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山底迷宫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雷雄试了她的鼻息,气息全无。再摸她心跳,仅剩一丝微弱的搏动。

    雷雄大急,只觉得瞬间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如同这眼前一样,一片黑暗。连忙将她平放在地上,低下头去,对着她的嘴唇,一口接着一口地吹起气来。她双唇冰冷而又异常柔软,全无热气。

    雷雄心里怜惜,顾不得许多,将自己的气息一口口地吹进她的口中。好在自己精气充沛,也不知吹了多少下,丝毫也没有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不多时,燕舞轻轻地吐了一口气。雷雄解开她湿漉漉的衣服,她的身体也是冰冷而又柔软,雷雄伸掌放在她身前,运足真气,在她胸腔按压。按了十多下,热气传到,燕舞呛咳一声,鼻子和嘴里喷出水来。

    雷雄将她扶得站好,一手托着她的腹部,一手在她后背拍打,燕舞大口地吐出水。

    雷雄待她水吐完了,轻抚着她后背,说:“傻丫头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燕舞并没有说话,仍是昏迷着,只觉得一双温暖有力的臂膀将自己牢牢地围住了,觉得无比安全,驱散了她潜意识里的恐惧。她身体瑟瑟发抖,本能地将雷雄抱紧了,把头靠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雷雄将自己外套解开,把她紧紧地拥进怀里,贴着她冰冷的身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燕舞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,悠悠地醒转来,轻声说:“这是在哪儿?”

    雷雄说:“在地底下,你怎么会掉进了水里?”

    燕舞神志完全清醒,重重地呼了一口气,说:“是你?”这时发现自己浑身湿透,上衣敞开,被他抱得紧紧的,便要挣脱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雷雄说:“是我!你好了吗?”将她拉回到自己胸前,双手捧着她的面颊,这时,才觉得她的脸上有一些热气。

    燕舞伸手推开他,整了整衣衫,说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黑暗里,一巴掌就要甩过来。

    雷雄辨出了风声,轻轻一抬手,捉住了她的手掌,把佛珠戴在她的手腕上,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,傻傻笑道:“对不起,我刚刚也是为了救你。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么害怕。”

    燕舞听见他带着孩子气的笑声,心里一暖,虽然又羞又恼,但知道不能责怪他,便柔声说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,怎么这么黑,我们快走吧!”

    雷雄听她语气温柔,心里一暖,笑笑说:“燕大小姐,你准备往哪儿走?”

    燕舞说:“当然是找出路了,难不成你想待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雷雄牵起她的手,正色说:“我只想和你单独多待一会儿。这是清霞观的地底下,应该是曾师祖爷早年打造的通道。”

    “地下通道?那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出路。”燕舞任由他牵着,两个人一步步地上着台阶。到了平地,风又从四面八方吹来。

