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何所思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雷雄说:“时间不早了,我现在就把他送到刘仁康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送去?”燕舞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雷雄知道她的顾忌,笑笑说:“我们在他的辖区,这么大个厚礼,难道还送给别人。他一定会好好享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儿,你不要恨我们,你还太小,有些事情还不能全面看待。”燕舞轻抚着木可儿的后背,“你一个人也没有地方去,以后就跟我们在一起吧!”

    木可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雷雄为柯大龙敷上了止血药,燕舞找来纱布跟他包扎了,把自己头上戴孝的那多白花摘下来,说:“雷雄,走吧!我陪你一起送他去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雷雄说: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一个人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雷雄心里一热,知道燕舞担心柯大龙诡计多端,怕他再伤害自己,便点了他百会穴。柯大龙动弹不得,只有任凭摆布。

    “人杰,小云,你们照看好潘胜田安他们几个,我们马上就回。”雷雄说着,便携了柯大龙,和燕舞一起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木可儿大叫着,虽嚎啕大哭,却泣不成声。她追到院子中间,抢到三个人面前,歇斯底里地哭喊着。在淡淡的月色下,向柯大龙比了一个刚才一样的手势。泪眼里,也不知道柯大龙是否看见。她就那样比着,迟迟不肯放下手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很快走远,在黑夜里连影子也看不见了,木可儿再也追不上了。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周围一片黑暗冰冷,茫然看不清方向。她又急又累,抽泣得上气不接下气,瘫坐在地上,双腿发软,竟然站不起来。她索性仰躺在地上,任由泪水无休止地流着,迷迷糊糊的,也不知过了多久,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栾岗派出所值班的民警正是小张和小郑,见到雷雄,并不陌生。一看他带了个大胖子进来,都打起了精神。雷雄长话短说,两个人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连忙打通了刘仁康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刘仁康人还没有进来,一阵夸张的笑声已经传了进来。他后面还跟了七八个一身警服的人,个个表情严肃,不苟言笑,站在值班室门外两侧。

    雷雄见这阵势,笑笑说:“刘所长,你办事慎重细心,不愧是久经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他可不是普通人,是名振全国的绿林好汉啊!你也是费了不少力气把他逮到了,要是万一再让他跑了,我这张脸还怎么混呢!”刘仁康嘴里说着,眼里端详着柯大龙,“你就是柯大龙?能做了那么多案子,大人物啊!可惜,你走错道了。”

    柯大龙双目紧闭,眉头微锁。

    雷雄说:“人,就交给所长大人了,我们这就走了。”拉了燕舞的手,准备马上就走。

    刘仁康一把拉着他,正要开口挽留,这才注意到燕舞的惊人美貌,一双眼睛再也挪不开了,口里几乎流出涎来,竟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,只是呆呆地站着,呆呆地瞧着。

    燕舞看见他眼里异样的光彩,浑身不自在,拉了雷雄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雷雄瞧见了刘仁康的神色,重重地哼了几声,拂开他的手,怒



