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大德高僧

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

    金石无奈轻叹一声,说:“我也老了!我跟你一样,刚刚见到自己亲儿子,但是他不认我这个老子。”当下便把雷雄收拾了潘胜等人要送来少林寺忏悔自新等事说了,“说起来都是师门不幸啊!我这个儿子多少受到黑龙会一些不好的影响,我做老子的在他年幼也没能好好教导他,他现年轻气盛,非要跟柯师兄的二当家一起来少林寺,怎么也不肯跟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王立坤轻笑道:“师哥是要我开导一下他吗?”

    金石面带无奈之色,说:“倒也不是,他执意要来这里,我也阻拦不了。只想到他年纪轻轻,虽然内心倔强,但毕竟没吃过大的苦头,你这做师叔的还得多关照一下他。除了挂念你,这也是我此行前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王立坤深谙为人父母之心,说:“这世外之地,不是一般人能待得住的。不如先让令郎在寺里带发修行,做个俗家弟子,等他心性明朗之后,你再来接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金石赞道:“这个办法可行,还望你在方丈面前替我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王立坤说:“这是应该的,这个忙我一定帮到。现在雷雄正在与方丈大师谈话,只怕现在去有些不便,请金师哥不要急躁。”

    金石站起身,心里放心不下,生怕潘胜趁着这当儿使坏,说:“也好,我们稍后再去,我先瞧瞧我那儿子和徒弟。人杰,陪你师父好好说说话。”说完便快步来到先前那个厅堂里,看到潘胜正闭目端坐,虽然疑惑,但也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雷雄见大雄宝殿清净**,不免驻足仰望,心生庄重之感,放慢脚步,正步一级一级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空旷的大殿内,一尊十几米高的镀金佛像端坐在正中间,座下的台上摆满了鲜花,一缕缕清烟带着莲花般的香气,缓缓飘动,两旁明黄色的帐幔堆起,一副刺绣的字联从帐幔上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雷雄待要细看那字联上绣的是什么,一个人影从帐幔后缓步出来,声若洪钟,说:“雷雄,你来了?”

    雷雄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转过身来,见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僧满面慈惠庄重,一身明黄色的僧袍,斜披着袈裟,容光焕发,不由得心里一喜,喊道:“慧参大师!”

    慧参脸带笑意,目露精光,端详着雷雄,笑道:“呵呵呵,你还认得老衲。听你师父说,你碍于父亲的意愿去了南方,我生怕你在那花花世界变了。现在看来,你还是那个雷雄。”

    雷雄笑笑说:“大师怎么知道我没变?”

    “相由心生,我看你五官端正,眼神刚毅明净,自然没有沾染邪恶。”慧参拉了雷雄手臂,两人同时在帐幔下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雷雄说:“大师,我这次去南方,还得感谢您教会我轻功。您曾说,轻功不可轻施,亦不可轻传,我却屡屡破坏规矩,关键时刻也派上不少用场。今天先向您请求责罚。”

    慧参哈哈一笑,说:“好个赤诚的孩子,老衲不责罚你,还准备让你把轻功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



(第1/3节)当前848字/页


人见人爱的燕云十八帅之强势小说《醉梦江湖远》之 第一百零六章 大德高僧太需要您举双手双脚的支持啦, 醉梦江湖远最新章节醉梦江湖远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、 醉梦江湖远TXT电子书下载之 第一百零六章 大德高僧就是给你学习参考的别做它用

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全职法师 元尊 我的1979 天命神相 牧神记 圣墟 逍遥小书生

    下一章预览:...不觉,已到正午,在灵觉的催促下,最后来到达摩亭。 除了雷雄曾在少林寺做过半年俗家弟子,其余的人都不知道,少林寺有几万方之大,这沿路走下来,还没有细看,竟然已过去几个小时。一路上,不断有宁静喜悦的佛音传来,沿道上洁净清新,松柏葱茏,秋菊盛开,淡淡的花香和着烟香在鼻端弥漫。寺里处处有景致,处处不同。不时有成群的武僧或快步疾走,或在场上练武较量,个个刚毅果敢,气势如虹。整个寺院,浑然大气,热闹而不喧嚣,宁静而不肃杀,禅武同修,自然不同于山外的处所。 灵觉交代了回厢房的路径,嘱咐他们快些回去用午膳,便先行离开了。 雷雄重游旧景,若有所思,成人杰却说:“雄,怪不得你想当和尚。我也不想走了,可是有的人却当这里是坐牢,死活也不肯来。” 雷雄知道他所指,侧目瞧了瞧潘胜,见他面无表情,金标也是漠然。雷雄笑笑说:“既然来到这里,别人想不想已经不由我了。不过你要是想留下来,那可不行,我......