    雷雄记得刚才那面石墙边缘的位置,走了六步,伸手去摸,什么也没有摸到,地



(第1/3节)当前882字/页


人见人爱的燕云十八帅之强势小说《醉梦江湖远》之 第九十九章 山底迷宫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醉梦江湖远最新章节醉梦江湖远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醉梦江湖远TXT电子书下载之 第九十九章 山底迷宫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吃,吃饱了好睡觉。” 潘胜讨了个没趣,厚着脸皮又切了一块在自己碗里。 火塘里的火烧得更旺了,一会儿又熄了,又旺起来,反反复复,大家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,觉得心里平定了下来,不再慌乱,沉重的倦意袭来。 大家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住房,倒头就睡。木可儿一个人在第二间,紧靠刚才大家从石门里掉下去的那一间,虽然困倦,却不敢轻易入睡。 金石见金标随着田安和关威,便拉住他说:“我的儿,咱爷两个今晚上好好聊聊,行不?” 金标把手一甩,说:“我困了,要睡觉了。” 金石背过脸去,说:“我知道我愧对你们娘俩,但我也是为了保全你们才不得已,你怪我,我也无话可说。生为人,有许多的遗憾,也许你将来能体会得到,但我情愿你一直体会不到。” 金标不再说话,躺倒在床上,经年未洗晒的被褥散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味道。他冷哼一声,沉沉睡去。 …… 地底下,电筒的光越来越微弱。燕舞拉着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胖子的吗?” 雷雄笑笑没有搭理他,很快在山头的那一边落下来。金石已经点亮了火把,成人杰和李基各举了一个,沿着石级而上。 金石说:“你带着他们进去避避寒吧,那边的几个人,估计也快要好了。” 说话间,沙沙的小雨已经洒了下来,带着寒冷的气息,大家这时才发现,月亮已经被乌云遮盖。好在火把是松油做的,火大而明亮,火苗嗤嗤地燃着,随风摇曳,小雨淋着它,也并没有熄灭。 两个姑娘都打了一个寒噤。雷雄脱下自己外套,披在木可儿身上。接过一根火把,说:“都跟我来吧,我白天来过这里。” 燕舞牵了木可儿的手,说:“小心一点走!”木可儿心里一暖,随即又转了念头:谁要你们同情和照顾我了,不要妄想用这种方式消除我对你们的仇恨。 雷雄走在前面,直接将几个人带到了中午来过的那间房门前。雷雄打开门,看着几人进去,说:“人杰,你在这里照看一下,我过去接应师叔,马上就过来。” 成人杰说: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,终于在蓝水镇一个农妇的手里拿到了这把农妇用来砍柴的刀。 于是,便把黑龙会得到这把刀的来历娓娓道来:“说来也是奇怪,那时我们刚到南方,就听到一些宝刀的消息。龙爷说,他早年就一直在寻访这两把出自师门的宝刀,如今得知它在南方,怎么能坐得住?龙爷知道这些古旧物品一般会出现的场合,即便是废墟破屋,也无时无刻不在留心,把附近的古玩市场和刀市都逛了个遍,也还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。正当我们流落到蓝水的时候,一次无意中看到一个老农妇抱怨她手里的刀太笨重,做事不方便。龙爷眼前一亮,把那把刀拿过来仔细一瞧,便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 “那是我每天和赵总在一起,无意中受到了影响。” “老大,信里面说的梦兰是谁?” “是我师娘,可惜我师父就此放下了。” 雷雄说着,就把信纸塞进信封里。触手处摸到一张硬纸片,抽出来一看,是一张绘有人像的全家福,上面有四个人,两个大人正是师父和林梦兰,极其神似,只是师父看起来比现在年轻很多。二人相依相偎,甜蜜地微笑着,怀中各抱着一个婴孩。卡片看起来有些久远,但是保存得相当好,可看出绘这幅画的人用心之深。 “小军,这件事情已经有了眉目,你说我该不该继续查下去?”雷雄看着这幸福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什么突然要放火呢?他的汽油又是哪儿来的?” 周彩月摇摇头,说:“我也纳闷,我根本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别说是汽油了,平时仓库的人连打火机都不能带的。” 雷雄说:“你一个女孩子吓傻了,倒也正常,但他们两个大男人,在那样危急的情况下也不应该只顾着打架,而应该本能地逃命,不是坐以待毙。” 周彩月仍然摇摇头,说:“我也纳闷,不知道他们着了什么魔。” 雷雄一怔:“着魔?木头人?” 李基不明就里,问:“老大,你在嘀咕什么?” 雷雄似乎想起什么,甩开大步,往楼上奔去。 李基在后面喊:“你就别找小刘了,他也是怪怪的。” 雷雄不理他,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,来到医生办公室,敲门进去。 那个清创的医生正在写着什么,抬起头问:“是你,想通了?愿意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了?” 雷雄讪笑一下,说:“不是,我今天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。” 听完他的疑问,医生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雷雄试了她的鼻息,气息全无。再摸她心跳,仅剩一丝微弱的搏动。

        雷雄大急,只觉得瞬间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如同这眼前一样,一片黑暗。连忙将她平放在地上,低下头去,对着她的嘴唇,一口接着一口地吹起气来。她双唇冰冷而又异常柔软,全无热气。

        雷雄心里怜惜,顾不得许多,将自己的气息一口口地吹进她的口中。好在自己精气充沛,也不知吹了多少下,丝毫也没有感到不适。

        不多时,燕舞轻轻地吐了一口气。雷雄解开她湿漉漉的衣服,她的身体也是冰冷而又柔软,雷雄伸掌放在她身前,运足真气,在她胸腔按压。按了十多下,热气传到,燕舞呛咳一声,鼻子和嘴里喷出水来。

        雷雄将她扶得站好,一手托着她的腹部,一手在她后背拍打,燕舞大口地吐出水。

        雷雄待她水吐完了,轻抚着她后背,说:“傻丫头,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燕舞并没有说话,仍是昏迷着,只觉得一双温暖有力的臂膀将自己牢牢地围住了,觉得无比安全,驱散了她潜意识里的恐惧。她身体瑟瑟发抖,本能地将雷雄抱紧了,把头靠在他的肩上。

        雷雄将自己外套解开,把她紧紧地拥进怀里,贴着她冰冷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燕舞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,悠悠地醒转来,轻声说:“这是在哪儿?”

        雷雄说:“在地底下,你怎么会掉进了水里?”