(第1/3节)当前948.5字/页


人见人爱的燕云十八帅之强势小说《醉梦江湖远》之 第八十六章 何所思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醉梦江湖远最新章节醉梦江湖远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醉梦江湖远TXT电子书下载之 第八十六章 何所思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稍有名气的人家,都被黑龙会光顾过,甚至连郦云家古旧的铜壶也被孙五和刘根顺走。他早年在清霞山下学艺的时候,曾见过师父拿出宝刀,并说那是两仪宝刀中的一把阳刀,也称为乾刀,另外还有一把阴刀,称为坤刀,但紧接着宝刀离奇失踪,他无缘研究。从此之后,但凡看到不同寻常的刀,都要本能地格外留心,就像得了心病一样。汉北各种名刀、怪刀,他也见识不少,但终究不是他见过的那一把。到了南方,也仍不改这一习性。当听到一些两仪刀的消息时,便马上来了兴致,彻夜难眠,便让潘胜和田安四处打听。费尽周折,历经了几把赝品,也是机缘巧合,终于在蓝水镇一个农妇的手里拿到了这把农妇用来砍柴的刀。 于是,便把黑龙会得到这把刀的来历娓娓道来:“说来也是奇怪,那时我们刚到南方,就听到一些宝刀的消息。龙爷说,他早年就一直在寻访这两把出自师门的宝刀,如今得知它在南方,怎么能坐得住?龙爷知道这些古旧物品一般会出现的场合,即便是废墟破屋,也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舞牵了木可儿的手,说:“小心一点走!”木可儿心里一暖,随即又转了念头:谁要你们同情和照顾我了,不要妄想用这种方式消除我对你们的仇恨。 雷雄走在前面,直接将几个人带到了中午来过的那间房门前。雷雄打开门,看着几人进去,说:“人杰,你在这里照看一下,我过去接应师叔,马上就过来。” 成人杰说:“你快去!怕那几个坏家伙一解了毒就起坏心思,师叔一个人应付不来。” 雷雄将火把插在桌上的笔筒里,转身就出了屋,飞身跃起,转到了山头的这一边来。看见金石正打着火把,静静地瞧着自己的儿子,一言不发。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一掌拍向我,小黑叫了一声便跳进来护在我的身前……。” 雷雄抚摸着它光滑漆黑的毛,在白色的烛光下,就像一块黑色的缎子一样平滑柔软。想起这条黑狗是燕海福养大,如今燕海福不在了,狗虽伤心,在关键时刻仍舍出性命保护主人,人都说“狗通人性”,是丝毫不假的。 雷雄站起身,看见潘胜已经昏迷不醒,便说: “不用等到七天了,柯大龙很快会找上门来。就明天吧,我们把小黑也埋在清霞山,把它葬在你爷爷的旁边,你认为怎么样?” 燕舞将小黑接过来,搂在怀里,泪珠扑簌簌地滴在它黑色的毛上,说:“不行,路途遥远,会有很多不便,就把它埋在我家菜地吧。” 雷雄说:“好,我等下就去把它埋了。” 燕舞点点头,说:“那这三个人怎么办?” 雷雄拉她起身,说:“惟一可行的办法,把他们送到少林寺去。” “少林寺?”燕舞瞪大了眼睛问。 “不错,这是他们最好的归宿。少林寺是千年古寺,宁静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 直到天已经大亮,四周仍是安静。 雷雄起了身,虽然一夜无眠,但精神仍然很足,嘱咐了李基,自己回到公司。 吃了早餐,打过卡后,提了七星宝剑,依约来到练功房。 他照着《清霞全谱》,仍然从第一招剑法开始练。 随着招式的慢慢熟稔,他再次验证了,这个剑法的确比赤山剑法更加高明,倒是赤山剑法,似乎是从这套剑法中学来,又没有学全一样。 他既然确信了这套剑法无害,便放开了手脚端正了心思来练,虽然有些别扭,但还是不怎么费力地一口气练完了。 他想,以后我只要照着这一套来练,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机的轰鸣。也有旅客陆续从飞机上下来或者登机,出入口拥挤而有序。 雷雄转了三趟公共汽车,来到接机厅已经是十一点多。听到播音,知道自己所候的那一班机马上就要降落了。 他心里一直在犯嘀咕,总感觉这个金标怪怪的,连总经理是谁都不肯告诉自己,好像是什么天大的机密一样。那么,自己马上就可以看一下,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。 正这样想着,播音再一次响起。 雷雄马上站到了出口处,脑海里贺文创的样子已经浮现了出来。虽说与他只有一面之缘,但雷雄记忆超强,尤其善于辨识每个人的体貌特征。 播音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抓到的?” 原来是雷雄带着马世金进了大厅。 雷雄心里冷哼一声,说:“所长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人,交给你们了,为了长美公司,还请秉公处理。” 刘所长说:“那是当然,说来惭愧,只怪下面的人办事不力,让这匹肥马溜了。还得多谢你啊。” 雷雄说:“不谢。另外,跟你透露个消息,柯大龙一伙正在本镇,昨天我们还有过斗争。我还有要事,不多说,先走了。” 刘所长张了张嘴,想要问些什么,但没说出来,雷雄已经离去。 刘所长将马世金带到办公室,关上门,微皱眉头,说:“马经理,你是怎么搞的?逃了也就逃了,怎么又让那小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你送来。现在,我要保你也是难了,只怕你要受苦了。” 马世金心里仍是存了一些侥幸,说:“您是大菩萨,您要救我容易得很。” 刘所长说:“我早就警示过你,让你收敛一点,谁知道你的胃口那么大,我还真是小看你了。” 马世金说: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雷雄说:“时间不早了,我现在就把他送到刘仁康那里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确定要送去?”燕舞若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雷雄知道她的顾忌,笑笑说:“我们在他的辖区,这么大个厚礼,难道还送给别人。他一定会好好享用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儿,你不要恨我们,你还太小,有些事情还不能全面看待。”燕舞轻抚着木可儿的后背,“你一个人也没有地方去,以后就跟我们在一起吧!”