    下二章预览:...活了。” 这时,木可儿也从屋里走出来。雷雄说:“走,我带你们转转。这里穷乡僻壤,可不比广华的繁华。明天,带你们去看看云舞崖,看看我家乡的山山水水。” 雷雄带着她们信步来到村头,可见村下的稻田梯地层层叠叠,几口池塘如明珠般点缀其间,一条小河傍着弯曲的公路,一直流到很远。几棵大的银杏树立在路旁,叶子还没有完全落尽。每年秋天,满树金黄,黄树冲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。几个村民看到雷雄回来,都热情地打着招呼,见他身边的燕舞花容月貌,都露出艳羡的神色。 转过打谷场,一个老者在那端远远地喊道:......


    下四章预览:...到这里,也六十年了。” 雷执依然长笑,两行老泪出来,说:“傻子啊!我们三个都是傻子!大好的青春,大好的人生,大好的情感都白白错过了。” 慧参不明所以,说:“雷执,你跟我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雷执便把当年自己也放弃了比武,以及后来重回清霞观,和再后来那名女子去世等种种事实都逐一说了出来,讲到最后,语音平和,似乎在讲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。 慧参听了,手中茶碗微微颤动,说:“我真是没有想到,如果不是今天再见到你,我一直以为你们当年早已结成了百年之好。上次雄儿跟我说,清霞观空无一人,我还以为她耐不住山里的寂寞,一定吵着让你搬家,你自然会随着她,对她百依百顺,搬到热闹的地方去了,却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结局。雷执,是我们两个人害了她。如果不遇上我们,她肯定觅得了良人,以她的资质和美貌,定然会幸福一生,断然不会如此凄惨。” 雷执说:“我有时候也会这样想,但我仔细想想,......


    下十章预览:...大,快看!” “这小子好俊的身手!” 雷雄回过头一看,原来台上是成人杰和另外一个中年汉子在比试。从目前情状来看,成人杰已占上风。雷雄赶紧回到座位,原来自己只顾无聊,竟然忽视了白玉所报的姓名,成人杰当在其中。 不出十招,成人杰已然获胜,台下有几人雀跃起来。雷雄顺着声音看过去,正是长美服装厂的保安们,还有郦云。 郦云一看见了他,冲着他淡淡地一笑,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。 雷雄竖了个大拇指,对着台上的成人杰摇了摇。 比赛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其间有四对已经分出胜负来。......


    上一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二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三章提要:......


    上四章提要:......
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金石无奈轻叹一声,说:“我也老了!我跟你一样,刚刚见到自己亲儿子,但是他不认我这个老子。”当下便把雷雄收拾了潘胜等人要送来少林寺忏悔自新等事说了,“说起来都是师门不幸啊!我这个儿子多少受到黑龙会一些不好的影响,我做老子的在他年幼也没能好好教导他,他现年轻气盛,非要跟柯师兄的二当家一起来少林寺,怎么也不肯跟我在一起。”

        王立坤轻笑道:“师哥是要我开导一下他吗?”

        金石面带无奈之色,说:“倒也不是,他执意要来这里,我也阻拦不了。只想到他年纪轻轻,虽然内心倔强,但毕竟没吃过大的苦头,你这做师叔的还得多关照一下他。除了挂念你,这也是我此行前来的目的。”

        王立坤深谙为人父母之心,说:“这世外之地,不是一般人能待得住的。不如先让令郎在寺里带发修行,做个俗家弟子,等他心性明朗之后,你再来接他回去。”

        金石赞道:“这个办法可行,还望你在方丈面前替我说道说道。”

        王立坤说:“这是应该的,这个忙我一定帮到。现在雷雄正在与方丈大师谈话,只怕现在去有些不便,请金师哥不要急躁。”

        金石站起身,心里放心不下,生怕潘胜趁着这当儿使坏,说:“也好,我们稍后再去,我先瞧瞧我那儿子和徒弟。人杰,陪你师父好好说说话。”说完便快步来到先前那个厅堂里,看到潘胜正闭目端坐,虽然疑惑,但也放下心来。

        雷雄见大雄宝殿清净**,不免驻足仰望,心生庄重之感,放慢脚步,正步一级一级上了台阶。

        空旷的大殿内,一尊十几米高的镀金佛像端坐在正中间,座下的台上摆满了鲜花,一缕缕清烟带着莲花般的香气,缓缓飘动,两旁明黄色的帐幔堆起,一副刺绣的字联从帐幔上垂落下来。

        雷雄待要细看那字联上绣的是什么,一个人影从帐幔后缓步出来,声若洪钟,说:“雷雄,你来了?”