        燕舞神志完全清醒,重重地呼了一口气,说:“是你?”这时发现自己浑身湿透,上衣敞开,被他抱得紧紧的,便要挣脱他的怀抱。

        雷雄说:“是我!你好了吗?”将她拉回到自己胸前,双手捧着她的面颊,这时,才觉得她的脸上有一些热气。

        燕舞伸手推开他,整了整衣衫,说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黑暗里,一巴掌就要甩过来。

        雷雄辨出了风声,轻轻一抬手,捉住了她的手掌,把佛珠戴在她的手腕上,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,傻傻笑道:“对不起,我刚刚也是为了救你。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么害怕。”

        燕舞听见他带着孩子气的笑声,心里一暖,虽然又羞又恼,但知道不能责怪他,便柔声说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,怎么这么黑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胖子的吗?” 雷雄笑笑没有搭理他,很快在山头的那一边落下来。金石已经点亮了火把,成人杰和李基各举了一个,沿着石级而上。 金石说:“你带着他们进去避避寒吧,那边的几个人,估计也快要好了。” 说话间,沙沙的小雨已经洒了下来,带着寒冷的气息,大家这时才发现,月亮已经被乌云遮盖。好在火把是松油做的,火大而明亮,火苗嗤嗤地燃着,随风摇曳,小雨淋着它,也并没有熄灭。 两个姑娘都打了一个寒噤。雷雄脱下自己外套,披在木可儿身上。接过一根火把,说:“都跟我来吧,我白天来过这里。” 燕舞牵了木可儿的手,说:“小心一点走!”木可儿心里一暖,随即又转了念头:谁要你们同情和照顾我了,不要妄想用这种方式消除我对你们的仇恨。 雷雄走在前面,直接将几个人带到了中午来过的那间房门前。雷雄打开门,看着几人进去,说:“人杰,你在这里照看一下,我过去接应师叔,马上就过来。” 成人杰说: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,终于在蓝水镇一个农妇的手里拿到了这把农妇用来砍柴的刀。 于是,便把黑龙会得到这把刀的来历娓娓道来:“说来也是奇怪,那时我们刚到南方,就听到一些宝刀的消息。龙爷说,他早年就一直在寻访这两把出自师门的宝刀,如今得知它在南方,怎么能坐得住?龙爷知道这些古旧物品一般会出现的场合,即便是废墟破屋,也无时无刻不在留心,把附近的古玩市场和刀市都逛了个遍,也还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。正当我们流落到蓝水的时候,一次无意中看到一个老农妇抱怨她手里的刀太笨重,做事不方便。龙爷眼前一亮,把那把刀拿过来仔细一瞧,便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山里,柯大龙就是中了她下的毒。如果这面条里有什么的话,那么四个人刚脱险境,就又要遇到不测了。可是她是自己救出来的,一路上历尽艰辛、九死一生跟随到此。她要是想害我们,昨晚在那个阿婆家也有的是机会。柯大龙都没有害死我们,难道会死在她一个小姑娘手上? 他笑笑说:“当然要吃了,成人杰,可儿,一起吃。” 木可儿双眼看着他,微微地低下头吃面。 一碗面吃完,雷雄并未感觉不适,说:“成人杰,你们三个先回去,我把可儿送到何大哥那里马上就来。” 此时,郦云正坐在何志友的店里,心不在焉地帮何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叫起来:“这儿有好深一个潭,大伙儿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个澡了。” 经他一说,大家才觉得在树林中穿行了半个晚上,浑身都是又臭又痒,难受得很。 成人杰一个猛子跃进水里,水面响起轻微的“扑通”一声。 李基和陆小军攀着石头,一步一步下到潭里。 三人的嬉戏打闹声便传到了岸上。 李基叫道:“老大,你也下来洗啊!这水好清凉啊,舒服死啦!” 雷雄向那哑女看了一眼,说:“你们先洗吧!” 那哑女看着他,眼中满是疑虑,似乎在问:“你怎么不去呢?” 雷雄微微一笑,说:“这半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吃,吃饱了好睡觉。” 潘胜讨了个没趣,厚着脸皮又切了一块在自己碗里。 火塘里的火烧得更旺了,一会儿又熄了,又旺起来,反反复复,大家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,觉得心里平定了下来,不再慌乱,沉重的倦意袭来。 大家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住房,倒头就睡。木可儿一个人在第二间,紧靠刚才大家从石门里掉下去的那一间,虽然困倦,却不敢轻易入睡。 金石见金标随着田安和关威,便拉住他说:“我的儿,咱爷两个今晚上好好聊聊,行不?” 金标把手一甩,说:“我困了,要睡觉了。” 金石背过脸去,说:“我知道我愧对你们娘俩,但我也是为了保全你们才不得已,你怪我,我也无话可说。生为人,有许多的遗憾,也许你将来能体会得到,但我情愿你一直体会不到。” 金标不再说话,躺倒在床上,经年未洗晒的被褥散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味道。他冷哼一声,沉沉睡去。 …… 地底下,电筒的光越来越微弱。燕舞拉着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