        木可儿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雷雄为柯大龙敷上了止血药,燕舞找来纱布跟他包扎了,把自己头上戴孝的那多白花摘下来,说:“雷雄,走吧!我陪你一起送他去派出所。”

        雷雄说: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去就行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怕你一个人不安全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雷雄心里一热,知道燕舞担心柯大龙诡计多端,怕他再伤害自己,便点了他百会穴。柯大龙动弹不得,只有任凭摆布。

        “人杰,小云,你们照看好潘胜田安他们几个,我们马上就回。”雷雄说着,便携了柯大龙,和燕舞一起消失在夜色里。

        木可儿大叫着,虽嚎啕大哭,却泣不成声。她追到院子中间,抢到三个人面前,歇斯底里地哭喊着。在淡淡的月色下,向柯大龙比了一个刚才一样的手势。泪眼里,也不知道柯大龙是否看见。她就那样比着,迟迟不肯放下手来。

        三个人很快走远,在黑夜里连影子也看不见了,木可儿再也追不上了。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周围一片黑暗冰冷,茫然看不清方向。她又急又累,抽泣得上气不接下气,瘫坐在地上,双腿发软,竟然站不起来。她索性仰躺在地上,任由泪水无休止地流着,迷迷糊糊的,也不知过了多久,竟然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栾岗派出所值班的民警正是小张和小郑,见到雷雄,并不陌生。一看他带了个大胖子进来,都打起了精神。雷雄长话短说,两个人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连忙打通了刘仁康的电话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刘仁康人还没有进来,一阵夸张的笑声已经传了进来。他后面还跟了七八个一身警服的人,个个表情严肃,不苟言笑,站在值班室门外两侧。