        雷雄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转过身来,见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僧满面慈惠庄重,一身明黄色的僧袍,斜披着袈裟,容光焕发,不由得心里一喜,喊道:“慧参大师!”

        慧参脸带笑意,目露


展开+

    相关章节摘要

  • 上一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二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三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上四章提要:

    ......

  • 下一章预览:

    ...不觉,已到正午,在灵觉的催促下,最后来到达摩亭。 除了雷雄曾在少林寺做过半年俗家弟子,其余的人都不知道,少林寺有几万方之大,这沿路走下来,还没有细看,竟然已过去几个小时。一路上,不断有宁静喜悦的佛音传来,沿道上洁净清新,松柏葱茏,秋菊盛开,淡淡的花香和着烟香在鼻端弥漫。寺里处处有景致,处处不同。不时有成群的武僧或快步疾走,或在场上练武较量,个个刚毅果敢,气势如虹。整个寺院,浑然大气,热闹而不喧嚣,宁静而不肃杀,禅武同修,自然不同于山外的处所。 灵觉交代了回厢房的路径,嘱咐他们快些回去用午膳,便先行离开了。 雷雄重游旧景,若有所思,成人杰却说:“雄,怪不得你想当和尚。我也不想走了,可是有的人却当这里是坐牢,死活也不肯来。” 雷雄知道他所指,侧目瞧了瞧潘胜,见他面无表情,金标也是漠然。雷雄笑笑说:“既然来到这里,别人想不想已经不由我了。不过你要是想留下来,那可不行,我.....

  • 下二章预览:

    ...活了。” 这时,木可儿也从屋里走出来。雷雄说:“走,我带你们转转。这里穷乡僻壤,可不比广华的繁华。明天,带你们去看看云舞崖,看看我家乡的山山水水。” 雷雄带着她们信步来到村头,可见村下的稻田梯地层层叠叠,几口池塘如明珠般点缀其间,一条小河傍着弯曲的公路,一直流到很远。几棵大的银杏树立在路旁,叶子还没有完全落尽。每年秋天,满树金黄,黄树冲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。几个村民看到雷雄回来,都热情地打着招呼,见他身边的燕舞花容月貌,都露出艳羡的神色。 转过打谷场,一个老者在那端远远地喊道:......

  • 下三章预览:

    ...我去!” 李基挠了挠头皮说:“这个,我还得跟彩月商量一下。” 陆小军鄙笑道:“得了吧你,听老大的,准没错!” “好吧!我李基以后就唯雷雄马首是瞻。” 雷雄笑道:“死相!我现在去武馆转转,找白老先生。” 振飞武馆内,十几个工人正在汗流浃背地忙碌着,从门外的大卡车上往里搬运着东西,一应陈设正在有序地铺张开来。 雷雄走了进去,看到都是一些极其高档厚重的家具,在外面基本上见不到的样式风格,似乎是定制的,跟这武馆的格局一样,既有古朴的风味,又与现代融合,中度的颜色,既不黯淡也不特别鲜明,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家具都是一种材质。每一处走道与房间,都镶嵌了宣扬武学精神的贴画。雷雄置身其中,深感一种浓浓的武术氛围,使人精神振奋,充满力量。这些布局,实为名家大师场馆的风范。 雷雄正陶醉其中,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背后想起:“别在这儿偷懒,快去干活儿!偷懒是不给工钱的!” ......

  • 下四章预览:

    ...大,快看!” “这小子好俊的身手!” 雷雄回过头一看,原来台上是成人杰和另外一个中年汉子在比试。从目前情状来看,成人杰已占上风。雷雄赶紧回到座位,原来自己只顾无聊,竟然忽视了白玉所报的姓名,成人杰当在其中。 不出十招,成人杰已然获胜,台下有几人雀跃起来。雷雄顺着声音看过去,正是长美服装厂的保安们,还有郦云。 郦云一看见了他,冲着他淡淡地一笑,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。 雷雄竖了个大拇指,对着台上的成人杰摇了摇。 比赛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其间有四对已经分出胜负来。......