样,惊恐地嘶叫着。 燕海福一把把它摔在地上,看着自己的双手,说:“这也怪我自己,为什么一开始要救他,让他死在梦兰的身边该有多好。” 想到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