        雷雄见这阵势,笑笑说:“刘所长,你办事慎重细心,不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一掌拍向我,小黑叫了一声便跳进来护在我的身前……。” 雷雄抚摸着它光滑漆黑的毛,在白色的烛光下,就像一块黑色的缎子一样平滑柔软。想起这条黑狗是燕海福养大,如今燕海福不在了,狗虽伤心,在关键时刻仍舍出性命保护主人,人都说“狗通人性”,是丝毫不假的。 雷雄站起身,看见潘胜已经昏迷不醒,便说: “不用等到七天了,柯大龙很快会找上门来。就明天吧,我们把小黑也埋在清霞山,把它葬在你爷爷的旁边,你认为怎么样?” 燕舞将小黑接过来,搂在怀里,泪珠扑簌簌地滴在它黑色的毛上,说:“不行,路途遥远,会有很多不便,就把它埋在我家菜地吧。” 雷雄说:“好,我等下就去把它埋了。” 燕舞点点头,说:“那这三个人怎么办?” 雷雄拉她起身,说:“惟一可行的办法,把他们送到少林寺去。” “少林寺?”燕舞瞪大了眼睛问。 “不错,这是他们最好的归宿。少林寺是千年古寺,宁静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 直到天已经大亮,四周仍是安静。 雷雄起了身,虽然一夜无眠,但精神仍然很足,嘱咐了李基,自己回到公司。 吃了早餐,打过卡后,提了七星宝剑,依约来到练功房。 他照着《清霞全谱》,仍然从第一招剑法开始练。 随着招式的慢慢熟稔,他再次验证了,这个剑法的确比赤山剑法更加高明,倒是赤山剑法,似乎是从这套剑法中学来,又没有学全一样。 他既然确信了这套剑法无害,便放开了手脚端正了心思来练,虽然有些别扭,但还是不怎么费力地一口气练完了。 他想,以后我只要照着这一套来练,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是……” 她顿了一顿,郦云急不可待,摇了摇她的手臂,问:“是什么呀?你快说!” 燕舞说:“你很爱他,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,你习惯了他的存在和对你的呵护,他已经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,是不是?” 她这一句话说得轻描谈写,其实心里却经过了一番思虑。虽然之前和郦云并不熟,但觉得她心地单纯,便想二人自小一起长大,她既然钟情于自己的大师兄,那么一定不是一朝一夕了。 郦云听到她这样说,心里猛烈地一震,自己对大师兄的感情,何尝不是这样?! 她又惊又喜,无言以对,只听燕舞在耳边调侃地问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 金标发动车子,说:“是吗?托你的福,赵总刚刚在电话里说我和小贺这件事干得漂亮。” 雷雄说:“你言重了,以后大家共事,许多不懂的地方你还得多提点一下。” 车子开出了公司,金标说:“跟赵总做事,不用那么拘束。他出身贫寒,之前干过许多苦差事。但是他很有眼光,又机灵好学,这个公司是他白手起家做起来的。” 雷雄听了,想当年的赵总一定如自己现在这般,或者比自己更加潦倒,禁不住在心中对他产生了一种敬佩之情,便问:“这些都是赵总自己讲的吗?” 金标笑着说:“这些都是他的宝贝千金大小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稍有名气的人家,都被黑龙会光顾过,甚至连郦云家古旧的铜壶也被孙五和刘根顺走。他早年在清霞山下学艺的时候,曾见过师父拿出宝刀,并说那是两仪宝刀中的一把阳刀,也称为乾刀,另外还有一把阴刀,称为坤刀,但紧接着宝刀离奇失踪,他无缘研究。从此之后,但凡看到不同寻常的刀,都要本能地格外留心,就像得了心病一样。汉北各种名刀、怪刀,他也见识不少,但终究不是他见过的那一把。到了南方,也仍不改这一习性。当听到一些两仪刀的消息时,便马上来了兴致,彻夜难眠,便让潘胜和田安四处打听。费尽周折,历经了几把赝品,也是机缘巧合,终于在蓝水镇一个农妇的手里拿到了这把农妇用来砍柴的刀。 于是,便把黑龙会得到这把刀的来历娓娓道来:“说来也是奇怪,那时我们刚到南方,就听到一些宝刀的消息。龙爷说,他早年就一直在寻访这两把出自师门的宝刀,如今得知它在南方,怎么能坐得住?龙爷知道这些古旧物品一般会出现的场合,即便是废墟破屋,也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舞牵了木可儿的手,说:“小心一点走!”木可儿心里一暖,随即又转了念头:谁要你们同情和照顾我了,不要妄想用这种方式消除我对你们的仇恨。 雷雄走在前面,直接将几个人带到了中午来过的那间房门前。雷雄打开门,看着几人进去,说:“人杰,你在这里照看一下,我过去接应师叔,马上就过来。” 成人杰说:“你快去!怕那几个坏家伙一解了毒就起坏心思,师叔一个人应付不来。” 雷雄将火把插在桌上的笔筒里,转身就出了屋,飞身跃起,转到了山头的这一边来。看见金石正打着火把,静静地瞧着自己的儿子,一言不发。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